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优等生[情有独钟]——梨子酒

时间:2020-05-21 08:08:21  作者:梨子酒

 

 
  文案:
  林酌,三中出了名的问题学生,传言脾气极差,一点就炸,干架十级。
  叶闲,转校生,特级学神,传言是个莫得感情的学习机,温柔内敛,神仙智商,奈何身娇体弱,一吹就倒。
  新学期,大家得知这两位又同桌又同寝室。
  同学们忧心忡忡。
  “可怜的叶闲,白天在教室要被揍,晚上回寝室还要接着被揍……”
  “学神哥哥身体好像不太好,贼他妈心疼,酌哥下手可不可以轻一丢丢!!”
  “醒醒吧,那可是林酌。轻点是不可能轻点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轻点的。”
  就连兄弟们也于心不忍地劝说林酌:“哥,人家标准三好学生,看着斯斯文文的,你也别把人欺负狠了……”
  后来,兄弟们却看到林酌红着脸,颤颤巍巍地扶墙出寝室,神情悲愤,咬牙切齿:“假的,都他妈是假的。”
  甜心馅的丧气小美人X靠装三好学生骗吃骗喝的闷骚攻
  架空背景,私设很多
  甜度+++++
  遇到你,所有的等待都是期待。
 
 
 
第1章 
  临近开学,市第三中学论坛又出精华帖,置顶标红,发布不到一小时楼就已经盖了一千多层,浏览量超三万。
  #【置顶】经过和新学生会的交流,我校一致决定,将在新学期,由新任学生会会长——叶闲同学组织进行学风大整改,请各位同学仔细并贯彻落实新规#
  #大家好,我是新任学生会会长叶闲,下面是本次学风整改的第一条通知,请各位同学积极配合#
  【临近开学,希望各位同学按时完成暑假作业,开学后,学生部会联合各年级老师对作业情况进行分析汇总。作业未完成或质量较低的同学,将会获得三中独家学习大礼包一套,包括加长晚自习,翻倍作业量,大课间各科老师的独家线下辅导等……爱打篮球的同学们,还将享受限时进场服务。
  市第三中学学生会提醒您:道路千万条,作业第一条。作业不完成,开学两行泪。】
  A市,三七街。
  烧烤店老板娘已经端着盘子在门口一动不动站了两分钟。
  “姐,愣着干吗?赶紧给人送过去啊!”
  老板娘望着门口桌子上的一群少年,啧啧感叹:“我很久都没见过今晚这样的盛况了。”
  在店里准备食材的老板好奇地出来看,顿时也愣住了。
  店外摆的几张桌子,此时已被整整齐齐地拼成一张长桌。桌上乱七八糟摆满了各种试卷,练习册,以及各种文具。
  那群经常放学来撸串的不良学生分坐两边,面对面低着头,正安安静静地写作业,与旁边几桌大声嚷嚷的客人们仿佛在两个世界。
  吓得店老板差点以为自己开的是图书馆。
  老板娘腾了块空地,把菜和饮料一一放好,默默退下。经过旁边那几桌正喝酒闹腾的小年轻身边时,还厉喝了几句让他们别吵。
  三七街是条老街,距离商圈远,平时基本只做附近居民和学生的生意,白天人不多,晚高峰以后就变得逐渐热闹起来。
  三伏末,傍晚闷热,空气蒸郁,最是难耐。
  “我决定了。”林酌写完作文的最后一个句号,把笔一扔:“我选择死亡。”
  “林总,不要急躁。”身边的一个秀气男生立刻把林酌摔出去的笔捡回来,递还给林酌,劝道:“这次学校是下狠手了,咱们爽这一天,痛苦一学期,值当吗?不值当。”
  看林酌不说话,唐帆继续说:“你看,你这篇作文写得就不错……卧槽?火锅蘸料的一百种搭配方法?”
  其余男生立马抬头,齐刷刷望过来,求知若渴:“快!快给我看看!”
  “上次林总的‘带你吃遍南市区一百种美食’贼他妈有用,用那个撩妹简直跟开挂一样好吗!”
  “我觉得之前的‘老街夜宵指南’才是巅峰。”
  “不不不,最经典最实用的还是‘不看后悔——深夜A市的隐藏美食地图’,没想到时隔半年,林总竟然又出惊世巨作!”
  一帮人抄了一下午作业,早就抄到手抽筋,又饿又累,这一打岔,一个个的心全都飞了。
  七八个人围着桌子,一边吃东西一边传阅并讨论起林酌的最新力作。
  天色渐晚,烧烤摊上逐渐热闹起来。看来三中的新规定确实震慑到了不少人,不少陆陆续续来的人都是背着书包来的,不用看,基本全是三中的难兄难弟。
  林酌甩手不写了,唐帆依然老妈子似的劝:“酌哥,不要放弃,你看旁边这哥们,人家都累得睡着了还不走,看看这精神多么值得我们学习,打起精神来,加油,你可以!”
  “闭嘴,不然我揍你。”林酌被吵的头疼,他拿过桌上的手机,打开三中论坛主页,目光落在那个红彤彤的置顶通知上。
  其实,三中好歹也算是本市的老牌学校了,但校风却一直不严。
  说得好听是自由,说得不好听就是懒散。
  老师佛,学生也跟着佛,各种联考成绩都惨不忍睹。
  每次三中在多校联考中被其他重点高中狂虐的时候,老师都会摆摆手安慰“没事没事,好歹咱们是倒二!”“同学们不要灰心,考试嘛,重在参与……”。
  林酌盯着那条通知,指尖缓缓滑动着页面。
  他都数不清自己已经把这篇通知看了多少遍了。
  这次整改的内容其实很复杂,除了作业新规定外还有很多琐碎的条文,然而所有通知依旧主次分明,逻辑严密,将每一条新规解释的清楚明白,彬彬有礼中又透着些不容违抗。
  林酌倒不是怕翻倍的作业和老师辅导,毕竟整天游走在各科老师的枪林弹雨之下,对于那种老师围攻的场面,他还是稳得住。
  他只是觉得最后一条很膈应——不让进篮球场。
  三中有东西两个篮球场,旧场子条件不好,大家一般都去新球场打球。
  但奈何新篮球场是有围栏的,管钥匙的值班老师极其难缠,如果学校真的发狠,指定不让人进,那还就真没办法。
  想想,一个学期不让进篮球场。
  虐待,简直是惨无人道的虐待。
  这他妈是人想出来的招吗?
  有!没!有!人!性!
  ……
  手机页面停留在通知底部。
  黑体加粗的署名格外刺眼。
  市第三中学第36任学生会会长——叶闲。
  看来这位朋友真的是很闲。
  就是这个人,让他暑假最后一周的旅游计划全部泡汤。
  就是这个人,让他顶着重感冒身残志坚地一天写完了五门作业,笔尖都快飞起来了。
  “林总,我觉得补全作业这个方法并不适合你。”身边的唐帆把那张作文稿纸放到身着面前,拿起一串烤肉,老母亲一般得摇了摇头:“要不等开学,咱们去会会那个新会长?你病没好不方便,要不我到时候给你弄个木棍什么的?”
  林酌伸手从桌子上捞了罐可乐,懒懒挑眉:“木的多没意思?”
  唐帆大彻大悟:“对对对,那铁的怎么样?我前几天还在五金店见过那种,贼他妈帅。”
  林酌单手勾开拉环,补充:“再来把大板斧,要长柄的。”
  “没问题!唬人要气势,我懂!”唐帆拍桌子:“李逵同款的怎么样?”
  林酌喝了口可乐,满意地点头:“最好再来把流星锤,九节鞭也不错。对了,流星镖你弄得到吗?”
  唐帆:“……哥,过了,真的。”
  “是吗,我觉得还行啊。”林酌抬腿踹了一脚他的凳子:“你不是能耐吗?你再接一句试试?”
  唐帆整个人跟着塑料凳子震了一下,忽然福至心灵,挪着凳子又迅速凑过来:“这个叶闲是从C市省实验转过来的,听说脾气挺好,成绩好又温柔,就是身体不太好,打坏了咱还得赔……实在不行,我们硬的不行来软的?”
  “软的?”林酌边划着手机边问:“什么软的?”
  “酌哥,你懂的。”唐帆一只手搭在林酌肩膀上,任重道远地拍了拍:“可不能浪费了你这倾国倾城貌。”
  周围的弟兄们又一次齐刷刷地望过来。
  这可是说到点子上了。
  他们大哥,打起架来六亲不认,偏偏长得不那么凶,甚至还有点好看。
  林酌有几张幼儿园演童话剧穿小裙子的照片,不小心流传出来的时候,他们一群男的根本认不出来这是林酌,拿着照片大呼可爱。
  当然,那几个叫得最大声的勇士最后都被林酌摁在地上摩擦了。
  上学期,隔壁学校校霸过来找茬,打着打着突然看到在后面坐镇的林酌,当即扔了家伙,非要请林酌去喝奶茶,最后毫无悬念被林酌一胳膊抡到地上,校霸卒。
  林酌抬手,慢悠悠地把唐一帆的手扒开:“唐帆,我最近感冒了不想杀生,希望你能珍惜你最后这段快乐的时光。”
  唐帆被盯得打了个哆嗦:“我开个玩笑,哈哈……哈……”
  朋友梁应成开了罐啤酒,感叹:“那咋整啊,那变态会长真有办法限制我们进球场?”
  “谁知道呢……”林酌转了转手里的笔,眼睫懒懒垂下,像是在思考着什么:“这个会长毕竟不是什么神仙,那么多新规矩要完全实行,漏洞肯定是有的。”
  梁应成一拍桌子:“也对,实在不识相收拾一顿就老实了,补个几把作业啊,走啊去上网去上网!”。由于他手劲儿太大,桌子一拍,直接把旁边位置上一直枕着作业睡觉的男生给震醒了。
  梁应成余光瞥见对面被吵醒的男生,歉意地摆了下手:“对不住啊兄弟,刚才太激动,打扰到你睡觉了。”
  “不打扰。”男生揉了揉额头,声音有点低,还带着刚睡醒的倦意。
  梁应成看着男生桌上的一大摞作业,立刻同情道:“也是三中的吧?我看你在这儿睡一下午了,哪科没写完?要不要给你几本参考下?”
  男生低头,慢条斯理地用衣角擦了擦眼镜,戴上:“那麻烦了。”
  “客气啥。”梁应成很久没见过接个作业抄还这么讲礼貌的了,伸手拿了几本递过去:“来,拿走拿走都拿走。”
  男生若有所思地拿过那一沓习题册,看了一眼封面页上写着的姓名班级学号,笔迹潇洒如飞。
  “林酌,高一九班,学号3270019。”男生念完,抬头环视一圈问:“你们都是一个班的?”
  “嗯。”本来没注意这边的动静,但一听被念到名字,林酌转过头来:“有什么问题?”
  “问题倒是没有。”男生伸了个懒腰,站起来:“只是被骂了一下午,有点没睡好。”
  在场人逐渐感觉到哪里不对劲。
  “不好意思,我就是那个变态学生会会长。”叶闲把那一沓厚厚的练习册整理好,放回到旁边的桌子上,淡淡道:“高一九班聚众抄作业,不知悔改,德育分扣光。”
  作者有话要说:  叶:装逼一时爽,追妻……
 
 
第2章 
  德育分,学分的一部分,占比不大,每学期汇总,按理说影响不大,但三中学生却对这一部分的学分格外注意。
  德育分太低,是极其容易得到老师的“特殊关照”的。
  果不其然,开学第一天,被扣光德育分的同学们成功地引起了老师们的注意。
  返校这天,晴空万里,空旷了一整个暑假的三中校园重焕生机。
  唐帆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林酌正在便利店里买牛奶。
  “卧槽,酌哥,你看没看学校门口的公示牌?!”
  林酌拿了罐冰牛奶,随口回:“我还没到。”
  唐帆在电话那头心痛异常:“为什么?为什么酌哥你昨晚要放那个学生会会长走?!”
  “为什么?”林酌沉思片刻后说:“因为昨天出门前看了眼黄历,上面写不宜杀生。”
  唐帆:“别找借口了,你就是看人家长得好看。”
  本来就是开个玩笑,没想到电话那头真的安静了片刻。
  唐帆愣了半秒,难以置信道:“卧槽,不会吧酌哥?真看上人家了!?”
  “滚,老子在付钱好吗。”林酌在收银台结了账,把手机切回通话页面。
  “我就说嘛……我酌哥钢铁直男,母胎solo十六年,不会这么容易被迷惑。”
  林酌眼角一抽:“你他妈不是要说公示牌吗,公示牌怎么了?”
  唐帆终于想起来打这通电话的目的:“啊对,公示牌……公示牌上写着篮球场黑名单!那天被扣分的几个,你,我,大成,全都有……”
  昨晚那个会长也只是看了自己的名字,其他人顶多只能记住长什么样,本以为又跟以前学生会一样是个花架子,结果这人竟然有办法把所有人的名字和长相都对上了号,并且毫不客气地挂在了学校大门的公示牌上。
  “操。”林酌皱眉:“这人记性这么好。”
  话音刚落,不远处的巷子口传来几声刺耳的粗口。
  林酌觉得有几道人声格外耳熟,直觉不妙,挂了电话,放慢脚步向前走去。
  巷子拐角,两个穿着三中校服的男生跌坐在地上,弓着背,连头也不敢抬,宛如两只小白兔。
  围在他们面前的是三四个毫无站像并且满脸“我贼牛逼莫挨老子”的小青年,趿着拖鞋,凶狠中带着点让人生厌的萎靡。
  怪不得觉得眼熟。这几位林酌还算是脸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