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抢了男主的白月光[穿书]——戈云栖

时间:2020-05-22 08:09:41  作者:戈云栖

 

 
  文案:
  可爱戏精小美人受x高岭之花撩人攻
  竺心雅睡觉前看了一本小说,哪知道一觉睡醒发现自己竟然穿进了书中,还成了男主的炮灰未婚妻。
  见到女主之前,竺心雅想自己一定要远离男女主,随他们怎么虐恋情深都不要掺和进去当炮灰。
  见到女主后……
  竺心雅:这么漂亮迷人的小姐姐,怎么能让男主糟蹋了!!!
  为此竺心雅想尽一切办法接近阙寒芙给男主上眼药,让阙寒芙认清男主的真面目。
  竺心雅可怜巴巴对手指:他就是个渣男,你不要喜欢他好不好?
  高冷如云端之月的阙寒芙将竺心雅困在身前,单手挑起她尖尖的下巴,声音宛若泠泠山泉:如你所愿。
  言罢吻上了竺心雅的红唇。
  懵逼的竺心雅:???
  我是想救你,我没想献身啊!
 
 
第1章 
  阳光透过轻薄的眼皮,照的竺心雅眼前一片白亮,她不耐烦地伸出细白的手臂把柔软似云朵的被子拉到脸上,盖住眼睛。
  竺心雅昨天熬夜看小说看到凌晨三点多才睡,现在大脑昏昏沉沉的,根本没有睡够。
  反正今天是周六,不用上课,舍友们都回家去了,宿舍只有她一个人,睡到中午也不会有人打扰。
  竺心雅抱着被子翻了个身,结果没注意,动作大了些,身体向左挪动的距离绝对超过了半米……半米!她的单人床一共才半米多宽!还是上铺!她要掉下去了!
  “啊!”竺心雅吓得瞬间惊醒过来,还没睁开眼睛,就手忙脚乱的挣扎着自救。
  竺心雅挣扎了半天,发现自己还在床上待着,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
  梦幻的粉色公主卧室,身下是超大超软的床垫,身上盖的被子是轻软的羽绒被。
  这是哪?她怎么会在这睡觉??她不是应该在学校宿舍的吗???
  竺心雅以为自己在做梦,使劲掐了一下自己细白的手臂,“好痛!”竺心雅疼得闭上眼睛,眼泪顺着睫毛溢出来,可怜的挂在睫毛上。
  等疼痛缓过去,竺心雅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在女孩子们喜欢的超大超梦幻公主房里。
  她两手撑着抬起屁股,松开手让自己落在床上,床垫带着她一起上下弹了弹。
  “难道不是在做梦?可是也不像绑架啊,我家那么穷,绑我来这么好的地方不是我占便宜吗?”竺心雅从床上下来,脚心踩在毛绒绒的地毯上,圆圆的脚趾敏感的蜷缩起来,修剪的干干净净的指甲泛着淡粉色。
  她先谨慎地在房间里面转了一遍,走到穿衣镜前,被里面那个白白嫩嫩的自己吓了一跳。
  她们学校才刚刚军训完,她的脸都晒脱了皮,黑了不只一个度,就算在军训之前她也没有这么白啊。
  竺心雅抱着穿衣镜把脸贴上去,可爱的轻薄妹妹头,巴掌大的小脸,雪白的皮肤,紧挨着镜子也看不见一点毛孔,眉毛细细的,眼睛水润,粉唇微微向上弯,天生的笑模样。
  不仅皮肤变好了,连五官都好像更加精致了。
  “咚咚咚!”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吓了竺心雅一跳,她赶紧跑回床上躺好,用软的像云朵的被子把自己全身都盖上。
  外面的人敲了半天门没人应,大概是放弃了,敲门声没有再响起。
  竺心雅身体僵硬地躺在床上,听不到敲门声了也不敢从床上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竺心雅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咔嚓”一声,像惊雷一样在她耳边炸开,然后有人走了进来。
  她咬着牙一动不动,可脚步声还是越来越近。
  “雅雅,不是说黎亨约了你吃午饭吗,怎么还没有起床,让妈妈看看,妈妈的乖宝宝怎么又睡懒觉了。”温柔的女声在竺心雅头顶响起,盖在她身上的薄被被轻轻掀开。
  竺心雅因为恐惧出了一身冷汗,被子掀开时带起的微风令她打了个寒颤。
  温柔的声音是那么熟悉,就像是她去世的妈妈……
  竺心雅忍不住睁开了眼睛,看到女人的一刹那,眼泪盈满眼眶。
  “雅雅,怎么哭了,是不是做噩梦了?”方芳赶紧坐到床边,心疼地把竺心雅抱进怀里,“妈妈在呢,雅雅别怕。”
  “妈,我好想你——”极度的恐惧过后,乍见自己已经去世的母亲,竺心雅在方芳怀里失声痛哭。
  竺心雅足足哭了半个小时,把方芳吓得不行,也跟着掉眼泪。
  半个小时后,竺心雅用手指擦掉眼泪,不好意思地对方芳道:“妈,我只是好久没见你,太想你了,对不起吓到你了。”
  能见到妈妈,这里一定是天堂吧。
  她想自己肯定是因为从宿舍床上摔下来,才会来到天堂和妈妈见面。
  方芳见竺心雅终于不哭了,爱怜帮竺心雅整理好头发,笑道:“才一个晚上没见,哪里就好久了。”
  一个晚上?啊,对了,天上一天,地上三年,这么算来,自己父母去世一年多,确实是一个晚上。
  竺心雅抱住方芳的腰不舍得松手,方芳只以为女儿在和自己撒娇,手轻柔地抚着竺心雅的头发。
  “妈,我爸呢?”竺心雅抬起头期待地问。
  方芳道:“你爸去上班了,晚上就回来了。”
  原来死后也不能休息吗?竺心雅满脸遗憾。
  方芳被竺心雅搂着哭了半个小时,出了一身汗,她拍了拍竺心雅的背,温柔道:“雅雅,一会儿黎亨就来接你去吃饭了,再不起床就不能打扮的美美的去见黎亨了。”
  “黎亨是谁啊?”谁也没有妈妈重要。
  竺心雅抱着方芳的手臂收的更紧了,她还没有抱够呢。
  方芳语气无奈:“黎亨是你未婚夫呀。雅雅,快别和妈妈开玩笑了。”
  “我未婚夫?”竺心雅慢慢觉出不对劲来,“我哪来的未婚夫?”她连男朋友都没有交过一个呢。
  竺心雅松开手身体往后挪,水润的眼眸犹豫而怀疑地看向方芳。
  她这时才仔细地观察方芳。
  眼前的女人和看起来比她妈妈要年轻很多,皮肤保养的很好,气质文雅,看着她的目光温和而怜爱。
  竺心雅差点又哭出来。
  她的妈妈去世之前,已经被生活折磨的脸上满是细纹,眼睛混浊发暗,绝对没有眼前的女人眼睛那样清亮。
  如果她不是自己的妈妈,那这里到底是哪?那个叫黎亨的未婚夫又是什么人,自己……还是竺心雅吗?
  【不要怀疑,你还是竺心雅。】
  [谁在说话?]竺心雅周围的一切都定格了。
  【你还记得晚上看的那本小说吗?我是缔造小说世界的神。你父母双亡,生活困顿,在看到小说中同名女配的美好生活后发出祈愿,希望变成有钱人家的女儿,再次见到自己父母。我聆听了你的祈愿,决定满足你的愿望。】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龙城首富的独生女儿竺心雅。她的父母,就是你的父母。她所拥有的一切,你都会拥有。】
  竺心雅慢慢消化“神”说的话。
  她昨晚看的小说中确实有一个和她同名的女配,在小说前期,竺心雅也确实真心羡慕过小说中的“竺心雅”,可是那是个阻碍男女主在一起的炮灰啊!后期家破人亡特别惨!
  [神,你为什么不问问我再满足我的愿望,这根本不是我的愿望!]
  【愿望满足概不退换。在进入书中的那一刻,你在现实世界中的身体就已经死亡。】
  【在这里你会拥有爱你的父母,他们和你现实中的父母一样,你真的不想拥有这一切吗?】神诱/惑道。
  竺心雅犹豫了,她转头看了方芳一眼,如果自己的妈妈过着富裕的生活,一定就是这个模样。
  【回去成为尸体,消弭在人世间,或者…留下。】
  竺心雅伸手抱住动作定格的方芳,如果“神”说的是真的,她只有一个选择。
  [我要留下。]
 
 
第2章 
  竺心雅选择完,“神”说,【如你算愿。】
  被她抱住的方芳不再是静止状态,她轻轻推开竺心雅,惊讶地道:“刚刚你不是站在那边吗?”又小声嘀咕,“难道是我记错了?”
  竺心雅在选择留下来的那一刻,就决定把过去忘掉。
  现在她就是竺心雅,眼前的女人是她的妈妈。
  “我一下子跳过来的。”竺心雅道。
  方芳点头,她更关心另外一件事,“对了,刚刚你问黎亨是你未婚夫的事……”
  竺心雅赶紧笑着道:“我开玩笑的。”
  方芳明显松了一口气,“调皮。”
  她站起来对竺心雅道:“妈妈去洗个澡,你也洗个澡,时间不多了,不要让黎亨等你。”
  竺心雅在方芳离开后,头眩晕了一瞬,然后脑海中就多了“竺心雅”之前的记忆。
  竺心雅顺着多出来的记忆走到浴室,边泡澡边思考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她穿的这本书名叫《黑化总裁强制爱》,看书名就知道男主是个黑化总裁,他强制爱的对象就是女主。
  而她现在的身份,是黑化男主的炮灰未婚妻。
  未来会被男主搞破产搞残搞死家破人亡的炮灰未婚妻。
  一年前,毕业一年的黎亨回学校演讲,演讲结束后,在校园中“偶遇”龙城首富竺音的独生女儿“竺心雅”。
  黎亨外表没得挑剔,刚毕业就成了一家公司的总经理,一年时间成功把公司业绩翻了两翻,天真单纯的首富独女“竺心雅”听了黎亨的演讲后本就十分崇拜他,经过“偶遇”后,更是深深陷入黎亨的魅力不可自拔。
  黎亨声称对“竺心雅”一见钟情,“偶遇”后就开始展开热烈追求,只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就成了“竺心雅”的正牌男友。
  两个月后,两人互相见过对方的家长,因为竺心雅坚持,竺音和方芳也觉得黎亨家世不错,且自身有才有貌,配的上自己的女儿,便同意让两人先订婚,等“竺心雅”毕业再结婚。
  事实上,黎亨只是黎家的养子,黎家还有个小他十五岁的亲生儿子黎樾,黎家的家产以后肯定大部分都会由黎樾继承,黎亨这个养子分不到多少。他之所以费劲心思想和“竺心雅”结婚,是为了竺家的泼天财富。
  竺音作为龙城首富,膝下的独女一直以来都受到各方关注,龙城不知有多少男人想和“竺心雅”结婚一步登天。
  黎亨自然也想。
  养父母不能给他的,他可以靠自己得到,即便这样做会伤害到无辜的人。
  竺心雅看小说的时候觉得男主黑化了没什么,甚至隐隐觉得有些刺激,只要故事精彩,就算男主是个蛇精病没有三观也没关系。
  现在自己成了会被男主虐的炮灰,竺心雅可不这样想了。
  刺激?故事精彩?蛇精病没三观?
  算了吧。
  随便男主和女主未来怎么强制爱,她只想在这里安稳快乐度过一生,就不跟着男女主瞎掺和了。
  首先她得和男主解除婚约才行。
  竺心雅没有为了赶时间委屈自己,她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
  从浴室出来,竺心雅慢吞吞的吹干头发,轻薄蓬松的黑发贴在雪白的脸颊旁,可爱的妹妹头衬得她巴掌大的脸更加小巧可爱。
  竺心雅化妆换衣服,又用了一个多小时。
  等她走下楼,男主黎亨已经坐在楼下的欧式沙发上和方芳聊天了。
  竺心雅和黎亨约的时间是十一点,现在已经十一点四十,竺心雅迟了四十分钟。
  黎亨很会说话讨方芳的欢心,不过黎亨越是这样体贴周到,方芳越觉得愧疚。
  看到竺心雅从旋转楼梯上走下来,方芳眼睛一亮,对黎亨道:“雅雅昨天净想着今天和你约会的事情,晚上很晚才睡着,所以才会起晚了,让你等她真是不好意思。”
  黎亨含笑道:“阿姨,雅雅是我的未婚妻,我等她是应该的。”
  黎亨从沙发上站起来,在竺心雅走下最后一阶台阶时来到她面前,“阿姨说你失眠了,看来以后我得临时约你才行。”
  竺心雅的目光落在黎亨斯文俊秀的脸上,心脏因为“竺心雅”记忆的原因,有一瞬间的悸动,然而这丝悸动很快被她压了下去。
  喜欢男主是万万不可以的,除非她嫌命太长,嫌自己的日子过得太快乐。
  竺心雅眯起眼睛,未语先笑,雪白脸颊上的红晕恰到好处,“我妈误会了,我没有失眠……”半真半假的解释。
  黎亨了然一笑,“我知道,雅雅没有失眠。”主动牵起她的手。
  竺心雅的手接触到男主冰凉的手,立刻恶寒,急忙装作不好意思地样子,抽回手把一边的头发别到耳后。
  黎亨其人,虽然外表斯文俊秀,笑起来温暖如春,但他内里控制欲爆棚,疑心病很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黎亨为了竺家的家产才和竺心雅在一起,竺心雅现在提出解除婚约,黎亨是不可能同意的,黑化男主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竺心雅不想冒险。
  距离她被炮灰还有一段时间,解除婚约这件事得慢慢来,还需从长计议,最好让黎亨主动解除婚约,这样才不会招致他的报复。
  竺心雅和黎亨同方芳道别,走出竺家的别墅。
  银色的高档轿车停在别墅外面,黎亨快走两步,体贴地为竺心雅打开车门,一手覆在门框上,防止竺心雅磕到头。
  黎亨越体贴,竺心雅越警惕。
  男主可不会无缘无故地对人好。
  上了车,黎亨想要帮竺心雅系安全带,竺心雅连忙红着脸阻止了他,自己麻利地把安全带系好。
  “我自己可以的。”竺心雅系完安全带对黎亨道,声音软软绵绵,像只小绵羊在咩咩叫,无害的很。
  黎亨眼神一闪,系好自己的安全带温和道:“知道你自己可以,不过还是希望雅雅下次能给我这个未婚夫一个献殷勤的机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