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成声名狼藉的女配[天作之合]——小吾君

时间:2020-05-22 08:19:41  作者:小吾君

 

 
  文案:
  从容赴死以后,阙以凝意外穿到了同名女配身上。
  女配恶毒无脑,飞扬跋扈,蛮横无理,对男主死缠烂打,堪称声名狼藉。
  阙以凝对此不以为然,而且她对什么男主压根不感兴趣。她感兴趣的,只有那个清清冷冷正直高傲的女主,完全符合她的喜好。
  *
  所有人都打赌阙以凝不可能拿下顾山雪,他们只看见了顾山雪对阙以凝暧昧的无动于衷,却没看见顾山雪瞧见阙以凝对别人笑靥如花时骤然阴沉的脸色。
  阙以凝之于顾山雪,是欲念之火,亦是命运之光。
  ●妖孽vs正直/妖精女王vs高岭之花
  ●关于视角,按某方面是互攻,大家都要舒服的嘛
 
 
 
第01章 
  这是一场庆功宴,庆贺长盛集团的版图进一步的扩大。
  觥筹交错,衣香鬓影。
  主座上坐着的女人一袭红色长裙,身姿曼妙,暗色的口红和精致的妆容,让她看起来像夜色里的女王。
  她晃着黑色的高跟鞋,唇角轻翘。
  在座参与庆贺的人们,视线无一不停驻在她的身上,或明目张胆,或隐秘窥探,或轻佻不屑。
  阙以凝对那些目光视若无睹,嗅闻着在浓烈香水中不易察觉的焦味,面上的笑意更甚。
  舒缓的音乐在宴厅里流淌,应和着谈笑风生的人们。
  当有人察觉到着火的时候,事态已经无法控制了。
  焦臭味和热浪制造着恐慌,刚刚还欢笑着达成共识的人们在宴客厅里乱成一团,想要夺门而出。
  “灭火器呢?灭火器呢?”
  “快点出去啊!”
  “接水灭火啊!”
  “好烫!烧到我衣服了!啊啊啊!”
  惊叫和指挥的吼声显得嘈杂又刺耳,十几个人在宽阔的室内像是无头苍蝇一样乱转着。
  阙以凝好整以暇的坐在主座上,看着高温扭曲空气,晃了晃红酒杯,看着这群人慌乱的作态。
  “门被锁住了!”
  “全都锁住了!”
  “玻璃撞不开!”
  这时候那群人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怒气冲冲的看着在座椅上坐着的仿佛在看他们笑话一样的阙以凝。
  “阙以凝,你想干什么?”
  穿着唐装的老人沉声询问,右手紧紧的捏着手里的拄杖。
  主场是阙以凝的,现在房子着了火,还被上了锁,必定是阙以凝做的。
  “三伯,火都要烧到你衣服上了,还要问我要干什么吗?”
  阙以凝不疾不徐的开口,声音里也带着浑然天成的娇媚,带些慵懒的声线拉长了语调,其中的讥讽满溢。
  “你疯了吗?还不快把门打开!”
  三伯旁边的男人质问,看着越烧越烈的火,被浓烟呛的咳嗽。
  这是个临海别墅,他们所处的是二楼宴客厅,没有房间,连厨房都在一楼,唯一的出口就是两扇门,而此刻两扇钢铁制成的门紧密的合着,桌布窗帘等易燃物品已经烧了起来,他们没有可以躲避的空间。
  “你难道要我们一起死在这里吗!”
  开口的中年女人已经被烟熏的花了妆,贵妇作态全无,声音尖细锐利。
  “没想到蠢笨如六姑姑你,居然也有能猜对的时候呢。”
  阙以凝将酒杯放在了长桌上,故作惊讶的拍了拍手,面上丝毫不遮掩讥诮。
  “阙以凝,你疯了!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长盛走到今天我们功不可没,你是想让一切都毁掉吗!”
  在做的宾客十几人,通通都是长盛集团的受益人。
  “恐怕诸位叔叔伯伯姑姑们,怕是忘了,你们是怎么把长盛拿到手的吧?”
  阙以凝的声音不大,却让所有人都僵硬了一瞬。
  “以凝可替你们记着呢。”
  阙以凝笑的甚至有几分少见的乖巧,眼里却是如长夜般的晦暗。
  在别人眼里,阙以凝是被千娇万宠长大的富家千金,是出生就在顶端的人生赢家,是一掷千金的漂亮美人,是上流社会权贵们最想春风一度的焦点,是集团的掌门人,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阙家的人也是如此认为的,所以他们也理所当然的认为,二十年的那场大火,阙以凝父母以及她刚出生的弟妹还有那栋房子里的所有人,加起来十条人命,阙以凝也忘了。
  “难道你也想和我们一起死吗?”
  三伯捂住口鼻咳嗽了两声,眼睛死死的盯着阙以凝。
  “你们就应该在二十年前也一起烧死我,这不正好,补回来了。”
  阙以凝的手触碰到了燃烧着的火焰,迎着那些怨毒的视线,她扬着唇抬手将酒液浇在上面。
  在火舌的席卷里,空气都被扭曲成了狰狞的模样。
  火烧的更旺了。
  有人着急的想要联系外界,却绝望的发现信号都被屏蔽了。
  那些人疯狂的咒骂着阙以凝,想要上去胁迫她打开门,又或者是想要发泄的把她打一顿。
  阙以凝早有准备,从长桌下面拿出了枪支,丝毫不手抖的打中了离的最近的人的腿。
  这震慑了一会儿那些人,可毫无生还的绝望让他们更加扭曲。
  “疯子!阙以凝你个疯子!”
  阙以凝闻言表情越发愉悦,丝毫不在意被死亡逼近的自己。
  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她就是要带着他们一起下地狱。尽管这谋划多年的一出好戏她可以将自己脱身于外,但她没有选择离开。
  阙以凝很累了,为了做这一件事她用尽了手段,将所有的事情处理好,才放心的料理这些人。
  三伯年纪最大,是最先倒下的,那些吃了枪子的人连哀嚎的力气都要没了,空气中满是焦臭和血腥味,那些衣冠楚楚的男女早已没了意气风发,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还有人爬到了门口,进行徒劳无功的挣扎。
  阙以凝畅快的看着这一幕,二十年前,她本也应该被一同烧死在火海,可谁让她活了下来。从知道真相开始谋划的那一刻起,她无时无刻的不在等着这一天的到来。
  真的到来了,她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现如今这看似华美实则爬满脏污的一生,终于要结束了。
  整个宴会厅一片狼藉,浓烟熏得人睁不开眼睛,阙以凝吸入了过多的浓烟,连抬手的力气都要没了。
  阙以凝在闭上眼之前,脑海里是那场自己无法改变的火海,以及葬身于其中的父母和弟弟妹妹。
  结束了。
  ——————
  天边的余光沉寂已久,冬日的夜晚来的格外的早,冷气攀附在玻璃窗上,形成一层雾气。
  宽阔的大床上被子横七竖八的盖着,过于安静的环境显得响起的手机铃声吵闹不休。
  那是阙以凝不熟悉的重金属音乐,像是置身于噪音场里,让她烦躁不已。
  等等……!
  怎么会有音乐?
  阙以凝猛地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触及到的一切都很陌生,不管是视线所及的房间还是手掌碰到的床的模样。
  难道她没有被烧死,又被救回来了吗?
  阙以凝下意识皱紧了眉头,那那些人呢,要是也都被救了,她所做的不久功亏一篑了吗?
  阙以凝眼神冷郁,可很快她又觉得不对,身上并没有任何的疼痛的感觉,不像是从火场里被救出来的人应有的感觉。
  一旁的手机仍然吵闹不休,阙以凝拿了起来,看见了上面的备注。
  ‘小乔’。
  阙以凝看见这个名字,脑海里极快的浮现出一张介于女孩和女人之间的浓妆艳抹的脸,同时也浮现了这个人的身份,是她的好朋友乔雨初。
  阙以凝轻愣,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她确定自己从未见过这个人。
  她的心里忽然有了一种荒谬的想法,从床边站起,赤着脚去床边按亮了灯光。
  房间的一切暴露在她的面前,包括在墙边的等身镜。
  镜中少女不过二十来岁的模样,头发被染成栗色,脸上带着些遮掩不住的倦容,一双眼里满是错愕。
  阙以凝碰了碰自己的脸,镜中人也跟着碰了碰自己的脸。
  这是阙以凝熟悉又陌生的几年前的自己,她的思绪有些混乱,这是重生?亦或平行时空?
  脑海里空荡荡的,想要仔细回忆什么,却好像什么也想不起来。
  手机铃声终于安静了下来,阙以凝把它握在手里,脑海里却浮现了对这部手机的印象,什么时候买的,在哪里买的都记得。
  那感觉有些奇妙,就像是在玩一个游戏,触发物品获得回忆。
  阙以凝看了时间,2023年10月19日。
  可她死的时候,还是2019年。
  阙以凝搜索了词条,关于长盛集团以及自己前世所知的一切,有小部分重合,可大体却完全不一致。
  当阙以凝正在思考的时候,电话铃声又似催命似的响起,喧闹的歌声让阙以凝眉头一皱,看到上面跳动的‘小乔’两个字,阙以凝还是接了电话。
  “阙以凝大小姐,你是睡死过去了吗?怎么回事,刚刚打好几通电话你都没接!”
  乔雨初的背景音有些嘈杂,让她的声音听起来都有些含糊不清。
  “什么事?”
  阙以凝开口之后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脖颈,不仅名字,居然连声线都和自己之前一模一样。
  乔雨初似乎是到了一个安静点儿的地方,声音清晰起来:“来春朝玩啊,还有热闹看呢,顾家小白莲摆了鸿门宴说请自己姐姐吃饭呢,摆明了是要整下马威。”
  阙以凝:“她姐姐?”
  阙以凝脑海里迅速的浮现出记忆,乔雨初嘴里说的人叫顾茜茜,顾家的女儿,因为总是穿白裙子楚楚可怜样,被乔雨初送外号‘小白莲’,但是顾茜茜的姐姐,阙以凝却是没印象。
  乔雨初:“你对这些事儿不上心,不记得正常。顾家夫人不是身体不好一直在国外养着嘛,她女儿就跟着去陪着了,顾家叔叔转头把自己情人和私生女给接到家里来养着了,到现在应该有快十年了吧,前段时间正室人没了,她女儿就从国外回来了。”
  乔雨初嗤笑:“小白莲自个儿就是个登不了台面的小杂种,在金窝里待了十年以为自己就是凤凰了,现在名正言顺的嫡小姐回来了,她面上挂不住,肯定要使坏的。喏,人今天才落地回来,她立马‘接风洗尘’。”
  乔雨初声音里满是看好戏的意味:“快来快来,一起看热闹。不知道顾家大女儿会怎么回应小白莲,听说性格挺冷的,名字也挺冷的,叫做‘顾山雪’。”
  这三个字仿佛一个开关,让阙以凝想起了过去的一些事。
  好友的小妹喜欢看小说,和她关系不错,有一回在她家待着的时候,一边看书一边生气,阙以凝还以为她是看见了什么不想看到的桥段才生气,结果小妹同她说,书里有个痴缠男主的女配和她同名,无脑恶毒,声名狼藉,让她看了心头窝火。
  阙以凝揉了揉她的头让她消气,朝那本书上看了一眼,恰好瞧见‘顾山雪’三个字。
  小妹说,那是女主角。
  所以她是穿到了这本书里咯?
  阙以凝若有所思的轻笑,有点意思。
 
 
第02章 
  阙以凝去浴室洗了澡,身体似乎自发的明白物品的摆设,无需她思考。
  镜子的女人眉眼出挑,水汽泛在眼尾,缭绕出惯有的风情。
  阙以凝捏了捏眉心,比起刚刚知道自己重活和穿书的兴味,更多的是疑惑。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以及这具身体原来的灵魂去哪儿了。
  不过这些问题一时之间也没法得到答案,阙以凝坐在梳妆镜前,打算去‘春朝’赴约。
  阙以凝本就是随心所欲的人,死过一次之后更加由着自己性子来了。
  反正现在什么也不知道,不如走一步看一步。
  原主大抵是不太会化妆,虽然梳妆台上摆满了名贵的护肤品和化妆品,但是大多数却是没动过的,看见常用的眼影盘,阙以凝将它们放在了一边,化了一个日常的淡妆。
  现在外面是冬天,阙以凝挑了自己看得顺眼的衣服,推开了房门。
  房间位于三楼,走廊的灯是亮着的,阙以凝向下望,看到一片死寂,
  一楼亮了盏小灯,却空无一人。
  记忆告诉阙以凝,这时候管家陈叔应该会在客厅里看书。
  阙以凝朝下走的时候,在一楼楼梯口恰好看见了陈叔从卫生间走出来。
  陈叔是个约莫四十岁上下的颇为严肃的男人,看见阙以凝的时候,怔愣了一下,而后对着她微微点头。
  “小姐要出去吗?”
  阙以凝弯腰一边从鞋柜里挑高跟鞋一边应声:“嗯,给我安排车。”
  阙以凝当然注意到了陈叔的怔愣,或许是因为她跟平日的原主不太一样,横竖她也不知道原主是什么样的,更没有扮演的意思。
  她可不怕人察觉,就算察觉身体内里芯子不一样又如何,阙以凝可做不出小心翼翼的模样。
  陈叔:“好,我这就去叫司机。”
  阙以凝挑了双合心意的高跟鞋,提着小包上了车。
  开车的司机叫做王陆,笑起来的样子很讨喜。
  阙以凝像是探索式的玩着游戏,脑海里浮现出相对应的记忆。
  王陆给原主开了两年车,还挺讨原主欢心的,来往都是他接送原主,对原主的生活轨迹很熟悉的一个人。
  王陆:“小姐,今个儿去哪儿?”
  阙以凝:“春朝。”
  王陆:“好嘞。”
  王陆发动了车子,打开了蓝牙音乐,放了阙以凝惯常听的歌曲。
  重金属的摇滚音乐让阙以凝眉头一跳,她皱了皱眉心:“换掉,我要安静点的。”
  王陆:“噢噢好。”
  王陆抱着有些惊诧的心情换了音乐,偷偷从后视镜里去看那位主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