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忘羡】慰君长相思——亦杺

时间:2020-05-22 08:28:57  作者:亦杺

 

 
 
 
第1章 
  月笼轻纱,素洁朦胧,散漫的月光透过树隙洒下斑驳的光影,微光疏影,越发显得夜中的山岭寂静诡秘。突然几道绚丽的白光在林间闪过,然后一阵急促地脚步声打破了夜的宁静,紧接着树林里传来少年清亮却又满是抱怨的声音“这算什么,查来问去几个白天,又寻又找几个晚上,什么有用的消息也没有就算了,好不容易出来点东西,就只是这样几个小破影子,耍我们呢?”蓝景仪一边说着一边把剑往地上一插,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另外几位少年应和了几句,也都跟着坐下了。
  看到其他同伴脸上透出的疲惫和失落,知道大家经过连续几日的追踪也都比较累了,蓝思追忙说道“怎么能说我们没查到有用的消息呢,我们今晚遇到这些怨灵,不就说明我们找对了大致的方向不是吗,说不定我们再找找就遇到了,魏前辈还等着我们回去呢。”
  蓝景仪发泄了几句,心里已经舒坦了许多,休息了一会儿起身跟着蓝思追继续走,听蓝思追提起魏无羡,又小声嘟喃起来“魏前辈也真是的,说是带我们除祟,结果来了这里以后就什么也不管,每天就等着我们回去给他讲故事寻开心,还说什么要让我们学会独立,其实就是自己懒不想来罢,说不定他现在又跑去哪里吃酒去了……”听他说得越来越离谱,蓝思追无奈地打断他“景仪……”
  “好了我知道我说的不对……”
  “魏前辈只是想锻炼我们,让我们不要太依赖长辈,他也是为我们好,而且每次我们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魏前辈都给我们提示了呀,好几次遇到危险,也是魏前辈救了我们。”
  “……我刚才就是有点生气随便说说……还好含光君不在……”
  “……”
  两人边说边往回去的方向走,突然蓝景仪的袖子被蓝思追扯住,一直沉浸在两人对话中的蓝景仪也同时发觉了异样,叫道“思追我感觉有点不对劲”,说完只觉一股寒意涌上心头,他僵在原地不敢转身,用眼角的余光瞟了眼身侧同样没有转身的蓝思追,放低了声音不确定地问道“有东西?”
  蓝思追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默默握住了身侧的佩剑,看他动作,蓝景仪也深吸一口气做好准备,两人默契地迅速拔剑转身,却扑了个空,蓝景仪被自己吓了一大跳,再仔细一看,周围没有任何可疑事物,只是原先与他们一起的同伴都不见了,两人又前后左右上上下下都看了一遍,依然没有发现什么,赶紧返回原地查看,依然没有发现任何痕迹。
  两人高度警惕地在山上转了一圈,耗费了很长时间才陆陆续续找到已经昏迷的或是自己找过来的同伴,询问过后发现他们都只是单纯地晕了过去,很快人便清醒过来。只是再醒来时却已经换了一个地方,没受什么伤,灵力却似乎被封住了,一下子使不出来,问他们晕过去前看到了什么,只说似乎有黑影闪过,其余什么也没看到。
  少年们点完人数,看人都到齐了以后便准备下山找魏无羡反应情况,却发现他们无论如何也走不出这山,并没有回到相同的地点,但能确定他们确实走不出去。
  看着周围黑漆漆的树林,再配着那惨白朦胧的月光,蓝景仪只觉得心头的恐慌一点点散开并迅速蔓延至全身。到底什么东西能将人悄无声息的带走,为何他和思追离得如此之近却什么也没有感觉到,修道之人对周围的变化甚是敏感,他们虽不如家中前辈那样修为高深,却已经是前辈们认可的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不至于什么都没感觉到,而且这邪祟似乎还能制造幻境,能让人迷失在这山林中。
  那边蓝思追在给受了点伤的同伴包扎,这边蓝景仪靠在树干上努力地低头沉思,一抬眼就看见一个离自己几步之遥有一黑影正在慢慢靠近,顿时被吓的大叫一声,脚下一滑摔到了地上。
  蓝思追几人也被他吓了一跳,连忙拔出剑来,却听到来人满含笑意的声音“干什么呢这一惊一乍的,景仪怎么吓成这样”。下一刻,魏无羡盈满笑意的脸清晰地出现在少年们的视线中,看到众人脸上都是一副惊疑未定的神情,又笑道“你们这是来除祟呢还是来找吓呢,我之前不是早就说过了,你们越害怕慌乱,心神不定,就越容易被邪祟伤到,我看之前你们表现得都还挺不错的,怎么今晚吓成这样……思追,连你也被吓到了?”
  众少年见是魏无羡,顿松一口气,均欣喜地唤了声“魏前辈”,蓝思追收起手中的剑,上前几步问道“魏前辈,您怎么来啦?”
  “当然是来看看你们这群孩儿们都怎么样了,都什么时辰了还不知道回去,也不传个消息,是想急死我吗?”出门夜猎,魏无羡让小辈们自己行动的时候,都会约定好时间,逾时不归,便会传信告知,谁知这次过了约定的时辰,等了许久不见传信符,也不见人回来,魏无羡便知定是出了事。
  这一晚上过的提心吊胆,又连续被吓了几次,蓝景仪放松下来后嘴里又开始嘟嘟囔囔,“大晚上的又不是要去做贼,穿什么黑衣服,吓死人了”他说的声音不大,但是在场的人都是五感敏捷之人,自然将他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魏无羡只觉得好笑,见蓝思追立马要站出来说他,被他摇头制止了。
  转头对着蓝景仪笑起来“瞧给你吓得,咱们这一路过来,遇到的邪祟都有些什么特点你们难道没有看出来,不过是出来吓唬吓唬人,或者中点幻术中点毒,再严重点就是缺个胳膊少条腿什么的,难道还能把你给吃了不成?”蓝景仪听完觉得颇有道理,认同的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突然叫道“中毒还不严重,人都残废了还不严重?!”一群人顿时笑出声来。
  见一群小朋友脸上都露出了笑容,人也都无事,只有几个年龄较小的似乎是被封了灵力,魏无羡又亲自探查了一番,觉得暂时无大碍,且这荒山野岭的也不好再多作查看,便决定带着小朋友们返回,途中又问了几句蓝思追等人今晚的情况,心里便对这次的邪祟有了大致地猜测。这一次有魏无羡带路,众人都顺利地下了山。
  回到歇脚的客栈已接近丑时,魏无羡暗叹自己这幅身子被蓝湛养的身娇体弱,明明只是上了一趟山,却累得跟什么似的,躺到床上正要休息,忽然看到蓝忘机给他的通信玉碟发出淡淡玉光,他顿时来了精神,摸了张一旁小案上的纸,对着玉碟注入些许灵力,几行小字便跃然纸上——
  婴:久不通函,至以为念。新近汗暑无常,希自珍重,吾安好勿念。多日未晤,系念殊殷,近况何如,念念。——湛
  魏无羡拿着那一纸信笺反复摩挲,脸上笑意愈深。
 
 
第2章 
  今年的雨水来早,人人都盼着今年地里能有个好收成,谁曾想这雨一来就收不住,越下越大,雨水越积越多,没多久就爆发了水患。江汛势猛,患情严重,入夏以来天气蒸热,时疫接踵而至,死伤严重。
  亡魂怨灵的数量突然增多,无疑是给各种邪物增加了养料,许多邪物便趁机作祟。仙门自是不能坐视不管,蓝忘机本是与魏无羡一同出发除祟,可蓝曦臣因为今年的清谈会事宜大有变动去了清河商议,蓝忘机的叔父又尚在病中不能主事,只能让蓝忘机回去应对蓝家大小事宜。
  现在算来,他与蓝忘机分别已近两月,琐事繁忙,不知不觉便已有半月无任何联系,看着纸上的几行小字,魏无羡突然笑出声来。以往蓝忘机给他传信,除非有事交代,常常只有安好勿念干巴巴几个小字,反观他自己,噼里啪啦写一大堆,想起什么写什么。
  蓝忘机的信他看不够,又一下子见不着人,回去以后搂着人时被他抱怨了好几次“蓝二哥哥明明也是想我得紧,却偏偏每次都只写几个字,可让我抓心挠肝好一顿想……”想来蓝湛还是把他的话都放在了心上,让他多写几句,还真就多写了好几句。
  魏无羡想着等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表扬一下他家蓝二哥哥,一边想一边拿出笔墨笔下生风地给蓝忘机回信,又是密密麻麻的两三页,自己满意地看了看,才枕着蓝忘机给他的信睡了过去。
  因为担心着使不出灵力的几个小朋友,魏无羡并没有睡得很沉,第二日醒了个大早,起来后被蓝思追告知几人的灵力都已经恢复如常,这才放下心来。店家已经准备好了早饭,少年们已经围着饭桌坐下了,魏无羡才慢悠悠走过去找了个空位坐下。
  今日的早饭异常的简陋,不仅卖相不好,光闻着气味就知道定是不好吃的。蓝家的饭菜虽味道不是很好,但所用食材都是上佳之品,这些小辈也算是锦衣玉食长大,就算外出夜猎也几乎不会有缺金少银的时候,看到这样的景象一时都有些犹豫,而且明明就在昨天,店里的饭菜都还是很正常的菜式,怎么只隔了一晚就成了这样。
  伙计一边上菜一边赔笑道“诸位小公子见谅,最近这段时间我们这里存粮的几处屋子不知惹了什么邪物,一连死了好几个人,查又查不出什么、我们老板只好让我们暂时不去那边取粮,昨日店里的存货都用的差不多了,新运的果蔬米粮还在路上,只能暂时先委屈客人们了。”
  魏无羡一边听一边拿起摆在自己身前的粥喝起来,许是之前吃的太油腻,天气又热,他最近胃口一直不太好,今日这糙米粗粮倒是难得的合了他的胃口。一众少年听过解释也不再纠结,各自埋头吃起饭来。
  伙计的一番话引起了魏无羡的注意,示意蓝思追给了伙计一点碎银,便继续打探起消息来。
  用完早饭后魏无羡便说想去存粮的屋子看一看,小朋友们刚才也都是听见了的,见他要走立马坐直了喊魏前辈。
  “都不许去,晚上还有事情要做,留在这里好好休息。”
  崽子们依然眼巴巴的望着他。
  “昨天在山上跑了一天,回来那么晚,今天又起这么早,你们都不累的吗?”
  崽子们非常统一地点点头。
  “回去可是要交笔记的,我们出来了这么长时间,要写东西的可不少,写不好的话我可是要让含光君罚你们的,还是说你们都写好了?”
  崽子们顿时垂头丧气。
  魏无羡满意地笑了“好了,又不是以后没机会了,回来给你们讲故事。”小朋友们这才同意让他走了。
  走到门口魏无羡又突然说道“思追景仪跟上”然后回头看了眼剩下的那一小堆“都乖乖的啊,回来让你们师兄给你们讲。”
  客栈老板知道住店的几位公子都来自仙门后,对魏无羡提出想让人带他们去出事的屋子查看的要求欣然应允。由伙计带着走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才到了那个存粮的屋子,准确的说这是一个破旧的小宅子。魏无羡站在门外观察了一会儿,感叹道“这样的风水能坚持到现在才出问题也真是为难这宅子了。”蓝思追听了疑惑道“魏前辈,这作何解?”
  魏无羡指了指宅子周围,说“你们看,这宅子建在路口交叉处,所面对的街道都很是弯曲,门口正对几棵大树,围墙很高,整个住宅呈现出一个东西较长的方形,而且背阴,这些可都是不利于阳气进入的大凶之象啊。”
  蓝思追点点头,又问“所以这里邪祟作乱是因为风水太差,与怨灵突然增多并无关系?”
  “非也非也,正是这里风水太差,阴气太重,所以让聚集的怨灵有了容身之所,这个小镇距离水患时疫爆发之地不远,却只此处有邪祟扰人,应该是这里为它们提供了大量阴气的原因,守在这里的人长时间待在这样一个阴气过重,怨灵聚集的地方,自然是不会好到哪里去。”
  魏无羡刚说完,便看到蓝景仪捡起了一颗掉在角落里的棕色的看起来像是药丸的东西,看他闻了一下,便问道“闻到什么味儿了?”蓝景仪闻言又凑近仔细地闻了一下,立马嫌弃地“咦”了一声,将那药丸拿远了些,回答“好难闻哦。”魏无羡笑起来“以后不要闻,那东西有毒。”蓝景仪吓得赶紧丢了药丸叫到“那你还让我闻!”
  魏无羡摇摇头,对一直跟着他们的伙计露出个意味不明地笑来“回去跟你们老板说,邪祟作乱是一回事,仇家上门是另一回事,让他好好想想是不是还惹到了什么人。”伙计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感谢他们道“真是多谢几位公子了,小的回去一定马上把公子的话告诉老板。”
  魏无羡又跟伙计交代了几句宅子以后要怎么改,便让那伙计先回去了,自己则带着蓝思追和蓝景仪慢悠悠往回走。蓝思追看着伙计离开,又问道“魏前辈,之前山上的那个东西与这宅子里的东西有关系吗?”魏无羡低头想了想,否认道“没有关系。”
  再次回到客栈时又到了吃饭的时间,客栈的老板见他们回来,亲自前来感谢,客套了好一会才放人离开,又吩咐伙计拿出私下留用的食材给几人做了一桌好菜,只是魏无羡看了却没有什么胃口,随便吃了几口便说要回房歇息,然后便一觉睡到了晚饭时间,直到蓝思追前来给他送饭才从床上起来,却还是感觉身体有些疲惫。
  吃完饭小辈们便要上山继续找昨天遇到的邪物,魏无羡实在懒得出去,让蓝思追把同伴都叫到房里来,将他的猜测说了出来,交代了又交代,放人走前还是不太放心地叮嘱道“打不过就跑,赶紧发信号,御剑,那样跑得快……我会来救你们的……放心,那东西弄不死你们。”
  蓝景仪听得满头黑线,边走边说道“思追,你觉不觉得魏前辈最近越来越唠叨了。”
  “魏前辈是担心我们。”
  “他从前也不这样啊,我感觉他现在比我娘都唠叨。”
  “……”
  果然不出所料,山上并不是什么太厉害的邪祟,蓝家小辈们不出所望地解决了问题。
  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跟魏无羡讲起那晚的邪祟,小朋友们说的绘声绘色,魏无羡坐在长廊的凳子上倚着身后的柱子,手肘放在一侧的栏杆上看他们说笑,脸上始终挂着淡淡地笑容,只是看起来似乎精神不太好。
  蓝思追总是比较心细的那一个,看了一会儿便悄悄与身边的同伴说道“魏前辈看起来好像很累。”他这样一说,马上就有人低声回应“我早就想跟你们说了,魏前辈这几天看起来脸色有些不好,今天看着觉得越发差了。”这样说着,几人都悄悄往魏无羡的方向看了几眼,见魏无羡正闭着眼睛假寐,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便又有人小声接着说道“你们没发现吗,魏前辈这几天都吃的很少,每次只吃了几口便说不吃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