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互换爸爸后我们结婚了[娱乐圈]——爱哈哈的小刀

时间:2020-05-21 08:09:43  作者:爱哈哈的小刀

 

 
  文案:
  林舟是个十八线小明星,这让他很苦恼,因为如果他在娱乐圈再没有什么好的发展就需要回去继承家产。
  直到一纸DNA检测证明他不是亲生的
  林舟觉得自己更加需要努力奋斗
  但是……
  亲爸拥有更庞大的家产等着他继承……
  华尚总裁姜时砚参加了自己公司倾力打造的一档综艺节目,搭档三线小明星林舟。
  两人在节目上不怎么交流,几期节目下来两人比陌生人还陌生人
  观众都觉得两人应该换个搭档更合适。
  只有一群CP粉兴奋莫名,换什么搭档,我们“时装舟”是真的。
  节目现场连线,林舟拨通了老爸的视频。
  电话那端的中年男人笑呵呵地喊儿子。
  节目现场炸了,直播间炸了,CP粉也炸了,那TM是姜时砚他爸。
  排雷:1.前期攻受之间有误会,糖里带玻璃渣,受不了的不要进。(绝对的1v1,不是第三人的误会)
  2.攻有病,真的有病,占有欲很强(受不了的千万不要进了。)
  20章以后误会解开,开始真正的甜甜甜。
 
  作品简评
  林舟是个十八线小明星,事业不顺,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哥们儿因为不明原因闹掰,而此时一纸DNA检测证明他不是父母亲生的,而当年与他抱错的另一个孩子是暗恋他十几年的好哥们儿。俩人一起参加了一档综艺节目,节目上俩人形同陌路,观众都觉得两人应该换个搭档更合适。只有一群CP粉兴奋莫名,换什么搭档,我们“时装舟”是真的。
  本文文笔细腻,设定新颖,讲述了一场从少年暗恋到携手一生,从年少到白发一直都是你的故事。文中人物性格鲜明,林舟脾气暴躁但心软细腻,姜时砚腹黑沉稳对舟舟无限宠溺,书中关于cp粉的描写诙谐幽默,主角互动有趣搞笑,各种翻车现场,令人捧腹。
  ==================
 
 
第1章 
  ——
  “舟哥,男三号的人选已经定下来了,用了华尚娱乐的方岩,咱们没机会了。”
  林舟挂断电话洗了把脸,从洗手间出来时,迎面撞上一人。
  “不好意……”林舟抬头,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撞上这人是个熟人,去年俩人同时争取一档综艺节目,林舟惨败。
  而就在刚刚,经纪人秋千在电话里告诉他霍导那部新戏的男三号定了下来。
  不可不谓冤家路窄。
  “林舟?”方岩先是惊讶,后挑眉,“你也在这吃饭呢?真是巧了。”
  “可不巧了嘛。”林舟将擦手的纸巾扔到一旁的垃圾桶内,整了整袖口。
  林舟长得好看,眉清目秀却又不失英气,举手投足间带着些优雅,即便是平常不过的动作,他做起来会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方岩对他还挺感兴趣的,只可惜,这人脾气臭了点,而且俩人还是竞争关系。
  “要不要过去喝一杯,霍导和我们姜总都在呢。”方岩对林舟暧昧的眨了下眼,发出邀请。
  方岩口中的霍导就是林舟想要争取的这部新戏的导演,而姜总……
  林舟眸子眯了眯,华尚总裁亲自出面,方岩这个角色还不是手到擒来,别说他了,谁来了都没用。
  “不用了,不熟。”林舟说完绕过方岩往自己的包间走去。
  方岩对着林舟的背影吹了声口哨,就是这股劲,让人心痒。
  林舟路过秋水间,不经意瞥了一眼,半开的门缝正对着一个男人,男人穿着质地优良的黑色衬衣姿态随意地靠在椅背上,深蓝色领带系的一丝不苟,面无表情。
  林舟回到包间,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邱智拍他肩膀:“怎么这么长时间?”
  “遇到个……”林舟挑了一下眉,朋友?敌人?
  林舟轻笑一声:“没事儿,接了个电话。”
  邱智没追问,只是凑近他,小声道:“姜时砚好像在……”
  “我刚才出去看到姜时砚了。”
  邱智的话被人打断,耸耸肩:“得。”不用他说了。
  “人家现在是大老板,早就把咱们这些老同学给忘了。”方才说话的郭航又道。
  “呵。”邱智冷笑一声,“不来参加同学聚会就是把大家都给忘了?你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难不成我还说错了,现在连老同学的电话都不接。”郭航晃了晃手中的酒杯,过于肥胖的脸上挤着一堆肉,“哪像林舟,虽然做了大明星,但一点儿架子都没有,还能来参加咱们的同学聚会。”
  这话说的……
  林舟“啧”了一声,这听起来像是捧一踩一,但实际上真正的意思是埋汰他吧,毕竟他这个十八线小演员无论如何也当不起“大明星”这三个字。
  郭航显然是在下林舟的面子,放在高中那会儿,林舟已经开始骂人了,但是现在的他已经过了青春期,还是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三年而不红的十八线小透明,缺资源缺流量,唯一不缺的就是遭人白眼。
  现在的他可以说是百毒不侵,刀枪不入,想要用一句话来伤害他,实在是想太多。
  “郭航现在做新媒体,估计是想找姜时砚攀关系。”邱智嗤笑,“高中时姜时砚就看他不顺眼,现在能搭理他才怪了。”
  “郭老板实在是太抬举了。”林舟笑着举起酒杯对郭航示意了一下,看起来脸不红气不喘,像是接受了他“大明星”的设定。
  郭航被林舟不痛不痒的态度噎了一下,顿了顿,复又道:“我记得上高中那会儿林舟你跟姜时砚的关系最好了,想必你们现在也经常联系吧。”
  邱智深深吸了一口气,妈的,这个智障,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是找打吧。
  果然眼角瞥见林舟开始松领口挽袖子,邱智忙按住他的胳膊,轻声道:“淡定。”
  林舟疑惑地看向邱智,眼中写着“你有事儿”?
  邱智皱皱鼻子,他怕林舟忍不住过去给邱智一拳,虽然高中时期没少打,但那时候有姜时砚在身边,而现在郭航这幅二百多斤的“伟岸”身躯砸在林舟身上,林舟可能被压到地上连爬起来都费劲。
  “对啊,林舟,你以前跟姜时砚可是好到穿一条裤子呢。”桌上其他人经郭航这么一提醒都想了起来。
  高中时候的林舟和姜时砚那可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吃喝拉撒睡都是在一起的。
  两个身高颜值皆极品的男孩可是那个没什么娱乐的高中时代最经常被谈论起的话题。
  有人疑惑道:“林舟,你和姜时砚关系那么好,怎么不去他公司呢?”
  以姜时砚现在的实力想要捧红林舟只需要动动小手指,林舟怎么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走出去都没几个人认识。
  不等林舟开口,郭航用鼻子重重哼了一声:“你们都说是高中时候了,人家现在可是姜总,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攀附的。”
  桌上沉默了几秒
  几个同学附和的点点头:“……倒也是,咱们现在也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了。”
  “也不能这么说,前段时间我孩子上学,正好碰到姜时砚,我不过顺嘴一提,后来这事就办妥了。”角落里一个女同学开口。
  ……
  桌上的人还在围绕着姜时砚谈论,林舟失了兴趣,借口说打个电话便出了包间。
  林舟打算开车回家,邱智跟在他身后出来。
  两人靠在酒店门口角落里说话。
  霓虹灯闪闪烁烁,不过才晚上八点,街上行人不断。
  “来一根?”邱智递给林舟一支烟。
  林舟摆摆手拒绝。
  邱智也没勉强,自己点了烟吸了一口,才开口:“怎么,跟老姜还没和好呢?”
  林舟嘴唇抿了抿,没说话。
  “不是我说,人家吵架十天半个月算长的,再长点儿,两三个月总可以吧?你俩倒好,这都两年了,你俩到底是为了什么?”邱智百思不得其解,俩人从幼儿园开始就腻在一起,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从来没分开过。
  从前的邱智以为即便这个世界被炸个四分五裂,林舟和姜时砚也会是一辈子的好兄弟,但是事实证明他还是道行太浅,一夕之间,林舟和姜时砚就彻底决裂了,像是龙卷风来的太快,他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
  “你和他喜欢上同一个女生了?”邱智摸着下巴猜测,思索了两年,邱智觉得这个最靠谱,除了女人还能有什么原因能让连体婴一样的两个人形同陌路。
  林舟闭了闭眼睛,伸手进邱智的口袋掏出烟点了一支,狠狠吸了一口,他妈的,他要是知道因为什么事儿决裂就好了。
  抽完一支烟,林舟整理了一下衣服:“我先走了。”
  “不进去了?”
  “不进去了,你帮我跟大家说一声吧。”
  “行。”邱智拍拍林舟的肩膀,“你跟老姜多少年的感情啊,不管为了什么事儿都不至于,真的。”
  林舟嘴巴动了动,最终没说什么,抬手轻轻打了邱智肩膀一拳:“行了,走了。”
  林舟出了酒店,十月底的夜晚,已经有些冷了,林舟拉了拉领口去停车场开车,对面是A市最大的商业街,街上有许多卖吃食的小摊,以前上大学时,林舟和姜时砚经常过来吃,姜时砚最喜欢吃的是梅干菜饼。
  林舟过了马路来到对面街道,现在的小吃摊相较于以前已经规范化,有了各自的摊位,每一种小吃一个红色小房子,看起来干净卫生,林舟找了半天终找到一家卖梅干菜饼的摊位,买了两个。
  这个时间正好是人多的时候,梅干菜饼需要排队,林舟站在那里等着,顺手划开手机看了看。
  微博热搜头条:华尚总裁姜时砚与方雪嘉将一同参加慈善晚宴。
  方雪嘉是最近爆红的流量小花,也是华尚力捧的女艺人。
  “你……你是舟舟吗?”有小姑娘小心翼翼上前,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
  林舟抬眸,小姑娘开心的跳了起来:“你真的是舟舟,我是你的粉丝,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好啊。”林舟收起手机,温和地接过小姑娘递过来的纸笔,在纸上唰唰写了“开心快乐”几个字,然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小姑娘很开心,又与林舟拍了照,还恋恋不舍,林舟拿了烤好的梅干菜饼跟她说了再见。
  虽然自己并不红,但还是有粉丝的,林舟有些丧的心情得到了一些平复。
  梅干菜饼要趁热吃,林舟抱着热乎乎的梅干菜饼咬了一口,嚼了几下,林舟叹了口气,已经不是以前的味道了,也不知以前做梅干菜饼的老板去哪儿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预收:《正在追求中》
  明星作家简言的新书签售会上,合作方请来了新晋偶像明星谢恒。
  简言笑着问好,谢恒摘下墨镜,对他露齿一笑:“哥哥,还记得我吗?”
  简言心中卧槽一声,这不是他二十四岁那年睡过的十八岁小朋友吗?
  粉丝每每评论谢恒的微博,问到感情生活时,谢恒都会回复:正在追求中。
  一连大半年,粉丝受不了了,是什么样的神仙让你追了这么长时间追不上,说出来,我们帮你。
  谢恒@了简言。
  自此以后,简言每次开新书发布会,总有一群粉丝举着红幅:请答应我们家崽崽,妈妈会对你们好的。
  年下小狼狗VS懒散老男人
 
 
第2章 
  林舟第二天早上是被用力的拍门声吵醒的,还伴随着一个熟悉的叫喊声:“舟哥,开门,开门……”
  “把门开开……”
  “别睡了,开门啊……”
  ……
  林舟烦躁地拿起床上的枕头扔了出去,然后滚进被子里捂住了脑袋。
  外面烦人的叫喊声依旧不绝,大有林舟不起来他就一直喊下去的势头,林舟爬起来拖鞋也没穿光着脚大步走到门口倏地拉开门,顶着乱糟糟的头发,阴着一张俊脸:“你一大早叫魂呢,有没有点儿公德心,也不怕吵着别人把你关局子里去。”
  “一大早?”秋千拎着早餐矮身从林舟胳膊底下钻进去,“现在已经十一点了,我给大爷您打了二十多个电话您不听,还关心我是不是进局子,我谢谢您嘞。”
  “十一点了?”林舟关上房门,抬眼看了看墙上的表,还真是,差五分十一点,这一觉睡了得十二个小时。
  “不是我说,你睡觉手机能不能不静音?”秋千将早餐放到茶几上,然后走进衣帽间开始翻里面的衣服,“你说因为这耽误多少事儿?”
  “我耽误什么事儿了?”林舟扭了扭因为睡过头而僵硬的脖子,顺手拿起书架上的篮球投进了篮筐,篮球还未落地,林舟跨步上前接住篮球在指尖绕了几个圈。
  “耽误什么事儿你不知道吗?”秋千气急,“你忘了你今天下去要去参加香水站台了?”
  “我没忘啊,我设闹钟了。”林舟拍着篮球,然后抬手投篮,篮球在篮筐上转了几圈掉落篮框内。
  “perfect。”林舟打了个响指。
  因为房间不够大,篮球掉到地上弹起到墙上又返回地上,整个房间都回响着“咚咚”声。
  “你干嘛呢?”秋天听声音不对,抱着一摞衣服从房间内走出来,正好看到林舟运球,吓得大叫一声,“祖宗啊,你什么时候在家里安了个篮球框?你这是二楼,不是一楼,你在家打篮球,还让不让底下人活了?”
  林舟皱皱眉,曲起手指弹了弹耳垂:“你上辈子是个铜锣吧,我楼底下没住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