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渣攻今天又在追美强惨受[情有独钟]——九悲十拂

时间:2020-05-21 08:14:09  作者:九悲十拂

 

 
  【本文文案】
  曾经光芒万丈的赵栩在出乎所有人意料地从警校肄业后,就一直潜伏在各种灰色地带,按照上级指令进行各种秘密调查。有一天,他在暗网上截获到几年来头一个放价上千万的单子,同时上级也发布命令,调查目标是明盛集团的公子季肖白。
  照片上的集团公子笑容温柔明净,精致的五官能够轻易地令少女沦陷。可赵栩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他笑起来时的那两颗白净的犬齿——如同荒野上的孤狼冲敌人露出的獠牙。
  cp:深情执着暴戾攻&温和佛系失忆受
  大概就是个傻逼攻去把受找回来作死地强行宠爱的故事……orz
  *狗血,古早风,洁党慎入
  *进度条为:微甜→虐→爆甜he
  *战损控自产粮,耽美处女作,有瑕疵求轻喷
  注:除部分作者向往的省份名称外,背景皆是架空,绝无抹黑任何任务或职业的意向,无未成年黑车,无师生恋
  .
  ———扑街咕咕分割线——————
 
 
 
第1章 引
  “shit!他怎么还不开口,tmd你们怎么办事的!少爷吩咐在24时辰之内撬开他的嘴,看看现在什么时候了?!还剩一个小时了!一个小时!”
  短暂的寂静被一句冗长的谩骂撕裂,听起来有些气急败坏,就好像有谁拿枪威胁着说话人的性命一般。
  赵栩莫名想笑,可是他这轻轻的举动却牵动了浑身的剧痛。耳中嗡隆一片,终究是什么都没有听清。
  但他能感觉到不远处粗暴的嘶吼声陡然调转了方向,似乎是往他这边的方向过来了。长期训练下的生理记忆告诉他,有危险将要袭来。他下意识地想要躲闪,刚费力地动了动指尖,才忽然想起自己是被锁链紧紧吊起来的——在刑房的正中央,以任人宰割的姿态。
  他重重叹了口气。但那只是他以为,其实他早已气若游丝。
  自从被抓进来以后,拷问便从未间断,鞭刑、药物、无休无止的痛击……无不在这些经验丰富的人手下效益最大化,每一分痛击都刺痛着他似已麻木多年的神经。
  头顶上,昏暗的灯光在不停地晃荡,整个世界都是旋转飘浮的。
  阴森的刑房里,却充斥着一股难闻的热气,黏稠的血液和着汗水不断滑落,滴滴哒哒地坠落在地上,把房内本来压抑的气氛衬得更加阴沉和暴躁。
  头发被人狠狠地一把拽起。
  在尖锐的痛觉撕扯下,喉间不堪重负地想发出抗议的呻.吟,被他以惊人的忍耐力强行压制住。
  但卡在喉头的鲜血却顺着被拽起的力道划落喉间,长久滴水未进的嗓子瞬间感到一阵灼烧般的痛楚,但这远比不上他这一日里经受的那些刑罚。
  男人眉头一横,粗暴地拽起赵栩的头发,愤愤看着这个有史以来遇到的最顽固的囚徒。
  他脸上全是血污,湿透了的发丝垂了下来,遮住了他原本清秀的眉眼。
  他双眸半闭,那是在针剂的刺激下强行让他保持清醒的缘故。但他的神志已经开始变得迷茫,这也说明,饶是这个男人忍耐力再强,最多也只能再撑一日。
  男人瞪了两秒钟后,又连扯带攥地甩开他黝黑的头发。
  哪里还有一日!
  明盛集团的季肖白只给了一天!
  谁的命令都可以耽搁,唯有季肖白不可以!
  所以,在场的好几个人中,最焦急的其实是他这个审讯者。
  “头儿!头儿头儿他他他好像有话要说。”一个小厮忽然出声唤道。
  “什么?!”
  负责审讯的男人正在房里记得团团转,正打算继续对他用刑的时候,听见手下急切和惊讶的声音。
  男人当即俯下身,却只听见赵栩构不成字的呼气声。
  “你说什么?”男人凑得更近了一些,以赵栩目前的身体状况,他毫不担心此刻的他是否还有力气伺机攻击他。
  赵栩低垂着头,红色的汗液一点一点地顺着发丝滴落,“水……”
  男人听清了他说了什么,顿时有些喜上眉梢。
  他终于开口了!要知道在这23个小时里,别说招供,他愣是连一点呻.吟都没有发出。
  若不是此刻,他都快要以为赵栩是个哑巴了。
  男人立即呵斥属下拿水来,大抵是怕伤到他的嗓子,动作不再是一贯的粗暴,而是缓缓地给赵栩送了下去。
  赵栩感觉思维逐渐清晰了很多,费力地抬头,看了看眼前人。
  依旧是熟悉的面孔,他果然没来……
  看到赵栩的眼神,男人心头烧起一阵怒火。
  那是和23个小时前审讯开始时一样淡漠的眼神,带着微微的疲倦,像个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的宅男,偶尔随意露出一个学生样的清秀笑容来,却能瞬间把对方的怒意挑衅到至高点。
  此刻,赵栩就这样笑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就如同审讯者刚和他在路上碰面打了个招呼。
  男人克制住沾满血的利拳,咬牙切齿问:
  “现在可以说了吗?”
  赵栩不动声色地攥紧了头顶缚住他双手的锁链,露出一个有些疑惑的神情。
  男人攥紧了拳头:“说话!”
  “好……”赵栩眨了眨那双杀伤力十足的死鱼眼,虚弱的语气立刻被转化成懒洋洋的口吻,“饿了……有吃的吗?”
  铺天盖地的利拳瞬间如期而至,青紫交加的腹部应和着未愈合的鞭伤,让赵栩猛然吐出了一大口血沫。
  然而利拳并没有停歇。
  手下们开始面面相觑,他们从未见过老大如此失控的模样。
  何况,人要是被打死了怎么办,少爷要的可是活的。
  可惜,变故就发生在他们还未来得及制止的一瞬间。
  原本被吊在锁链下方已经垂死的赵栩忽然动了。
  他故意激怒他,趁着审讯者力竭和大意的刹那,发动全身仅剩的所有力气飞快一跃,死死勾住了审讯者的脖子。
  在这23个小时里,每遭受一份痛击,他便趁着那力道暗暗扯拽头顶的锁链。
  锁链是固定在天花板上的。审讯负责人不知道,其实这是所有固定方式里最差的一种。若是遇见在体内上天赋极佳者,这便是一种极易逃脱的方式。
  不过,他拷问手段阴狠毒辣,即便曾有过那样的人,但却未必能在他手底下挨过一日并能找到破绽激怒他。
  赵栩在审讯者的手下们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便借着脚下人的发力,以惊人的速度和力道一面完全制住审讯者,一面拽下头顶的锁链。
  “哐当——”
  锁链脱落下来,成为了赵栩的武器。
  审讯者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在自己眼皮底下扭转局势的青年。
  他的眼睛仍然是没有完全睁开,微微的疲惫里混杂着虚弱、以及破釜沉舟的杀伐决断。
  那双眼里,有清秀宅男般的疲倦慵懒,也有他在顶尖高手眼中见过的凌厉威压。
  审讯者不再做徒劳的挣扎,败在这样的强者手里,并不算耻.辱。
  赵栩没有看他,面无表情地用锁链绞断了他的脖子。
  他一面看似不费力地迎击着那些已溃不成军的杂鱼,一面熟练地从审讯者那里找到钥匙解开了锁链。
  解开了禁锢后,很快哀嚎遍起,整个刑房站着的只剩他一人。
  他重重长吁一口气,然后托着力竭的身躯走向房门。
  昏暗的灯光轻晃,把他疲惫瘦弱的身躯拖得老长。
  赵栩摸出钥匙。
  意料之外又像是意料之中,门开了。
  可惜,开门的不是他。
  紧接着,伴随着一声枪响,右脚腿肚处传来一阵剧痛。
  他吃痛地抚膝跪了下来。
  赵栩眉眼冷了几分,对着门外浓稠的黑暗漠然道:“你果然还是来了。”
  精致皮靴的鞋跟声响起,与回声重叠,听来有些诡异的愉悦。
  黑暗的甬.道里,一张英俊的面容缓缓走近灯光下。
  ——那是他的暗杀目标,季肖白。
  季肖白居高临下地与他对视了几秒,赵栩不想看他,移开了视线。
  瞬间,季肖白原本弯曲上扬的唇角立刻抿成一条危险的支线。
  他弯下身来,掰起赵栩的下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
  嗓音低沉地可怕,一字一顿道:“你以为,你走得了么?”
  赵栩从小就厌恶他人的触碰,尤其是被这样一个同性以如此暧昧和屈辱的动作对待。
  他条件反射地想避开,却被那双手攥得更紧,拖得离季肖白的脸也更近。
  刚才反击那些人已经用光了他全身的力气,这一次,他真得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了。
  他无法预料自己即将遭遇什么,只是感到十分后悔。
  早知如此,实在不该接下那单单子,更不该以朋友的身份接近他。
  因为他所调查到的所有关于季肖白的资料里并没有提到他的性向,而在他意识到他在玩火自焚时已经晚了。
  可惜,没有如果。
  “阿栩。”
  季肖白以一种诡异地姿态抱住他,力道看似温柔,实则是不容挣脱的强横。
  “游戏,才刚刚开始。”
  一根针剂没入脖颈。
  天旋地转,世界又回到了混沌的晦暗中。
  作者有话要说:  1.是滴!作者是骨灰级战损控和美强惨爱好者!
  2.这个傻乎乎的引是后面情节的一部分,正文第一章回到正常时间线,相较于引是倒叙。
  3.至于攻为什么要这样对受,后面会讲原因,有伏笔。
  (其实主要是因为战损控作者想看,还有就是为了追妻火葬场啊~顶锅盖逃跑!)
  4.这篇文是作者耽美处女作,情绪低潮期临时起意写的,木有大纲纯.裸.奔。两位主角都是我的大儿子,我爱他们,虽然这并不影响我虐他们(狗头保命)。因为自产自嗑,所以很多情节不尽人意啦,还望读者小天使们见谅,作者现在看也觉得好羞耻,求轻喷。【捂脸逃跑】
  还是不跑了,老老实实回来鞠躬。
  5.作者以后只写可可爱爱的甜文且勤奋更新,要不要考虑收藏一下作者专栏or下一本文文呀~
  文名《喝水呛死后穿成男主死对头》!520凌晨准时开文,绝对苏爽甜,攻受身心皆唯一,一定稳定更新!(有大纲哦,握拳)
  最后敬上小扑街诚挚的鞠躬与问候!!!
 
 
第2章 猎人
  暮色苍茫,柏油路旁的灯光提前点缀上都市霓虹。
  赵栩路过转角,走进没有灯光的小巷,金色的余晖斜洒在小巷入口,把他的瘦削身影刻画得和无数下班归来的青年们一样疲惫。
  他背着单肩包,懒懒地拧开了矿泉水瓶,一口喝完最后一口后,极有礼貌地扔进了环卫阿姨的正在扫地的簸箕里。
  阿姨抬头,看着这个浑身上下写满疲惫倦怠的青年人。她记得他,搬到小巷里有半个月了,隔几天就会背着包去找工作,然后黄昏时带着疲倦回来。
  她对他这样模样斯文安静又有礼貌的男孩很有好感,叫住他问:“儿娃子,还没找到工作啊?”
  赵栩闻言停下,掩饰性地抬了抬眼镜,像大多数不善与人交流技术宅一般不好意思地笑笑:“没事,饿不死,改天再试试。”
  “你们这些小青年啊现在不都是流行什么佛系的嘛,我家里那个臭小子也整天对工作不上心,这样的思想是不对滴。”说罢,阿姨从怀里摸出一张宣传单,似乎是在招聘程序员,“来来来,阿姨谢谢你每次都给我留瓶子,特意给你留了一张,去试试。”
  “……”赵栩害羞似地推了推眼镜,笑容疲惫又温和,“谢谢阿姨。”
  阿姨看着这个拿了自己宣传单、前途必定一片光明的失业青年,开心地点了点头。
  -
  赵栩回到房间,房间里设备极其简陋。
  放下背包的刹那,熟悉的饥饿交织着胃痛袭来。瞬间,胃部的疼痛扭曲了他斯文清秀的伪装,像是有一把尖刀在胃里胡乱搅来搅去。
  一层细密的汗珠蒙上额头。
  胃痛稍缓后,他拿下眼镜,从墙角的纸箱里拿出一袋面包和牛奶,打开新闻广播,无味地吃了起来。
  他有严重的胃病,一饿就犯疼。
  他不是没有试着调理过,可是太麻烦了,他没有那么多精力。不过为了续命,他会尽量地吃一些好消化有营养的东西,想起来的时候也会吃点药熬点粥调理。
  “本台记者刚接到消息,xx市银行行长于今日17:53被发现自杀于家中,同时发现了大量赃款……”
  赵栩关掉手机上的广播。
  抚慰了胃部的不平后,他走进厨房,把小米粥熬上。
  出租房里设施虽不多,但水电气三通。
  赵栩每天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可以洗一个热水澡。
  花洒下的热水自上而下温暖着他的躯体,也一点点地灼热着他背部的伤痕。
  他看似瘦弱,但被隐藏在朴素衣衫下的每一寸肌肉都喷薄有力,水流划过,勾勒出他坚实强健的曲线。
  环卫阿姨绝对想不到,这样学生味十足的佛系待业青年,居然会是一个娴熟的杀手。
  换了衣服,赵栩悠闲地喝起小米粥,氤氲的热气染上他纤长的眉睫。
  电脑响了。
  他立即放下粥,双手在键盘上飞快地一顿敲击。
  进入了一个界面,他输入了自己的代号:猎人。
  密码输入完成后,数十个消息疯狂弹出。
  其中一个是任务完成后赏金已发起的通知,其他的基本都是群发的暗杀悬赏令。
  赵栩悄悄地记录下来并删除后,还剩下一个红色的消息。
  黑色的消息是悬赏群发,而红色的消息却是指定杀手。
  赵栩已经半年没有遇到过了,他顺着那人的头像点进去,什么信息也没有。
  他点进悬赏内容,想着从对方悬赏内容的用词语气里破获他的身份,然而内容却出乎意料地简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