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在未来承包食堂(星际)——祈幽

时间:2020-05-21 08:18:35  作者:祈幽

 

 
  文案:
  穿越到未来的容奕成了单身爸爸,为了养家糊口他决定干回老本行,承包贝兰德大学食堂,却因为两字之差承包成了贝兰德监狱食堂!
  这可不仅仅是文字的区别啊啊啊!!!
  容奕硬着脑袋走进了贝兰德监狱,开始经营食堂。
  看他在监狱发现了啥?
  ——暴躁老哥用自己粗大的手指织毛衣(监狱劳动改造任务)。
  ——海盗大佬梦寐以求的退休生活是进贝兰德监狱。
  ——植物学教授三进宫为的就是参加监狱合唱团。
  容奕:?!果然,正常人的脑洞是赶不上这些人的。
  以后,人们多了一个来这儿的理由,食堂的饭菜超好吃!
  ···
  贝兰德监狱是帝国二级监狱,关押的人手上没有血、没有犯罪纪录,只是被判定为有潜在的社会危害性,所以提前关进去了,理由就是如此的沙雕。
  监狱是个星球,因为这是星际文。
  生子文。
  为了安抚他们暴躁的人生、降低社会危害性,机缘巧合之下,容奕来了——来的就是这么及时,晚来会儿,你对象就要放出去了啊!!!
  书中设定:身体性别决定男女体征,基因序列决定生育,基因X是生育方。
 
 
 
第1章 
  目标星球在眼前不断放大,亘古不变的蓝色看起来生机盎然,但与表象截然不同,现在那里有个封闭感十足的名字——贝兰德管制中心,当然也可以叫它另外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贝兰德监狱。
  贝兰德管制中心是帝国二级监狱,仅次于恶|魔|岛的重型监狱,成立仅仅十五年,却是帝国新闻的头条常客,名声更是广传海外。
  关押的人都是些社会奇葩,随便哪一个拿出来写出事迹都能霸占社会动态或娱乐八卦的整幅版面。
  而现在,贝兰德监狱将迎来她的新厨子?
  看着窗外蔚蓝星球的容奕觉得自己身为一个食堂承包人,说自己是厨子也很合适对吧。一听说他要去的是贝兰德监狱,没有人愿意受他雇佣同来,现在这食堂老板是他、财务是他、厨子是他、勤杂工也是他,光杆司令一条。
  他缓缓收回了看着蔚蓝星球的视线,低下头把目光落在臂弯中使劲儿吃奶的小家伙身上,“对不对啊,面面,你爸要去监狱里面当厨子了。”
  才六个月大,长的白白胖胖、粉嫩可爱的小家伙吐掉了奶嘴,发出“咕叽”一声,朝着容奕奶奶地咧嘴。哪怕明知道孩子只是打了个奶嗝,容奕也觉得得到了回应,顿时老怀安慰,抱着孩子就用力地亲了两下,“以后咱就在贝兰德常住了,希望那边环境还不错,可惜了,另外一个贝兰德咱去不了了。”
  另外一个同名的地方是贝兰德大学,容奕中意的承包对象。
  一个监狱,封闭式的环境,再好也没法和学术气氛浓郁的大学相比,可容奕已经签下了承包合同,违约要承担的损失惨重,没办法,只能够硬着头皮来了。
  “咿呀。”面面眨巴着眼睛看爸爸,懵懂的思维里只要和爸爸在一起就好,他才不管去的地方是什么样子。
  “你怎么这么可爱啊!”容奕逗孩子,抱着小小的身子在臂弯里悠悠,他嘴巴里配合的发出“呼啦啦”的音效。
  面面发出“咯咯咯”奶气十足的笑声,肉嘟嘟的面颊上小小的酒窝更添可爱,小手小脚动来动去,充分地表达了要从“爬行动物”向“直立动物”发展的意向。
  就在父子玩闹中,飞船驶入空间站停泊,对接时发出沉闷的哐当声,与此同时有人大步流星地朝着容奕走去,“容奕,恭喜啊,三个月的航程终于结束,你们可以脚踏实地,看到蓝天白云了。”
  容奕抱定孩子看向来人,听到这声“恭喜”他的嘴角控制不住的抽动了一下,“真是……谢谢哈。”
  穿越到未来大半年,连带着这一次,容奕一共听到了三次“恭喜”,头两个可以说是又惊又喜、惊喜交加、欲哭无泪……希望这第三个“恭喜”不要像它的兄弟那样让他的心情跌宕起伏。
  大概是六个月前,容奕听到了第一声“恭喜”。
  那是个黑诊所,容奕从昏沉中醒来,灵魂深处还残留着死亡瞬间的痛苦,但骤然改变的环境让他瞬间提高了警惕,这是末世中挣扎求存的地球人的本能。
  坐在布置简单温馨大概是接待室的他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四周,正准备进一步行动时甜美的祝福音乐响起,推着婴儿车的医生、护士笑容灿烂地推门走了进来,边走边大声地说“恭喜容先生,你当爸爸了。”
  默契程度,宛如排练过成百上千次。
  看到小婴儿,历经世事的容奕懵逼了。
  医生从婴儿车中把柔软的小婴儿不由分说地塞进了僵硬的新手爸爸怀里,“两千三百克的小男生,基因序列是y,身体非常健康。”
  孩子被裹在柔软珊瑚绒小包被里,小手小脚纤细稚嫩,小小的脑袋都没有容奕一个拳头大,柔弱、娇嫩、是新生命,瞬间就抚平了容奕的满身戒备。
  四斤六两的小家伙就这么突然地闯进了容奕的世界。
  事后容奕弄清楚了自己的情况,他在一个名字同音的26岁年轻人身体中醒了过来,年轻人体重三百斤,有着暴饮暴食的饮食习惯,每天从事高体力劳动超过14个小时,赚着相当微薄的工资。年轻人的身体早就超负荷运转,从他存在个人终端的语音日记看,他丝毫不期待新生命的到来,付出只不过是习惯了,麻木的生活总要有一点点追求,疲惫而没有任何起伏的声音中透露出对死亡的向往。
  意外猝死的躯壳失去了原先的灵魂,就这么让千年前的容奕有了依托,也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第二个“恭喜”发生在三个月前。
  活在世上总要赚点儿钱,物质上满足了精神上才能够宽裕,容奕又要奶孩子又想要更好的生活而不是蜗居在潮湿阴暗的出租屋里头,当然要想尽办法赚钱。辞掉了重体力工作,容奕辗转了好久后看到了公共事务中心的招标公告——贝兰德大学食堂对外招标。
  这是容奕的老本行啊,想当年他就是去承包的大学食堂,经营期间不断去蹭课才有了后来的一切。
  大学食堂,容奕熟悉。
  他兴匆匆地填报了信息,缴纳了保证金,就等着结果公示。
  填报了信息后的每一天容奕都会上网查看情况,发现竞争激烈,投标的人每天数倍增加。容奕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没有贝兰德的大学,那还有着宝兰德大学、安兰德大学之类的,总有个地方会需要他。
  柳暗花明,穿越重生的人运气总不会太差,容奕于孩子刚满90天的这一日接到了公共事务中心的电话,让他带着材料去签合同,他中标了!
  成功中标的容奕美滋滋地带着材料找到了办事处的主任,瘦了不少的他从容地坐在了主任的对面,嘴角弯起的弧度就没有下去过。
  办事处的主任是中年男性,笑容亲戚,态度和蔼,“恭喜你容先生,获得了贝兰德管制中心食堂的承包权。”
  “谢……什么?”嘴角笑容未变的容奕美美的心情戛然而止,他皱起了眉头,"你们弄错了,我要承包的是贝兰德大学食堂,不是贝兰德监狱食堂。"
  办事处主任笑着说,“没有错,容先生承包的就是贝兰德管制中心,你投下的投标书上明确地写着的,一周前的事情,容先生不会忘了吧。”
  “不可能,我投的就是贝兰德大学,白纸黑字不会弄错。”容奕摇头,坚决不吃下办事处强喂来的承包。这是看他无权无势就把没人承包的项目塞过来吧,容奕心中闪过种种黑幕,这都星际历3019年了,人类的手段怎么还这么老套。
  办事处主任笑容不变,早有预料一般拿出了一张纸,“容先生看,这是你当初送来的投标书,上面的字迹不会有错,就是你自己做下的选择。”
  看到上面的字,容奕笑了,指着其中一行说,“自愿承包贝兰德大学食堂五年,承包人容奕,你看,我写着的。”
  “可这是监狱两个字,监、狱,不是大学。”办事处主任眼中闪过怜悯,没有因为容奕的文化知识浅薄而心生嘲讽,“你上面写的是,自愿承包贝兰德监狱五年。”
  “怎么可能?!”
  这主任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太高了,明明字数都不同!
  容奕不可思议地抬眉,他是从过去的地球大灾变时期穿越到星际时代来的不错,新时代华夏文化与过去相比有了很大的区别,但大致还在,字缺胳膊断腿了,意思没变,为了写好投标书,他特意对照着字典逐字逐句地查阅过去,确保没有差错,这点上可不能够欺骗“古代人”。
  “我是照着字典写的,不可能错,你仔细看清楚。”
  彻底地暴露了自己文化水平有限的事实……负责人投去了关怀的目光,“容先生,你真的弄错了,你现在就可以拿出字典来对照。”
  容奕心中狐疑,他抬起胳臂点亮了个人终端,调出了自己翻阅的字典投屏到负责人的面前,“工具书上不会有错。”
  强塞也要讲个基本法,不能够睁着眼睛说瞎话吧。
  负责人看着容奕拿出来的字典无奈地摇了摇头,“容先生你弄错了,这是字典不假,但根本就不是权威工具书,这本字典是文字学家陈教授年初出版的《古代汉语详解》,来源于他的猜想,根本就没有事实依据,你照着这本书学字那是大错特错,应该用《新汉语字典》,星网上搜一搜,一百华夏币就能够买一本。”
  容奕“……”
  穿越过来后他发现钱包比脸干净,财政拮据,想尽办法赚到的钱都去用来奶孩子了,能免费却要花钱的东西他一概不考虑。
  一百华夏币相当于过去的一百人民币,他省吃俭用可以用一周的好吧。
  负责人心善,看面前穿着朴素的虚胖年轻人决定帮帮他,直接就买了一本《新汉语字典》送给他,个人终端扫一扫就好,“容先生不妨看看,大学、监狱两个词究竟怎么写。”
  容奕不信邪地点开了主任传来的字典,语音控制翻页,很快就定格到需要的内容上,看着上面微微闪烁的文字,容奕差点儿跳起来,未来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他在投标书上写的字迹不算是特别工整,多年来的书写习惯一下子改不了,末世纸贵,为了用仅有的纸张写下更多的文字必须字距紧凑,怎么在未来粘在一块儿的“大学食堂”就和“监狱”两个字看着差不多?这差的也太远了,就像是红富士和水果机完全不是一个东西,虽然它们都叫苹果……
  “容先生,根据招投标规定,一旦中标就不能够反悔,你落下指纹的那一刻条规就开始生效的,否则要承担相应的违约金。”
  容奕的视线没有从字典上挪开,上面的字他能够认出七七八八,但现如今意思和过去那是风马牛不相及,他觉得自己成了文盲……穿越后怎么就没有觉得入眼的文字有问题呢?
  容奕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问负责人的声音就有些心不在焉,“多少钱?”
  “一百万。”
  “哦,一百万。”容奕猛地反应过来,“一百万!”
  负责人的笑容更加亲和了呢,他微笑着点点头。
  容奕,“……”
  容奕没法好了,他浑身上下抖搂抖搂都没有五百块钱的,一百万对现在的他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
  负责人朝着容奕推过去一张纸,“容先生你看……”
  容奕抹了把脸,“我看看。”
  违约金大马金刀地挡在前头,容奕还能够怎么办,只能够无奈落下自己的名字,签下合同后他问了主任,他明明在食堂承包的窗口发送了投标书,为什么会在监狱的招标中中标?
  主任公式化的笑容带上了些许怅然,“招标快大半年了也没有人来,我们就在相关的词条都做了检索,以防有人想要投标却走错了地方,容先生可不就是这个幸运儿。”
  是挺幸运的……容奕无力吐槽。
  ···
  迎面而来的恭喜让容奕回忆了自己穿越而来半年的经历,不胜唏嘘。
  “行李收拾好了吗,我带你出去?”星舰上的工作人员对容奕挺热情,看容奕的次数远没有看孩子的多。
  现如今的时代,寿命上限不断突破的同时出生率始终低迷,人们对于新生儿的期待和热爱远超容奕的想象,因为有面面在,他登上运输舰的一程才没有受到什么刁难。
  容奕,“收拾好了,这就可以走。”
  工作人员伸出手指碰了碰面面的小手说“贝兰德监狱的环境很适宜人类居住,面面会喜欢那儿的生活环境,面面耐心等等哟,你爸爸五年承包合同一满你们就可以离开啦,时间很快的。”
  面面扁扁嘴地收回小手,一直碰他的小手很烦的啦。
  工作人员遗憾地咂咂嘴,“走吧。”
  容奕习惯了区别待遇,丝毫不恼。
  跟着工作人员穿越走廊、走出了星舰,来到了星球外空间站,空间站约莫一个足球场大,内里布置简洁明了,色块多用蓝白,行走其间的男男女女穿着制服,相当于贝兰德监狱的狱警。容奕一到,就有人过来对接工作,“已经安排好了星船送你进入贝兰德,恭喜容先生成为我们的一员。”
  又来一个恭喜,听得容奕心惊肉跳。
  “多谢。”容奕询问,“到地面后,我们父子俩的人生安全如何保障?”
  “容先生放心,里面的人员身上都携带着管制手环,不会对你和孩子造成威胁。”干练的女性工作人员话音刚落就把视线放在了面面的身上,稍显冷淡的神情蓦然柔软,“我们会对孩子,和你的人生安全负责。”
  容奕就是顺带的,他心知肚明啦。
  “那就好。”容奕点点头,把动来动去好奇地看着周围的面面抱紧点儿,不抱用力了,周围的叔叔阿姨可就要来抢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