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你们嗑的cp在一起了[娱乐圈]——蜀七

时间:2020-05-21 08:19:24  作者:蜀七

 

 
  文案:
  陆焕生拿影帝拿到手软的第二年,家里来了个小朋友。
  是前辈的小孩,刚入圈,前辈让他帮忙看着点:“我们家文宁就是心血来潮玩玩,圈子里乱,有你的面子在,他也能顺利点。”
  陆焕生很头疼,刚成年的,娇生惯养的小男生,住自己家里?
  没想到小朋友是自己的粉丝,见面时又乖又甜,还问自己要签名,签了后欢天喜地:“我可以拍一张签名去发微博吗?”
  后来——
  陆焕生:“你别只拍签名拍公仔,人都在你面前你不拍?”
  文宁:“粉丝看出来怎么办?”
  陆焕生:“就告诉他们!你们嗑的CP在一起了,能怎么办?”
  ————————————
  陆焕生的粉丝忽然发现新开了一个超话,竟然把自家陆哥跟十八线小糊咖拉了个cp。
  粉丝:“十八线糊咖别碰瓷我们陆哥,什么辣鸡玩意,ncf抱着你家蒸煮滚。”
  “糊咖粉丝脸大如盆。”
  但粉丝发现,陆焕生本人竟然关注了超话。
  然后有人扒出——
  超话是陆焕生本人开的。
  “糊咖”是顶级豪门文家的小少爷。
  生下来就有股份,含着金汤匙出生,十八岁就拿到了学士学位,毕业于世界最著名音乐学院之一的柯蒂斯。
  粉丝:“宝宝好帅!”
  “老公爱我!”
  “今天也是嗑神仙cp的一天。”
  #没有原型,纯属我瞎编乱造。
  #请勿指导写作,谢绝无理KY。
  #人身攻击一律反弹
 
 
第1章 
  “不用去接?自己打车来?”鼎华娱乐的办公大楼内,一头深棕色大波浪卷发的时尚美女翘着二郎腿,接到电话后忙不迭的把腿收回去,声音高了八度,像是被掐住嗓子的八哥,“那小祖宗知道怎么打车吗?!我要是让他自己打车,我还叫你们去干嘛?挂机场当挂画?”
  电话里的人说:“琳达姐,人下飞机就没影了,打电话也不接,不是我们不……”
  “琳达姐”气得头脑发昏,眼里满是茫然,嘴里还不依不饶地说:“这小祖宗要是出了事,咱们几个一起要饭去吧!”
  琳达姐,大名郑晓,工作后给自己取了个“花名”——郑琳达,入行快二十年,战功赫赫,带出了不知道多少过或昙花一现,或数年长青的艺人,未尝一败,如果把娱乐圈比作江湖,那她也能算是个经纪人中的绝世高手,排个榜,怎么也得挤进前十。
  然而高手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能把自己跌个粉身碎骨。
  郑晓在办公室里转着圈,心里急成了一锅粥,面上还得不动声色,拿出手机,深吸几口气之后才把电话拨过去,一开口,跟刚刚要去“要饭”的人割裂开,成了个声音甜美的“小妹妹”。
  “秦姐,哎,是我,小郑。”郑晓声音甜的能挤出甜水来,“小少爷下飞机了,公司派了人去接。”
  那边的“秦姐”声音倒是温柔,常年做慈善,早年的“玫瑰”成了“康乃馨”,江湖中却依旧流传着她的传说。
  “那就麻烦你们了。”秦姐那边有些吵杂,不知道此时人在印度还是在非洲,“他年纪小,不懂事,你们多担待,要是他惹出什么麻烦,你就给我打电话。”
  郑晓连忙溜须拍马:“那不能,别说小少爷从不惹事,就是惹了事,我也能铲平,不然要我这个经纪人干嘛?”
  秦姐被她这急功近利的马屁拍笑了:“小宁就是想进娱乐圈玩玩,你们也不用太认真。”
  郑晓连忙表忠心,马屁一个接着一个,别说小少爷只是想玩玩,哪怕人家就是过来看一眼,她也得做好本职工作不是?
  等挂了电话,郑晓才去点了根烟。
  这都是些什么破事,有钱人家的小少爷,不好好在家享受生活,每天私人飞机满世界乱飞,来娱乐圈淌什么浑水?
  当年给华人演员争脸的华人影后秦瑶,隐退后嫁入豪门,从此就成了传说里的人物,人家不搁这圈里混了,偶尔发发微博,不是跟这个国家的首富太太一起吃饭,就是跟那个国家的慈善机构负责人组织慈善募捐晚会。
  不知道她刚隐退的时候,圈里多少人等着看她笑话,影后?外头的人听起来好听,在正经豪门里,就是个“戏子”,嫁进豪门的女星多了去了?几个有好下场的?舍下脸皮去当姨太太小妈的数不胜数,嫁进去儿子比当妈的还大,什么话语权都没有,在家当个花瓶还有人嫌占位子。
  偏偏秦瑶不一样,人家嫁进去头一年就生了双胞胎,两个儿子。
  老派豪门,老的跟古董一样,外面男女平等了,他们还得追求多生儿子继承皇位,于是皇太子有了俩,秦瑶的屁股就在文太太的位子上坐稳了。
  等皇长子们十岁了,秦瑶又生了个小的,这才是实打实的小少爷,满月酒把各国名流全请了,含着金钥匙出生,生下来就有股份,小少爷长什么样没人知道,唯一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时候还是个婴儿。
  郑晓吐出一口烟,觉得自己是曹操背时遇蒋干,胡豆背时遇稀饭——倒霉透了。
  可见人有本事也不是什么好事,老总让她能者多劳,以后再有谁让她听见这四个字,她保准脱了高跟鞋就往人脑袋上磕。
  她刚吐出烟圈,正准备再打个电话问人找没找到,就接了通内部电话。
  前台小妹妹:“琳达姐,他说自己姓文,我看了您的预约表,没这个人,就叫他回去,他不走,非得站在大厅里等您,要不我叫保安把他赶出去?”
  一口烟没吐出来,直接被郑晓咽进了胃里,咳了个天昏地暗。
  “琳达姐?”前台小妹正准备关心几句,她嘴里的琳达姐就吼道,“我马上下来!快叫人坐,什么咖啡果汁牛奶茶,想喝什么给他上什么!”
  前台小妹莫名其妙被吼,也知道眼前这里染了一头银发,带着口罩的年轻人大有来头。
  只是横看竖看,也没看出哪里与众不同,她在娱乐公司上班,好看的男男女女多不胜数,因此练就了一身美色不侵的本事,更何况这位还没露脸了。
  身上穿的衣服看不出牌子,估计不是什么名牌,跟每个想来鼎华碰运气的年轻人没区别。
  “琳达姐说她马上下来。”小妹挂着讨好的笑,冲对方说,“您这边坐着等吧,想喝什么?”
  对方原本在看手机,闻言抬头看了她一眼。
  前台小妹吃了一惊,脑子成了一团浆糊,恨不得掏出手机给对方的眼睛拍一张,发网上炫耀:本少女见到漫画主角真人了!
  还是个睫毛能滑雪的睫毛精!
  不需要整张脸,只要这一双眼睛,就足够叫人惊艳了。
  双眼皮,大眼睛,睫毛长而卷翘还是其次,他的瞳孔是漂亮的琥珀色,比常人的浅一些,大厅里的灯光亮的几乎刺眼,然而正因为这光,他的眼睛宛如熠熠闪光的宝石。
  ——美丽而昂贵。
  “不用了,谢谢。”对方注视了她两秒,就接续低着头看手机,标准的低头族。
  不过很有礼貌,只是这礼貌十分平淡,不像之前那些来碰运气的人,礼貌中还带着谄媚和讨好。
  前台小妹挠心挠肺的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这位到底是何方神圣。
  混在这个圈子里,但凡是个出名的艺人,给她一个脑门的照片,她都能认出是谁。
  她刚想搭话,就听见电梯开门的声音,从来十分注意形象的干练女魔头高跟鞋都没穿,只穿了一双室内软鞋,像短跑选手一样风一般的冲过来,直直地冲着这边过来,前台小妹吓了一跳,以为这位文姓年轻人,不是来当艺人的,是来找琳达姐要债的。
  前台小妹咽了口唾沫,眼睁睁看着素有“冷面魔女”之称的琳达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小宁。”郑晓在快要跑到文宁面前的时候放缓脚步,重新捡回了“女魔头”的精神和姿态,她站在坐着的文宁面前,微微弯腰,扯出一个慈母般的笑容,“你怎么自己打车过来?要是出了意外可怎么办?”
  文宁把手机放下,他取下口罩,露出一张完整的脸,这才轻声说:“那太麻烦你们了,我可以自己打车,我会用打车app。”
  郑晓看清文宁的脸,顿时觉得——这要不是文家小少爷,但凡在街上让她碰到这么一个人,她就是死乞白赖,面子都不要了,都要把人拉进圈子里来。
  秦瑶就是个出名的大美人,如今美照还在全网流传,早年拍的电影也都成了经典,不漂亮没身段,怎么从无数美女中脱颖而出?但文先生就长得不怎么样了,不丑,但也不算好看,没入人群找不见的那种。
  文家大少二少长相都随父,标准的文家人长相,国字脸,方下巴,一身的大气凌然。
  唯有这个小少爷,个头随父,长相随母,却又不是男生女相,要是把耳朵整成尖的,很可以本色出演奇幻剧里的精灵。
  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尘之美,不过这种美,得用金钱浇出来。
  文宁看琳达一脸焦急:“我刚刚跟爸妈和哥哥们都打过电话报平安了,你别害怕。”
  郑晓欲哭无泪,小少爷,您倒也知道我害怕啊?
  “酒店给你订好了,我开车送你过去,再给你派两个助理。”郑晓松了口气,她原本以为文宁会坐私人飞机过来,就像任何一个富二代一样,只是区别在于,文宁可以比那些富二代更加荒唐。
  只是她没想到,她想象中擎鹰牵狗的纨绔没来,来的是个被文家里三层外三层保护起来的乖乖仔。
  文宁听见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脸一红,小声说:“不用了,我只是先过来跟你打声招呼,我妈拜托了陆……陆哥。”
  陆哥?
  郑晓终于回过神,看了眼文宁的手机,手机黑屏,但手机壳上吊着个挂坠。
  挂坠的款式还有些眼熟。
  她看着文宁脸上的红晕,有些出神的想:“看来这位还没有真的出尘,不能羽化登仙。”
  她回神以后,忽然福至心灵:“陆焕生?”
  文宁声音更小了:“嗯。”
  小少爷果然是小少爷,不仅有鼎华娱乐和自己这个金牌经纪人保驾护航,还有现在如日中天的新晋双料影帝照顾,文家给他铺了一条康庄大道,多少人羡慕不来的好事,偏偏小少爷还只是来玩玩。
  文宁紧紧握着手机,还在等消息。
  郑晓不了解这位小少爷,她也不知道真生的豪门是什么样,文家晚清时期就出了国,后来抗战还向国内捐款捐物资,延续到如今,是少数几个真正称得上豪门的大家族,跟那些才富了十几几十年的“豪门”不是一个重量级。
  “小少爷,您是想拍电影电视剧还是干其他的?”郑晓可不敢给人家随意规划,只能问这位少爷自己的意见。
  文宁有些茫然。
  一看这个表情,郑晓心想:“得了,这位少爷恐怕是把这事当玩游戏或者踏青了,少爷靠不住,只能靠我这个丫鬟了。”
  “你刚下飞机,等休息几天咱们再商量?”郑晓笑着问。
  文宁松了口气:“好的。”
  就在这个时候,文宁的手机忽然亮了,有人发来了消息。
  郑晓下意识的看过去,发现文宁的锁屏是陆焕生的剧照,还没看仔细,文宁就解锁了,手机屏保也是陆焕生。
  郑晓:“……”
  这下不用猜,要是文宁把手机翻个面,手机壳印的肯定也是陆焕生。
  小少爷不是来玩的,人家是来追星的。
  并且追星的第一步,就要住进偶像家里。
  可见有钱人追星都跟普通人不同。
  文宁看完消息,又把屏幕按黑了,难掩兴奋地说:“陆哥说他到了,就在门口。”
  说完也不管郑晓,自己站起来,连行李箱都忘了,直直地走向大门。
  郑晓只能把文宁的行李箱拉上,像个任劳任怨的老妈子一样跟在他身后。
  她觉得自己要开始仇富了。
  推开办公大楼的玻璃大门,外面是霓虹闪烁的城市夜色,巨大的屏幕上播放着循环广告,人群熙攘,文宁推开这扇门,就像推开了一个新世界,即便他只窥到了这个世界冰山一角,但似乎已经由这一角,感受到了这个充满新鲜和欲望以及野心的娱乐圈。
  一辆黑色的SUV停在鼎华娱乐的公司门口,像是黑夜里一只蹲伏着的兽,文宁拿出手机,手机的屏幕的冷光照在他的脸上,对照着车牌。
  文宁确认了车牌,但忽然升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紧张感来,甚至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恐惧,他追星的时间长了,几乎能算是陆焕生的狂热粉,只在电影电视上看到过陆焕生。
  他想进娱乐圈的初衷很简单,就是想近距离的见见陆焕生,不是在酒会上见,不是在电影屏幕上见,而是真真切切的,从对方的世界看对方。
  就在文宁站在原地时,车门忽然开了。
  文宁还来不及做心理准备,就看见了坐在后座的男人,比电影里的更好看,因为车里开车空调,对方的外套放在一边,只穿着一件黑色衬衣。
  杂志上曾经有一句话:“百年修得郑霖航,千年修得周传杰,万年修得陆焕生。”
  陆焕生少年时期美得雌雄莫辨,随着年龄增长,轮廓越发硬朗,却依旧夺目出众。
  在他刚出道,还没有作品的时候,就能凭借这张脸,引得万人空巷。
  而现在,陆焕生靠在座椅上,转头看着文宁。
 
 
第2章 
  黑色的SUV潜伏在黑夜中,室外的灯光不如文宁想象的那么明亮,他站在车前,浑身肌肉的紧绷到了极限,甚至迈不动步子——他喜欢了那么久的人就坐在那辆车上,文宁的心脏微微抽痛,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竟然显得有那么点苦大仇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