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指婚给对家之后[娱乐圈]——独行醉虾

时间:2020-05-22 08:18:16  作者:独行醉虾

 

 
  文案:
  顾念秋当了二十几年的普通人,一朝体检,突然被通知匹配上了信息素;
  而且号称对方与他完美契合,绝对的理想恋人,不满意包退;
  被忽悠去相亲的顾影帝一进门,看见对面坐着自己的对家……
  顾念秋:“抱歉,我不喜欢比我小的。”
  奕铭:“前辈,我也觉得不太合适。”
  强制相亲一个月后……
  撕得腥风血雨的粉丝:我家哥哥怎么回事?怎么又被拍到和对家同框??嗯???
  娱乐圈A/O,年下醋精小狼狗X顶流高冷病美人,甜,生子,日常
 
 
第1章 相亲
  顾念秋戴上墨镜,在车里坐了段时间,等附近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推门下车。
  私家菜馆的vip停车场,四周空荡荡的,总共也没有几辆车。顾念秋眼就看到了对面那辆灰色的宾利,今年最新限量款轿跑。
  大几百万的顶尖豪车,车身却被喷得乱糟的,彩漆像是直接用泼上去的,泼出来行辩不清的英字,把原本漂亮的灰色破坏殆尽,说好听点叫艺术改造,不好听点叫暴殄天物。
  顾念秋“啧”了声,皱皱眉,正要绕道走,宾利车的门突然被推开,司边打电话边往脸上戴墨镜。
  墨镜还没戴上,他的动作已经停下来,跟顾念秋正对上。
  眼前的年轻男人身低调的深色西装,双腿直,腰细肩宽,五官深邃俊美,被墨镜过滤,仿佛是海报里走出来的艺术品。
  艺术品此时有些吃惊地望着顾念秋,带着混血感的浅色瞳孔盯着他动不动。
  顾念秋眼就认出来了,这人是奕铭,去年爆红的新人,年里抢了他个代言,双方粉丝每月都能掐上次热搜。
  对家偶遇,两人都有些尴尬,顾念秋勾勾嘴角,朝他点点头。
  奕铭刚挂电话,轻轻咳嗽声,客气地打招呼道:“顾前辈,你也来这里吃饭?”
  顾念秋“嗯”了声。
  他继续往前走,两人居然都是同个方向,奕铭就跟在他身边,沉默地走了段,空气都快尴尬得要滴出水来了。
  顾念秋本不是话多的人,身边的奕铭先扛不住,眼看着又要起进电梯,他终于找了个话题,道:“您约了人啊?”
  顾念秋道:“是。”
  “是”完,他看了眼身边人的神色,又自觉态度太冷淡,于是主动补充了句:“这里的菜味道不错。”
  典型的没话找话,被拍下来估计能上社交恐惧症榜首。奕铭也不知道该怎么接了,笑了声,往电梯地另角里挪了挪。
  其实他们两人之间本没有过节,最多只是不熟,但架不住粉丝之间天两头掐架,媒体时不时挑拨,经纪公司旁敲侧击地提醒,哪怕参加活动遇到,也是彼此绕开走。
  好在很快,电梯“滴”地声开了。顾念秋摆摆,头也不回地大步出了电梯。
  他订的是vip包间,私密性极好,服务员已经等在电梯口,笑着迎他进房间。
  个两人的小包间,很欧式的装修风格,正面墙都是落地窗,可以看见灯火通明的护城河。他订房的时候只说了两人用餐,店主自觉理解成约会,居然还在桌上摆了烛火和玫瑰花。
  顾念秋脱掉外套,本想让人把玫瑰撤掉,但转念想——相亲跟约会也差不多。
  相亲,他想,我他妈也有今天。
  顾念秋情绪不怎么高,脱掉外套后打开,点了“约会地点打卡”。
  这是民政局名下的个app,有个浪漫的名字叫“钟情”,乍听像小说站,其实是个相亲app,专门针对信息素匹配极高的a和o,由政府主导,号称成功率999%。
  顾念秋捏了捏鼻梁,因为分化的原因头很痛,身上发热得厉害。他只想尽快刷满约会时间,在半小时内结束这个政治任务,赶紧回家打针抑制剂。
  他看了眼时间,6点29分,离他们约定的时间只有分钟。
  顾念秋摁了铃,准备让服务员先上菜。不会,有人推开了门,他声音有些发哑,道:“可以上菜了。”
  来人没有回答。
  顾念秋抬起头,却看见奕铭站在门口,愣愣地看着他,喉结滚动圈,然后下意识地抬头看门牌,迟疑道:“……抱歉,我可能走错了。”
  顾念秋:“……啊,没事。”
  奕铭不好意思地笑笑,转身带上了门,顾念秋又低头看,相亲对象给他发了条微信,问他:“请问是在楼吗?”
  顾念秋回道:“是的,我已经到了,楼的最左边。”
  片刻后,有人很客气地敲了敲门,顾念秋站起身,说了句“请进”。
  门再次被推开,摘了墨镜的奕铭重新出现在门口,左握着门把,右拿着,跟房间里的顾念秋四目相对。
  顾念秋:“……?”
  奕铭:“……”
  “ar?”奕铭举起,试探问,“这个微信名是你?”
  顾念秋震惊地立在原地,脸色不怎么好看地回望着他。奕铭瞧见他脸色,慢慢也反应过来了,门口站了会,大概在认真地考虑要不要找个借口离开。
  但空气弥漫着股极淡极淡的好闻味道,淡到他几乎说不上来那是什么,却无形之牵动着他,神不知鬼不觉地走进了房间里,在顾念秋的对面坐了下来。
  顾念秋低头看了他几秒,看上去想叹气。
  两分钟后,两人面对面的坐着,间是温馨的粉蜡烛和玫瑰花。
  段很漫长的沉默,顾念秋其实早就点好了菜,因为尴尬的原因,低着头假装在看菜单。奕铭就着昏暗“浪漫”的灯光悄悄打量着对面的人,他在各种电影、海报、络上见过这张脸无数次,但离得近了,眼前人给他的感觉却完全不同。
  顾念秋皮肤细腻白皙,唇形丰满,不笑的时候嘴角也微微上扬,明明是最具亲和力和的猫唇,却又偏偏生了双丹凤眼,此时半垂着,给人种似笑非笑的……很漫不经心的距离感。
  冷美人,奕铭想,难怪曾有人花百万买他笑。
  顾念秋抬起头,看了眼对面的人,道:“我叫人上菜。”
  “好的,”奕铭冲他笑道,“前辈决定就好了。”
  顾念秋合上菜单,让服务员进来点菜。奕铭直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顾念秋装作没察觉,等服务员把菜上起了,他拿起刀叉,道:“不必叫我前辈。”
  奕铭想了想,道:“叫顾先生难免太生疏了些,叫念秋……”他看着顾念秋背上起了层鸡皮疙瘩,忍不住又笑:“我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
  顾念秋没说话,看上去还没从“念秋”两个字的杀伤力回过神来。
  奕铭道:“不介意的话,我叫你声哥吧,秋哥。”
  顾念秋“嗯”了声,低头去看表,还有二十分钟。
  他道:“今天的事情还请帮忙保密。”
  奕铭自然明白。顾念秋出道快十年了,公开的性别直是beta,之前甚至谈过个ega男友……而且他的确没有点像ega,体型也好,性格也好,说是alpha恐怕也毫无违和。
  奕铭道:“民政局要求签过份保密协议。就算没有协议,我也明白。”
  顾念秋道:“谢谢。”
  又陷入了沉默,顾念秋低头吃着盘子里的食物,看上去完全没有聊天的**,而且脸色也不怎么好,换勺子的时候在抖,差点掉在了地上。
  奕铭在看,他收回勺子,伸轻轻地捏了捏鼻梁,皱眉喝了大口冰水。
  奕铭轻轻放下刀叉,低声问:“你还好吗?”
  顾念秋慢慢地吸了口气,抬头望向奕铭的方向。他的太阳穴在抽抽地痛,个成熟的alpha让现在的他感觉很不好受,哪怕这个alpha很礼貌地打过了抑制剂。
  他想从这个房间里夺门而出,但理智和礼仪让他艰难地保持着镇定,甚至还能客气地冲这个年轻男人笑笑,道:“我看过你的很多作品,你是个很优秀的演员,潜力无限,星途坦荡,我直都很欣赏你,虽然我们的粉丝总会有点误解。”
  奕铭点点头,绅士地等待他的下。
  顾念秋又喝了口冰水。
  他滚烫的心贴着冰凉的杯面,微微舒了口气,接道:“只是很遗憾,在择偶方面,我比较倾向于比我年长的……希望没有冒犯到你。”
  眼前的年轻alpha停顿了几秒,因为混血的原因,他的瞳孔看起来比常人要浅,被烛光映着,里面清楚地倒影出顾念秋的影子,给人种很专注的错觉。
  顾念秋挪开了视线。
  “没关系,”奕铭很客气地笑道,“很荣幸能跟您匹配上,我们真有缘分,以后希望有会多多合作。”
  简直是客套话的样板。
  顾念秋却因为这番客套话松了口气。他又看了眼表,时间刚刚好。
  他擦了擦嘴角,同样客气地冲奕铭笑了笑:“那我们今天就先这样,后续还有次……”
  奕铭道:“我会跟你配合。”
  顾念秋站起身,奕铭也是。这种时候,他们应该握个,然后完美地结束这场尴尬相亲,但奕铭的已经伸出来了,顾念秋却没有动。
  很快,奕铭意识到什么,把收了回去:“抱歉。”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身份,顾念秋甚至会对他的体贴感到好感。
  他感激地冲奕铭点点头,拿起点菜单,先步离开了这个房间。
 
 
第2章 分化
  分化期的症状越来越明显了。
  顾念秋有些烦躁地扯掉身上的衣服,踏进灌满了凉水的浴缸里。
  冰凉的液体迅速覆盖上滚烫的皮肤,他长长地舒了口气,把头靠在浴缸边。
  空气里面弥漫着股浓郁的信息素味道,他上个月刚满2岁,在此之前直当个平凡无奇的beta,却没想这场迟到了快十年的分化来得如此气势汹汹,快把他的脑子烧成团浆糊。
  顾念秋从水里伸出只来,摸到边上的冷冻盒子,从里面挑了支抑制剂,用牙咬开针头保护盖,注进臂的静脉里。
  注射完,他慢慢平定自己的呼吸,疲惫地闭上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之间,有人用力地摇着他的肩膀,熟悉的声音里带着怒气,就在他的耳边:“顾念秋,你不要命了?!什么天气了还敢睡在冷水里?醒醒,喂……”
  顾念秋头痛欲裂,睁开眼看了眼身边的人,他的经纪人庄晓正怒火冲天,从旁边扯过了浴袍。
  “能起来吗?”他拉住他的臂,“我扶你把。”
  顾念秋像是被烫着了,“嘶”地倒抽口气,猛地把臂收了回来,差点跌进浴缸里。
  庄晓把浴袍扔到他边,道:“我在外面等你。”
  房间里的暖气已经被打开了,顾念秋裹着浴袍站在浴室门口看,他才睡着半个小时。
  庄晓还在打电话,皱眉训着新来的助理,顾念秋被吵得心烦意乱,敏锐的从空气里面闻到了点成熟alpha的味道。
  “把你的体味收收,”顾念秋皱着鼻子,“熏得眼疼。”
  庄晓举着电话,脸被冒犯的表情,低头闻了闻自己的袖口:“我打了两支封闭才敢来你这,还有味?”
  顾念秋捂着额头往卧室走,庄晓跟着他,道:“今晚的活动你还去不去?举办方已经打了十几个电话过来。”
  “去,”顾念秋拖长了尾音,“别进来,我换衣服。”
  庄晓立在门口,还不放心:“我给你找个医生来吧?啧,你现在脸色差得像死人。”
  顾念秋拍上门:“不看。”
  庄晓还在说什么,他的耳朵里嗡嗡作响,麻木地给自己套了身西装,吹干头发,带上件长羽绒服,庄晓打量着他,皱眉道:“真的没事?”
  “医生说是正常反应,得慢慢熬,熬完第次分化,”顾念秋道,“我昨天……”
  庄晓替他带上门:“我知道,你去相亲了嘛。怎么样?”
  顾念秋脑袋里冒出奕铭的脸。
  他掏出钥匙锁门,微微勾起嘴角,看了自家经纪人眼:“相到了奕铭。”
  “奕铭?”庄晓愣了愣,然后点点睁大了眼睛,“我操,奕铭?!”
  顾念秋拍拍他的肩膀:“四次强制相亲,庄先生,如果我们不幸被狗仔偷拍到,你就有的忙了。”
  庄晓震惊地盯着他,大概在怀疑他骗他玩。
  “真是奕铭?”他不敢置信,“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顾念秋点头,庄晓好会没说话,像是生吞了个鸡蛋,卡在喉咙里咽不下去。
  车开出了车,庄晓道:“不可能吧,他还是单身?我以为他男女朋友好多个呢。”
  顾念秋道:“单身,人不错,就是太小了点。”
  庄晓想了会:“小四岁,也还好,你有没有兴……”
  “没有。”
  庄晓拍膝盖:“这就对了,那家伙刚抢了你的代言,我不爽他很久了。”
  顾念秋笑了声,没说话。不怪奕铭抢他的代言,他因为身体的原因休养了半年,之后资源直不温不火,又很久没有出新的作品,金主们自然更喜欢奕铭那样刚刚爆红的流量。
  晚上有个慈善晚宴,顾念秋睡过了头,等到妆发折腾完,到现场将将踩着点。
  现场星光云集,红地毯和闪光灯能晃得人眼花,顾念秋身西装,打完抑制剂之后开始感到冷,在主持人热情地招呼声走上红毯,冲着尖叫的粉丝和媒体微微笑,在背景板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还没走到红毯的尽头,人群里又爆发出阵夸张的嘈杂,顾念秋回头看了眼,好巧不巧,主办方居然敢把奕铭安排在他后面个。
  今天的奕铭身深蓝色的高级西装,微卷的分头发,配了副金边眼镜,刚迈上红毯,粉丝区已经开始疯狂尖叫,顾念秋的目光顺着他的长腿路看到那双漂亮的浅色眼睛,刚好那人也看着他的方向,还冲他笑了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