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撸猫综合征——阿x丸

时间:2020-05-21 08:17:29  作者:阿x丸

 

 
 
第1章 
  夏季的G市闷热潮湿,犹如一个大型的蒸笼。
  梁易澄站在校门外的大马路边,下午的太阳火辣辣地扎在他身上。
  他环顾一圈,周围只有一棵小树,但很不巧,树底下已经挤了一对情侣,可怜的他被迫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
  选择一,站在原地,被大太阳活活烤熟。
  选择二,和狗粮一起,被闷热的空气慢慢蒸熟。
  最后,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站在大太阳底下,以一条有尊严的单身狗的身份默默被晒干。
  不过,这其实不是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只是他一步都不敢离开约好见面的地点而已。
  毕竟他这是第一次见网友。
  还是在一个名叫“Greened”的同性交友软件上认识的网友。
  不知是这软件取名不吉利,还是因为开发商深谋远虑,“Greened”其实是圈内知名的约炮神器。
  而他即将见的人就是在这种软件里认识的。
  梁易澄后知后觉地开始慌了。
  他这样一个健康正直的社会主义好青年,宅而不肥的国家好栋梁,为什么会沦落到和炮友,不对,和约炮上软件认识的网友见面的地步啊?
  天地良心,他真的只是想撸个猫而已!
  天涯何处无喵喵!他为什么非要想不开看上在这种软件里抛头露面的猫啊!
  这会不会是什么猫色陷阱?!
  不对,先提出要见猫的好像是他自己?
  梁易澄混乱了,一头本就蓬松的头发被他揪成了鸡窝。他垂下头,又猝不及防地被自己今天的打扮辣了辣眼睛。
  他上身一件宽大的白色印花T恤,下摆长得能盖住一大截大腿,下身一条红白蓝随机排列的及膝沙滩大裤衩,就差一双人字拖就能毫无障碍地出现在南国海边……
  可惜了,他没有人字拖,只好强行穿走了室友的土黄色的懒人鞋。
  他想起穿着这身衣服出门前,室友那捂着狗眼惨叫的反应。
  连直男都能亮瞎的搭配,对Gay的效果……
  稳了!
  梁易澄痛苦地揉了揉眼睛,却如释重负,又开始期待接下来的见面了。
  他马上就能见到心心念念了几个月的猫主子了!
  梁易澄兴奋地顶着大太阳左顾右盼,他以那张可以归入帅哥行列的脸,配上那辣眼睛的搭配,再加上那堪称诡异的行为,来去匆匆的行人哪怕被太阳晒得屁股疼,回头率依然达到了百分百。
  更厉害的是,他本人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终于,一辆黑色的小轿车拯救了路人的屁股,停在了他的身旁。
  贴着深色防晒膜的车窗慢慢降下,坐在副驾驶席上的青年探出头,用锐利的眼神扫了他一眼,表情变得有点复杂,犹豫着开口:
  “你……就是橙子?”
  “对,是我,你、你们好……”
  “你在这大太阳底下站着不热吗?”
  “不,不热,我怕走远了你们就找不到我了……”
  “哎,你这也太耿直了吧……别愣着了,先上车吧!”
  梁易澄战战兢兢地上了车,机械地系好安全带,脖子僵硬,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只敢悄悄用余光打量前排的两人。
  副驾驶上的青年五官俊朗,态度热情,像个亲切的邻家大哥哥,与那个勉为其难地答应让他去撸猫的网友白狼感觉截然不同。
  而且……声音也不像。
  驾驶席上的男人只在他上车的时候朝他点了点头,就转头一言不发地开车。
  梁易澄偷看着男人的侧脸,再结合刚才上车时那粗略的一瞥,忽然觉得这人好像也有点帅。
  只是态度也太冷淡了,看起来一点都不好相处,他又有点怂了。
  忐忑地坐了一会,好奇心还是战胜了紧张,他鼓起勇气开口:
  “你们……”
  坐副驾驶的青年似乎对他相当好奇,时刻都在留意他的动静,他刚一开口,青年就“嗖”地转过头,动作之快吓得梁易澄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梗了几秒,才艰难地问:
  “……哪位是白狼哥啊?”
  “对哦,忘记自我介绍了。白狼是他,他叫符朗,我叫杨逾,我听说他竟然答应见网友,特意跟过来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白狼果然就是那个一直沉默的男人!
  白狼在网上话就很少,平时在"Greened"上发动态的时候也只会安静发猫片,几乎不会配字。
  尽管梁易澄主动找他聊天的时候他会回话,可那态度实在说不上热切。
  虽说有的人在网上和现实中性格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梁易澄总觉得白狼不像是那样的人。
  顶着杨逾好奇中带着考量的目光,梁易澄忽然觉得自己像个被太奶奶审视的未过门小妾,有点尴尬,只好硬着头皮说:
  “杨哥,符哥,你们好,我叫梁易澄……”
  梁易澄说着说着,蓦地惊觉:“诶?我们就这样互报真实姓名没问题吗?现在网友见面都这样的吗?不用保护隐私的吗?”
  “噗——”杨逾忍俊不禁,调侃道:“你这不是都要去朗子家了吗?为什么还不能知道名字?你以为是在约炮吗?啊,原来你是想跟他约炮吗?我来了岂不是打扰你们了?”
  听见杨逾竟然这样态度磊落地说着“约炮”俩字,梁易澄面红耳赤,拼命摇头否认:“我不是!我没有!杨哥你别误会!我真的不是来约、约那什么的!你、你看,我还特意穿成这个样子!”
  杨逾失笑:“原来你是故意的吗?如果这就是你的审美,那可真是,太独特了……”
  杨逾顿了顿,又说:“你不知道刚刚我和朗子大老远就看见你了,你这身衣服让我根本不敢直视,可他说那肯定就是你,特意把车停在你旁边。这混蛋还把我的车窗打开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满脑子想着这到底是朗子从哪里招惹来的神奇动物……”
  梁易澄尴尬地干笑着,又悄悄看向符朗。
  符朗依然安静地看着前方,脸上竟挂着淡淡的笑容。
  梁易澄发现符朗这一笑,整个人登时柔和了不少,胆子也跟着大了起来,问:
  “白……符哥,你怎么知道那就是我?”
  “感觉。”
  上车之后第一次听见符朗开口说话,梁易澄有点恍惚。
  符朗的声音与他给人的感觉不同,并不沉,很清澈,十分动听。
  与他记忆中的声音相同,但又有点轻微的不同。
  他印象中的白狼,声音更轻,也更温柔。
  作者有话说:
  咸鱼作者开新坑了_(:з」∠)_大家一起来吸猫嘛(づ ̄3 ̄)づ
 
 
第2章 
  与白狼的相识,纯属巧合。
  几周前,梁易澄被好基友强行安利了“Greened”,从此被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Greened”的服务器在国外,软件的尺度非常大,放眼望去尽是高清无码的肉体,还有查看附近的人的动态这种便利的功能,这完美地奠定了它约炮神器的基础。
  虽然好基友用心良苦,但是像梁易澄这样思想保守的好孩子,实在是不敢回应陌生人的私信,只敢悄悄点开附近的动态,偷窥一下身边的美好肉体。
  有那么美妙的一天,梁易澄打开附近动态的时候,在清一色的肉色的照片里,发现了一只美丽动人的小白猫。
  随手点进那个发猫片的人的主页,梁易澄再也出不来了。
  那人网名叫白狼,而他的个人动态里,全是小白猫的照片。
  一个月大的纯白小猫毛发蓬松,像一团炸开的小毛球,总是歪着头看着镜头,一截粉色的小舌头若隐若现。
  小白猫确实很可爱,但真正让梁易澄移不开眼的,是那一对清澈的天蓝色的眼睛。
  与他记忆中的那双眼一模一样。
  只是,他所熟悉的那双眼,更阴沉,更迷茫。
  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梁易澄成了一个云吸猫的猫奴,心甘情愿地拜倒在小白猫的粉肉垫下。
  在“Greened”上吸猫吸了几周,梁易澄很机智地发现了白狼的更新规律。
  白狼的更新很准时,稳定的四天一次,时间必定是在下午。
  每逢白狼更新,梁易澄必定会去评论里抢占前排,怒拍一波小白猫的彩虹屁。
  不过白狼这种在全是唧唧的软件发咪咪的照片的行为太过独特,评论区里总是热闹非凡。
  梁易澄觉得,混在那一群看热闹的人的骚话之中,他的彩虹屁总是显得那样的真挚。可惜白狼足够高冷,不管真挚与否,从来不予理会。
  又有那么一个本该是白狼更新的美妙日子,梁易澄满怀希冀地等到了晚上,还是没能等来白狼的更新。
  他也不记得今天是第几次打开“Greened”了,轻车熟路地在肉色胴体里找出那清新脱俗的小白猫头像点开,最后的更新依然停留在四天前。
  梁易澄等得心急如焚,思前想后,还是发了条私信:
  【一只橙:白狼大哥,你还好吗?小白还好吗?】
  发完他就后悔了。
  且不说白狼能不能看到他的消息,这本就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社交软件,多少人在这上面打一炮就销声匿迹。
  在这个混乱的圈子里,在这个奇怪的软件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是长久的。
  白狼能在这这里坚持不懈地发猫的照片,这本就是一种奇迹了。
  现在他竟然还敢奢望对方能按时更新。
  梁易澄有点意兴阑珊。
  话是这么说,到了半夜,躺在宿舍的床上的梁易澄还是习惯性地打开了“Greened”。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室友吼道:“卧槽!澄子你有毒啊!!劳资被你吓得手一抖大都丢出去了啊!!”
  梁易澄一边道歉,一边顶着室友们的杀人视线蹦下床,飞快地摸到自己的耳机,再迅速地翻回床上。
  白狼更新了!
  发的还是视频!!
  而且有两段!!!
  根据梁易澄的观察,白狼发动态的时候从来都是一言不发地上照片。可这次,他竟然发了视频,而且还配了字!
  “抱歉,今天有点事。”
  梁易澄总觉得这句话像是对谁说的,但主子的视频摆在眼前,他也没有多想,戴好耳机,小心翼翼地点开视频。
  第一段视频里,小白猫喵喵叫着,四只爪子扒在一个穿着浅灰色居家裤的人的腿上,挂在空中,像个攀岩运动员一样艰难地一点点往上爬。
  镜头从上往下拍着,梁易澄能看到小白猫头顶有几搓竖起的毛,随着它的努力攀爬一晃一晃地。
  “它饿了,在讨吃的。”
  一个温柔又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小白猫此时恰好也抬头看向镜头,天蓝色的眼睛水灵灵的。
  不知为何,梁易澄的心突然开始怦怦乱跳。
  他的手颤抖着,点开了第二段视频。
  小白猫躺在刚才见过的两条长腿之间,伸出粉色的小肉球,牢牢地抱着一个奶瓶。小小的粉红舌头伸出了一大截,吧嗒吧嗒地舔着奶嘴。
  镜头还映到握着奶瓶的一只手,瘦削,显得手指格外修长。
  小白猫正吃得津津有味,那只手忽然把奶瓶拿走了。
  小白猫一脸茫然,挣扎着坐起身来环顾四周,最后耷拉着耳朵,委屈地叫了。
  “喵~~~”
  小白猫叫得梁易澄心都化了,而刚才听到过的那清澈的声音也低笑了起来。
  这次因为手机的距离近了许多,那声音仿佛就在梁易澄耳边响起。
  梁易澄看着楚楚可怜的小白猫,脸上发烫,心跳如鼓。
  他明白了。
  他好像是心动了。
  对一只猫。
  作者有话说:
  符朗:喵喵喵???
 
 
第3章 
  车子开到了距离梁易澄学校十几分钟车程的一个小区里。
  周末停车位紧张,符朗开着车在小区里转了一圈,没能找到停车位,便先在家门口停下,说:“你们先上去吧。”
  杨逾应了一声,迅速地下了车。
  要进初次见面的炮友家,不,网友家,梁易澄又开始慌了,犹犹豫豫地不敢下车。
  符朗见他没动静,微微抬头,在后视镜里与他对上视线,问:“怎么了?”
  “这里……是你家吧?我可以进去吗?”
  符朗似乎觉得到了家楼下才开始担忧的他有点好笑,漆黑的眼微微眯起,说:“可以。土豆有钥匙,你先跟他上去吧。”
  梁易澄只好乖乖下了车,杨逾已经刷开了大门,一手帅气地撑着门,友善地朝他招了招手。
  梁易澄愣愣地跟着杨逾进了电梯,忽然说:“土豆?”
  “干嘛……”杨逾随口应了,然后也愣了,说:“你怎么也叫我土豆?”
  梁易澄这才恍然大悟:“你就是土豆?啊,对,洋芋就是土豆!”
  “不,你才是土豆,你全家都是土豆。”杨逾没好气地说。
  梁易澄:“……”
  杨逾:“……”
  突然安静的气氛有点尴尬,所幸电梯到了,两人忙不迭地出了电梯。
  杨逾摸出钥匙,打开了符朗家的门。
  马上就要见到梦中情猫的梁易澄十分紧张,进了屋就杵在玄关那不敢动,睁大眼睛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四周,生怕不小心踩到不知会从哪窜出来的小白猫。
  然而,他看了半天,眼前还是只有一条干净整洁的走廊,走廊旁的两扇房门紧闭着,有种冷冷清清的感觉。
  杨逾倒是毫不介意,从鞋柜里摸出两双拖鞋,大摇大摆地进屋,见他不动,还招呼了一声:“愣着干嘛,进来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