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红尘颠倒——谦少

时间:2020-05-21 08:10:59  作者:谦少

 

 
  文案
  过渡文,求不得的故事。
  这篇和《孔雀先生》是双生文。
  我本将心向明月。
  但黎商是明月,也是沟渠。他不值得可惜,不值得拿什么真爱去救赎,他是硬邦邦的现实,铁面无私的一堵南墙,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上去撞一个头破血流。
  黎商什么也不缺。他不像齐楚,齐楚身上有种苦行僧似的禁欲感。而黎商不同,黎商身上没有忧伤,他高大健壮,英俊而辉煌,他不缺身体的愉悦,更不想要要什么高尚的爱情,他不过是这世上俗之又俗的一个俗人。越发衬得苏容像个神经病。
  苏容常觉得自己在耍杂技,暗恋不成了,开始撩拨,转头又开始冷若冰霜起来……
  他这么聪明,什么都学得会,唯独学不会死心。
 
 
第1章 妹妹
  每次来百里传媒的九楼,罗薇都有一种自己是聊宅故事里的书生的感觉,腿都发抖。就算全公司的女孩子都觉得这地方是天堂,她还是觉得这不过是变化出来的幻境,里面蹲着黑山老妖。
  九楼是Vincent的地盘,出了名的化外之地,不受公司管辖的。前年开年Vincent会议舌战群儒,拿了百里传媒百分之二十的预算,为这事,音乐总监气得半年没跟尹总说话——他想拿这钱建个录音棚。
  Vincent是百里传媒的造型总监,在圈内也是封神的人物,国际上拿过一尊大奖,国内拿过几个金熊奖的最佳服设和最佳化妆,手下徒子徒孙无数,盘踞一层楼,里面锦衣华服,化妆品堆积如山,应有尽有。
  他正式收的徒弟,一共七个,公司人常开玩笑说是葫芦娃,如今一个个都出师了,散落各地,各自发光。
  罗薇今天上来,就是为了找其中一个。
  上次来也是为了找苏容,在这撞见一个人在勾发套,就在假人模型上勾,猛一看像抱了个长头发的人头,罗薇吓得做了半个月的噩梦。
  Vincent喜欢宽敞,走廊两边是许多小化妆间,没什么东西,走到尽头,是一个打通了的大化妆间,宽阔如同广场,一张张化妆桌装着耀眼的灯,一路排过去,四周是高高的架子上摆满了化妆品,服装都挂在可以推动的架子上,百里传媒两档选秀节目同时开拍的时候,这地方可以容纳上百人同时化妆,如同流水线作业一般。
  今天没事,大化妆间里没什么人,就看见一个穿着皮衣的壮汉,正背对着门口在切口红。
  切口红是化妆师的“黑话”,罗薇不是什么化妆控,对于口红也没什么情结,饶是这样,第一次见他们这样做的时候,也有一种心疼到窒息的感觉。
  几百管口红在桌上一字排开,化妆师戴着手套,用小刀把口红切断,按渐变色直接分装进干净的口红盘里,一个口红盘能放五十个颜色,这样就可以一目了然地选取颜色。一般的化妆师,买了贵口红就不会这样用,要切也切便宜的,除了年初拿走两成预算的vincent,谁也不能拿着Pat Mcgrath labs的口红这样挥霍。
  要是被一个口红控看到这一幕,估计能当场昏厥过去,不省人事。
  要是个妖妖调调的美人——性别倒不重要,在这切口红,也有种挥金如土的奢侈美感。但偏偏是个壮汉,长相也憨厚,虽然神色认真,也显得不伦不类。
  不过苏容早就跟罗薇解释过原因了,他的名言是:化妆师跟厨师一样,是个体力活。这就是为什么这一行的男的比女的还多的原因。
  初听荒唐,其实细想也有道理,化妆师手要稳,腰要好,一天从头站到尾,寻常人真的扛不住。
  这壮汉就是其中的翘楚,一身肌肉能打死牛,百里传媒流传他一个笑话,说当初一个选秀节目拍完,他蹲在走廊里一边哭一边对着电话那边吼道:“你根本就不爱我,你只想骗我给你化妆而已!”
  罗薇当时也笑过,等到认识他之后,反而笑不出来了。他叫李景华,算起来还是苏容的师兄,vincent徒子徒孙无数,入门弟子总共七个,他在其中排第四还是第五,虽然块头大,但是脾气很好,心地善良,相比苏容那些妖妖调调的师兄,他是最好相处的。
  这次也一样,罗薇在旁边略等一等,他就察觉到了,抬起头来对罗薇笑了笑,问她:“你来找苏容啊?他在外面呢。”
  罗薇往阳台上走,怕什么来什么,一个“妖妖调调”的美人,横空杀出来,穿着一身黑,长袖T恤盖住了手背,懒洋洋地拦住了她。
  “找谁呢?”
  罗薇实在分不清他是七个人中的哪一个,他们个个“身怀绝技”,发型、服装风格,甚至五官长相都不能作为判断标准,勉强辨认了一下,锁定在其中两个身上。
  “我找容哥。”她笑着道。
  “这里没有容哥。”美人就是要找事:“妹妹倒是有一个。”
  苏容二十四岁了,一米七八的个子,外号叫“妹妹”,可想而知这背后的心酸故事。
  好在他没怎么为难罗薇,也可能是困了,拦了一下就走开了。罗薇如蒙大赦,连忙往阳台走。百里传媒九层楼都是落地窗,只有九楼是开放式阳台,齐胸高的玻璃矮墙充作栏杆,用苏容的原话说——论到跳楼,没有比这更方便的了。
  阳台上摆着米白色露天沙发,以这座城市的空气质量而言,已经是非常干净了。苏容的解释是“我师父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喜欢装个□□。跑去好莱坞,别的没学到,看到别人家里的露天沙发好,也要学,先前在上海,一年到头下雨,沙发长蘑菇。现在到了北京,沙发又充当了空气净化器,吸附了空气中一半以上的灰尘。”
  他还给罗薇现场演示,拿起一个木制的阔肩衣架,拍打起沙发来,顿时尘土飞扬,那大丰收的景象,感觉一百斤的沙发倒可以拍出三百斤的灰尘来。
  罗薇从此看这沙发一眼都感觉自己要犯哮喘。
  苏容自己当然更不肯坐这沙发,跟一个眼生的身影一起,靠在玻璃围栏上,乍一看倒像是在接吻似的。罗薇吓了一跳。
  “给我抽一口啊。”苏容南方人,平时还不觉得,最近感冒了,话尾就软起来:“你别动啊,别玩我成不成。”
  他在抢那人手上的烟抽,自己不肯伸手拿,所以拿脸往上凑,偏偏那人也逗他,拿着烟上上下下,钓鱼一样,眼看着快抢到了,又放进自己嘴里了。
  苏容气得破口大骂:“易老三,我艹你妈!”
  罗薇连忙咳了一声,趁机上去叫了声“容哥”。
  苏容正踹人,问:“什么事?”
  “黎商要出去一趟。”
  “又出去?”他皱起眉头,看起来十分不悦,不过身体语言已经是要跟罗薇下去了。易霑看得冷笑起来,叫了他一句:“喂,妹妹。”
  苏容对这称呼已经麻木了,没好气地道:“干嘛?”
  苏容其实从小就长得好看,放在普通人里已经很惹眼了,皮肤白,这两年忙,所以清瘦起来,白T恤下面肩胛骨都隐约可见,一双眼睛总眯着,细细长长的,睫毛密,鼻子上长了颗小痣。
  易霑原本是要骂他两句的,见他这样懒洋洋看着自己,也就不说了,把手里的烟往他嘴里一塞。
  “赏你的。”
  苏容顿时笑起来,噙着半根烟走了,他从小跟着vincent闯江湖,这行辛苦,熬夜是常有的事,师兄弟都吸烟,他是最小的一个,也跟着吸,今年不过二十四岁,龄烟倒有五六年了。
  等到了楼下,他找个垃圾桶,把烟屁股吐了,问罗薇:“我身上没有烟味吧?”
  罗薇连忙摇头。
  他心满意足地笑笑,像偷了腥的猫,推开门进去了。
 
 
第2章 狼藉
  里面是助理小元,跟经纪人Rita,Rita是百里传媒的元老之一,和vincent同级别,号称华天五虎将。看起来却年轻,妆容精致,气势也强势,不过三十来岁的样子,抱着手等在外面。
  “黎姐。”苏容打个招呼。
  Rita本名叫张黎,少有人知道。苏容年纪虽小,但是和他师父一起,跟着尹总从华天出来自立门户,所以在公司地位是高的。
  要不是黎商,他不会在这里。
  “黎商要出去一趟。”Rita面色不善:“你进去吹个头发吧。”
  里面是个小套间,像个小酒店套房,黎商现在不是百里传媒资历最深的艺人,但绝对是商业价值最高的。其他前辈有拍电影的,有唱歌的,还有聂决明那样剑走偏锋的,只有黎商,没有别的头衔,彻头彻尾的流量明星。
  他唱歌不行,跳舞也没下功夫练,演技堪堪能演个偶像剧,所以也就不走别的路,一心一意,专心致志地卖脸。
  而他的脸,长得就很贵。
  罗薇永远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那时她刚来上班不久,也见过不少明星了,算有了心理准备。是Rita要一个人跟着她,她就来了,推开门一看,里面有人正站在灯下,一张冷脸,转过来看了她一眼。
  她整个人握着门把手僵了三秒。
  她不喜欢黎商这款长相的,之前甚至看过他的戏,但是当他们相隔两米,近距离的一个照面,她大脑中因为惊艳而一片空白。这跟审美没关系,纯粹生理本能,就跟光太亮会照得人发晕一个道理。他的英俊是那种极有压迫力的,几乎到了耀眼的程度。
  后来她才想起来,哦,黎商当时是在发脾气。
  她也不喜欢脾气大的男人。
  跟了黎商五个月,她毫不意外地发掘出黎商身上更多缺点,外界对他的评价毫不冤枉,他确实没有表演天赋,也并没有他的粉丝到处粘贴复制的那样“努力”,他脾气坏,毫不高尚,傲慢且肤浅。
  但他作为一个偶像,十分够格。
  他是那类“老天爷赏饭吃”的人,从骨相到皮相,从身材到气质——谁说气质跟灵魂有关,有的脸真的是自带气质的,他连打个瞌睡,都像是在思考人生哲学。
  如果一定要说外貌上有什么缺点的话,就是他的头发有点硬,睡醒之后是一定要乱翘的,非常需要化妆师来吹一吹再出门。
  苏容就是那个化妆师。
  黎商是有起床气的,长得又高,往化妆镜前一坐,这一片就黑下来,苏容也不说话,先预热卷发棒,径直上手摸他的头发。
  黎商一偏头躲开了。
  “有烟味?”苏容不打自招。
  黎商抬起眼睛来看着他。
  黎商的瞳仁颜色浅,本来就显得冷漠,带上谴责神色更是让人无地自容。好在苏容是个惯犯,皮都厚了。
  “那等一等吧。”
  苏容把屁股靠在化妆桌上,顺手玩起上面的东西来,他的桌面出了名的乱,走之前没收拾,香水都摆了一溜,他拿起两瓶来,喷出来试了试,顿时皱起眉头:“这味道真难闻。”
  他话音未落,手里的香水就到了黎商手里。眼前一花,一大团水雾在面前弥漫开来,他整个人都被一股带着苦的人参味笼罩在其中。
  他震惊地看着黎商。
  “现在你知道什么是难闻了。”黎商冷冷地道。
  “我艹!”苏容勃然大怒。他哪里受过这种委屈,整个人都跳起来,周身搜了两下,找不到一根烟,又往化妆台上找,想在满桌的化妆品里找出一样是黎商最厌恶的味道的。黎商如何看不出他想干什么,看他伸手要拿喷雾,先发制人地握住他手腕把他一推,苏容整个人跌坐在化妆台上。
  “哎哟,疼疼疼!”他又惨叫起来。整个人弹了起来,原来是预热的卷发棒烫到了手指,他皮肤白,又薄,左手两个手指都红了,连忙放到手里含着。疼得恼羞成怒,拔出卷发棒,直接砸到了门上。
  他是vincent最小的徒弟,也是最惯着的,所以习惯很不好,东西乱扔乱放,连那些没入门的弟子都不如。按理说,这种惯坏了的小徒弟是由师父一直带在身边的,他却早早出来了。
  早知道就不来了。
  他正感慨,黎商还要惹他,问:“你怎么不骂了?”
  苏容听了这话,又把手指拿了出来,破口大骂道:“你他妈……”
  黎商没有给他再骂的机会,直接拎起他,按在化妆台上,按住他的脸,亲了下去。
  苏容的嘴虽然骂人厉害,接吻却不太行,好在黎商是资深行家,吻技高超,苏容被亲得魂飞天外,挣扎着睁开眼,看见他垂着眼睛,睫毛在鼻梁上投下漂亮的阴影。
  下一秒黎商的手就伸进了他的T恤。
  他的手是非常好看的,修长清瘦,是那种游走在边缘的瘦,微微露骨,却没有破坏线条的骨节。此刻这双手无比熟稔地摸着他的腰,甚至还在往上走。
  两人下.身贴得太近,有什么异常都十分明显。
  苏容在擦.枪走火之前抬起了膝盖。
  黎商反应也快,按住他的腿,直接推开了他。
  “这么玩不起?”他神色冷冷地看着苏容。
  “这点我不如你。”苏容喘着气,也冷冷地看着他。
  两人平静对视了几秒,黎商勾了勾唇角,直接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随便抓几下,等会反正要乱的。”
  他说的是头发。
  苏容没再多说,从地上捡起吹风机,继续吹起头发来,墨色的发丝在手指间像流水一样容易驯服,但头发的主人却并非如此。
  苏容抬起眼睛,镜子里的黎商正漫不经心地滑着手机里的联系人列表。
  “选择这么多,每次来招我干什么?”
  黎商头也不抬。
  “方便。”
  大概是吹风机的风有点太热了,烫伤的地方被吹得很疼。不过这也没什么,他的手向来是很稳的。
  黎商的额头生得好,眉骨,鼻梁,再到颧骨,下颌线,一气呵成,人面构图的那些高点和低点,他都长得极舒展漂亮,所以撑起一张如此英俊的脸。
  苏容涂好防晒,收了手。
  “晚上洗个脸就行。”
  黎商压根没接话,当然也不说去哪,反正也是固定的那几个炮.友,圈内人,Rita都不管的事,苏容自然不会过问。
  这房间是公司给他准备的休息间,人一走,就显得空荡荡的,掉了一地的东西,苏容坐了一会儿,很想吸一支烟。想了许久,还是蹲下来捡东西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