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被骗婚了!!![灵异神怪]——黑猫睨睨

时间:2020-05-21 08:16:39  作者:黑猫睨睨

 

 
  文案:
  翎悦成年后,被爹妈赶下山,拿着一纸婚书进娱乐圈寻找他的未婚妻,身无分文、举目无亲,翎悦饿到只能喝露水的时候,本着对“未婚妻”负责的心态勇敢的去了某选秀现场,没想到一露脸就红了,两个月后,神奇的C位出道!单曲唱片销量空降排行榜第一!
  幸运的是,各种综艺、电视、电影……只要有翎悦参演的,无不爆红!就连签下翎悦的公司,也从濒临破产的境地起死回生。
  全网认定翎悦是锦鲤转世:转发这个翎小悦,你就能升职加薪、逢考必过、天降桃花、叫天天应、叫地地灵……
  记者问翎悦:“你这么好运,为什么要来娱乐圈?”
  翎悦拿出家族的婚书,“我来娱乐圈寻找我的未婚妻,家里人说了,她美丽柔弱善解人意,我要保护她! ”
  他怀着对未婚妻的憧憬找啊找,终于在一档恋爱真人秀节目里找到了人,但是……国民男神把他捧在手心,揪着他的五彩羽毛细细研究,翎悦看着高他半个头的上古大妖,哭的掉了一地羽毛:见鬼的柔弱未婚妻,他被骗婚了!他要退出娱乐圈!
  墨焱:别走,我可以解释。
  翎悦:不,你不能!
  排雷:1,本文目标苏爽甜,攻受都不是人,剧情可能会有bug,考究党要慎重。
  2,全文架空,无原型,请勿带入现实,请不要提及明星名字,为防止小朋友互殴,我会删你评论。
 
 
第1章 穷的只能喝露水
  八月份的时候,帝都的油柏路上热的能摊煎饼,特别是中午,如果不是火烧屁股的急事,一般人都不出门。
  道路旁边的家具市场上生意格外冷清,老板娘坐在门口的沙发上昏昏欲睡。
  一个戴着口罩的小青年围着卖床的区域转了一圈又一圈,最终在最里面一个落满灰尘、上面贴着“特价处理”四个大字的床边停住了,“大姐,这张床多少钱?”
  大姐懒洋洋的看了看那个位置,看他也不像是舍得花钱的,站都没站起来,“一千二。”
  翎悦不好意思的问:“还能便宜吗?”
  大姐直接笑了出来,“这就是处理价。”
  翎悦失望的叹了口气,“算了,太贵了。”
  那大姐听到这里,忍不住嗤笑一声,“小伙子真会说笑话,一千二还贵,隔壁市场的鸟窝便宜,豪华别墅才三百。”
  别人听到这话可能会跟这嘴毒的老板娘理论几句,翎悦却是眼前一亮,还颇为赞同的点点头:“有道理!谢谢大姐!”
  看他喜滋滋的跑到隔壁去,卖床的大姐都蒙了。
  隔壁就是花鸟市场,门口就是一个很大的鸟类用品店,翎悦一进门就看到一个小别墅。高半米,四开门,外面颜色非常艳丽。上面写着5A级豪华鸟窝:布拉格双层城堡!能住的起的堪称鸟类中的马爸爸!
  翎悦一下子就看上了,“大爷,这个鸟窝多少钱?”
  听着京剧喝茶水的老大爷一看,这是大客户啊!他赶紧走过来,热情的道:“卖给别人都四百,大爷看你长得帅,给你办个vip卡,可以打八折,你给我三百二就行,大爷再送你两个杜鹃鸟蛋,只要温度控制好,二十天后绝对能孵出小鸟来。”
  翎悦高兴的指着那个窝,又指了指铺窝的垫子,“这个窝我要了,您给我拿几个软一点的垫子。”
  “好嘞,垫子大爷也给你按八折算,买二赠一!”
  翎悦高兴的交了钱,办了卡,自己挑了两个没有生命力的鸟蛋,高高兴兴的出了门。
  隔壁卖床的大姐站在门口,看他拎着鸟笼子出来,一脸震惊。这人还真买了个鸟窝?神经病啊!
  她哪里知道,翎悦本就不是人。翎悦本是昆仑山一个小妖,成年后家里人告诉他他还有个未婚妻,说他未婚妻善良、贤惠、美丽、可爱、温柔、体贴……万般皆好,就是一点,太弱了,是个被人欺负了都不敢吱声的软包子,只知道躲起来嘤嘤嘤。他一个爷们儿,不能让未婚妻在外面受这罪,他要保护她。于是,翎悦踏上了漫漫寻妻路。
  翎悦一手拿着鸟窝,一手看着手机上的导航,穿过几个小巷之后,终于回到“定川胡同”,一直走到胡同深处,一个四合院前才停下脚步。这个四合院面积不小,青砖灰瓦马头墙,院中高大的梧桐树枝叶繁茂,枝条甚至伸出墙外,一看就是富贵人家。
  翎悦深吸一口气,抬手一推,大门“嘎吱嘎吱”的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院子的杂草,棵棵粗壮无比,足有半人多高。几只蚂蚱扑棱棱的从他脚底飞过去,接连蹦跶好几下,消失在拐角处。
  翎悦:“……”
  虽然已经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翎悦还是很想跳起来嗷两嗓子,啾了个咪的!这个院子就是属驴粪蛋蛋的!就表面华丽!
  进了院子之后,就看到正房的门破旧不堪,红漆已经褪了色,窗户上挂满了蛛网。厢房更离谱,门窗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已经阵亡。再往上看,房顶的瓦参差不齐,还有肉眼可见的好几个坑,下雨绝对漏水。
  翎悦无奈的撸起袖子,先把这个鸟笼挂在树上,作为以后的安身之所。然后把一棵一米来高的大草连根拔起,望着翠绿翠绿的草叶子无比惋惜,“我要是个兔子精该有多好,入冬之前都不必担心怎么填饱肚子的问题。”
  就在翎悦收拾院子的时候,手机响了,翎悦接听后,他经纪人关心问:“翎悦,搬家需要帮忙吗?我派几个助理过去。”
  翎悦心里一暖,赶紧道:“不用了荣哥,我已经搬完了。”
  “那就好,收拾完了早点回来,别耽误训练。我已经联系了几个作曲老师,给你买几首新歌,打算给你出一个唱片,把你在比赛中唱的歌也录上去。”
  “好,”翎悦犹豫了一下,不好意思的问:“荣哥,我能不能提前预支点工资?够我吃泡面就行。”
  吴锦荣严肃的道:“你才十八,还长个儿呢,吃泡面耽误长身体,我给你转两万,够你俩月生活费了。”
  翎悦感动的差点跪了:“谢谢荣哥,我赚钱了一定会还你的!”
  翎悦下山已经半年多了,人海茫茫,找个人如大海捞针,爹妈给的零花钱花光后翎悦只能喝露水。更难的是人间污染太严重,露水都没有山上的好喝。他混到这个地步,连小娇妻的毛都没找到一根。无奈之下,翎悦去了据说能进娱乐圈的一个比赛,成了第一个靠脸晋级的选手,之后就被一家娱乐工作室的老板捡了回去。
  在对方的帮助下,翎悦努力学习唱歌的技巧,在比赛中以超高的人气夺得第一名,也不知道哪个路过的妖精给他爸妈送了信,说他跟黑心的人类签了契约,天天卖唱赚饭钱,甚至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他爸妈这才想起在帝都还有一处老宅子可以落脚。
  他是请假出来搬家,没想到这家是这么个情况。事到如今,翎悦只想说一句:我太难了。
  吴锦荣也哭笑不得,他知道翎悦老家是山里的,比较穷,没想到他能穷成这样。他语重心长的说:“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现在出唱片不赚钱,有人气之后出去演出才能赚钱,那样至少得两年。”
  “这可咋办?”翎悦已经绝望了,他担心媳妇儿还没找到,他就要被营养不良秃了毛,秃了就不好看了,到时候媳妇儿肯定就不跟他了。
  吴锦荣想了想,“这样吧,我抽个时间,让老师给你上几节表演课,如果可以,未来可以考虑像墨焱那样发展,做个全才。”吴锦荣平日里虽然严肃,说到墨焱也压抑不住的嘴角上扬,满是赞赏,“墨焱影视歌三栖发展,两年拿影帝,三年在好莱坞登顶,他也不是科班出身,却在演艺圈创造了一个神话。演技这东西,有时候也靠天分。”
  翎悦听对方说完,认真的问:“他长得好看吗?衣服有我花哨吗?他有媳妇儿吗?””
  “……”吴锦荣没想到翎悦这个年纪、且还在娱乐圈混的人竟然连墨焱都不知道,而且这关注的重点在哪儿?!
  不说就不如他呗~翎悦立马就自信起来,骄傲的拍拍身上绣满五彩羽毛的衣服,他身上穿的可是他妈薅秃了他爸给他织的衣服,冬暖夏凉,刀枪不入,还能随意变色,肯定没人比他更好看了。
  在他们山上,男孩子就得长得好看,穿的就得花哨,张开翅膀灰不溜秋的那是会飞的烤地瓜。他是老家第一个在这个年纪就有媳妇儿的妖,还是个小蜜糖一样的小可爱,就是因为他够好看、够花哨。
  堵上“昆仑山最靓的崽”的名号,他去演戏还能吃不饱饭?
  “荣哥,我学,只要能吃饱饭,我什么都能学。”
  “那行,我给你安排老师,明早试试。”
  “嗯嗯。”和吴锦荣说好之后,翎悦挂断电话,花了两个多小时把草拔了,院子里简单的扫了扫,又花钱找人来修了水管,通了电,把厨房天然气接上,先保证基本的生活保障,房子等以后有钱了再修。
  忙到天黑才忙完,翎悦掏出一包宝贵的方便面,然后搓了搓手,把那两个珍贵的鸟蛋掏出来,特别有仪式感的放在锅里煮了。四舍五入也算开了荤了,翎悦吃的特别满足。
  吃饱后,翎悦趁着夜色变成原身,钻进窝里,简单的梳理了一下羽毛后把自己团成一团,倒头睡了。
  月色如银,翎悦身上一根红色的线从窝里飘出来,围着梧桐树盘旋了一会儿,好像没找到方向一般,又钻回翎悦体内。
  ————
  第二天一早,翎悦早早的去了工作室。一进大厅,就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骂人。
  秘书生气的把一个合同摔桌子上,“这合同还没到期呢,你说不干就不干了?吴哥培养了你三年,把所有的好资源都给你了,好不容易把你捧到今天这个地步,你说走就走,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
  被骂了的年轻人脸上微微有些挂不住,“我知道我现在走不是时候,工作室正式缺人的时候,可是,人往高处走,咱们工作室这两年实在不景气,而且,吴哥的做事风格和我不太搭。”
  秘书寒着脸,“你想炒作,吴哥不是不同意,可你不能用那种方式炒,损人不利己!实话跟你说吧,吴哥前几天给你……”
  秘书话还没说完,吴锦荣打断他接下来的话,冷淡的道:“你走吧,违约金让你新东家给你交齐了,滚!”
  年轻人看了吴锦荣一眼,终究还是拿起合同,头也不回的走了。
  秘书气的跳脚,“白眼狼!有你后悔的时候!”
  也不怪他这么生气,吴锦荣捧人有自己的原则,不拉踩,不炒绯闻,不绑cp,就想让艺人有真本事,踏踏实实往上走。可他好不容易培养了几个新人,红了之后都被大公司挖走了。特别是今天来辞职这个,他把公司最好的资源都给他,终于培养到可以给工作室赚钱了,他扭头跑了不说,为了不被骂还反踩回来,说经受过一系列不公平待遇,跳槽是被逼无奈。
  现在名人效应带着粉丝对工作室一片声讨,网上已经把他们黑出翔了,连几个想签约的新人都给吓跑了,这是要断了工作室的前程。但凡有点良心,都干不出这样的事。
  秘书骂完了看着吴锦荣的脸色,“吴哥,杨泓博走了,您好不容易跟王导要来的角色,怎么办?”
  吴锦荣脸色难看的道:“我会找人顶上。”他一抬头,看到站在门口小心观察的翎悦,“翎悦,来。”
  翎悦明白发生了什么,他赶紧走过去,“荣哥。”
  吴锦荣认真的审视着翎悦一会儿,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似的,表情格外认真,“翎悦,现在工作室没什么可用的人了,有一个角色是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我想让你学演戏,半个月后去剧组报道。”
  翎悦心里没底,半个月的时间太紧了,要是演不好会不会给工作室抹黑了?
  吴锦荣站起来,走到翎悦身前,拍拍他的肩膀,“如果你在接下来的培训中,演技能达到老师的要求,烤鸭、炖肘子、红烧肉……我随便你吃。”
  翎悦本来还在犹豫,在听到肉后他顿时把所有的顾虑全抛了,“荣哥你放心!”翎悦挺直腰杆子,把单薄的胸口拍的啪啪响,用发誓的语气保证:“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只要有肉吃,老师教什么,我会什么!”
  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就是美食,任何东西到他们手里都会变得美味无比,为了吃,他什么都可以做到!
  经过十几天的演技培训之后,翎悦跟着吴锦荣去见这部戏的导演,王国安。没想到在那里,竟然遇到了他朝思暮想的人。
 
 
第2章 你才没断奶!
  王导在华夏电影圈中堪称是第五代导演的代表人之一,导演的作品多次获得国际电影节的大奖,还是影视评奖委员会的评委。吴锦荣能跟他拉上关系,着实费了一番功夫。
  王导身材不高,人过中年难免有些发福,再加上压力大,头顶早早的地中海了,他干脆剃了个光头,秃的锃光瓦亮的。性子急,走路快,远处一看到他,真应了他那个外号:进击的弥勒!
  翎悦眼神好使,远远的就被对方光秃秃的脑袋吸引住了,特好奇的小声问:“荣哥,他冬天不冷吗?”
  吴锦荣忍俊不禁,“闭嘴!少说话!”
  翎悦乖巧的闭上嘴,眼神难免好奇,毕竟鸟类以花哨为美,秃毛的鸟都自卑的不好意思出门。
  快到跟前,王导看到吴锦荣身边的翎悦,眼睛都亮了。
  这小伙子大概十七八岁的年纪,一张白皙的脸,五官精致秀美却丝毫不显女气。特别是一双杏仁眼,眼尾如勾,轮廓异常漂亮。身上的气质更是干净,就像山上那一汪不染一丝尘埃的清泉,清透又灵动。在这纷纷扰扰的社会环境下,这么干净的人太稀有了,保证看一眼就能把他认出来。从他多年的经验来看,这小伙子摄影机前一站,什么都不用说,他就能红。
  “王导。”吴锦荣赶紧迎上去,和王导握了握手,“不好意思,又来打扰您。”
  王导视线还盯在翎悦身上,都舍不得拉回来,“不用这么客气,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新人?”
  “对,今天我带他过来就是想让您看看,之前您许我的那个角色能不能换成他?能换就换,不能换也没关系,您能给个机会我已经很感激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