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古代农家日常[乡村爱情]——萝卜精

时间:2020-05-23 08:44:59  作者:萝卜精

 

 
  文案:
  邵坤在村里臭名昭著,天天混吃等死,好不容易娶的男媳妇唐泽也跑了。就在人生无望的时候,他重生了。
  他摆个小摊赚钱。
  大伙儿惊奇的发现他穿戴干净之后居然这么帅,不但如此为人还彬彬有礼。
  在娘家的唐泽口是心非的表示:“就是他来接我,我也不回去。”
  数日后,听说他的小吃摊已经摆到了县城。
  唐泽对他娘嘤嘤嘤:“邵坤肯定是变心了!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我不哭,我要做个坚强的哥儿。呜呜呜……”
  唐泽趁着他出摊,偷偷给他打扫家和院子,看着焕然一新的小院,拍了拍身上的灰。就不信他不来找自己,美滋滋的回家等信。
  时隔几天,邵坤终于带着聘礼去接人了,唐泽骄傲的扬起下巴:“你没了我果然不行。”
  ……
 
  作品简评:
  邵坤前世是村里的小混混。一辈子最大的追求就是娶村里那个乖顺的哥儿唐泽。功夫不负有心人,重生后终于如愿抱得“佳人”,于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专心赚钱养媳妇和孩子。然而赚钱的路上总是坎坷的,经常有一些牛鬼蛇神和极品小人出来捣乱,主角一边打脸,一边赚钱,生活娱乐两不误。
  本文节奏轻松明快,讲述田园日常和市井生活。文章既有家长里短又有快意恩仇,其他配角也人设鲜明拥有专属于他们的小故事,是一篇闲暇可以消磨时间的好文,值得一读。
 
 
第1章 重生
  邵坤躺在床上,出的气儿多,进的气儿少。
  外头的人都说,这是老天爷看不惯他作恶要收了他。
  这话纯属放屁。
  老天爷不光没收他,还给了他很多奇妙的幻境。
  像是围观者一样,观看别人的一生。可是伴随身体里勾起来的愤怒,渐渐琢磨过味来了。原来幻境里放的是他的前世。
  他本来是村里的一个混混,后来一次进城,被人认出来他跟县令年轻的时候很像,这才揭开了秘密,原来他上一世是县太爷的被换的真公子,眼看这富贵了,美滋滋的去享清福了。
  没成想他到那边连下人都瞧不上他。家里更喜欢那个冒牌货。最后,他亲爹谋反,还被连累砍了头。
  死的时候,是他媳妇给收的尸。
  他媳妇离开他之后,就没再嫁,守着一方村头的房子一个人独身过,连个孩子都没有,孤苦伶仃也怪可怜的。
  很快一阵耀眼的光芒,把他从幻境中逼退。他睁开眼睛看见自己住的小草房。
  从床上坐起来,牵动了脑袋上的伤口,倒吸了一口冷气。真他娘的疼啊……
  “邵坤是不是死了,作孽那么多,活该被老天爷收走。”
  “无风不起浪,就算他侄儿一时糊涂不跟唐泽定亲了,那也轮不着他娶啊,这叫怎么回事儿?”
  咣当……
  门被大力的用脚踹开:“我还没死呢,要是再听见谁说一句,我就让你们见阎王。”
  外头的人也都是欺软怕硬的,一听他这么说,再看他鲜血凝在眼皮上,阴涔涔的,比往日更吓人。生怕惹上麻烦都夹着尾巴走了。
  邵坤嘲讽的看了他们一眼,一群孬货。
  回屋想要找个东西捂着点伤口,眼见枕头旁边一个香帕,没舍得用,这是他媳妇的,如今媳妇也跑了,他还得靠这东西慰藉自己呢。找了一圈把一个不穿的衣服捂了上去。
  本来嘛,村里大伙儿井水不犯河水,听到有人指桑骂槐说他媳妇,顿时怒了冲了上去。
  那几个长舌妇的男人就在附近,他们冲了上来。仨老爷们没打过他。
  邵坤本来就是属狼的,最是小心眼。他这人懒归懒但身体素质好,那仨男人差点没叫他打死。结果,仨人中有一个属猴子的,脑袋被打的像血葫芦似得也不忘撒腿就跑。
  为了追人,撞门框子上了自己撞了一头的血。
  要说他媳妇,那可是一个超漂亮的小哥儿,虽是男的但是皮肤细嫩,性子温和,超级适合娶回家里……
  这年头哥儿稀少,偏他们村里有一个,小时候唐泽就乖,当时邵坤也小还抱过他呢,那会儿就寻思着能把他娶回家天天抱着才好呢。
  谁成想后来订亲订给了他侄子。
  他这人辈分大,实际上跟侄子年纪相仿。他当时跟他娘闹来着,说明明是他看上的,怎么就许配给了他侄子?
  但村里人觉得不错,侄子可是读书人将来有出息,比地里刨食儿的强。
  一个是他这个小混混,一个是将来做大官的,大伙儿都会选择。
  但在邵坤眼里,这些人都瞎了眼。
  选他多好,又专一又护短。他那个侄子假模假样的揣一肚子坏水。本来嘛,他没得到佳人也就算了。但是万万没想到那俩人五年了都没成亲,把他喜欢的小哥儿唐泽年纪都给拖到十九了,他那个侄儿家里还是黑不提白不提的,弄的村里人都笑话。
  他们家见侄儿学业上有出息,就想找个更好的。又说什么以前口头上订的不算,各自婚嫁吧,他看不惯,于是把小哥儿娶回家里了。本来就是他喜欢的,这就是摆正位置。却没想到惹村里的一番议论。言说哪怕随便再嫁个别人也好,不该嫁给邵坤,不然就是落了他侄儿的面子,我呸,明明是他们不要脸在前,现在想起来要面子了。
  侄儿来找他说理,直接就给打回去了。这么喜欢早干什么了,现在来劲儿了,晚了!现在唐泽是他媳妇了。
  邵坤是真稀罕他,成亲这么长时间也没碰过他。活儿也不叫他干的。但是心里总觉得媳妇更喜欢侄子。
  直到看了幻境,他才确信他媳妇还是更喜欢他。
  虽然受了伤,他躺在床上却还是美滋滋的。这一世谁要怂恿自己当县令公子就削他,可去他奶奶个腿的吧,啥都是浮云,多生几个崽崽才是正道。
  正想着呢,唐泽从外头回来了。
  邵坤做那个怪梦的缘故,就像是隔了一辈子似得,他媳妇还是那么好看。
  唐泽的模样很清秀,嘴唇偏薄,皮肤很白皙,杏儿眼,眼下还有一个泪痣,身材偏瘦,蓝色的衣服不知道洗了多少水都有些发白。身上有很好味的皂角的味道。
  虽然媳妇不怎么理人,但就是看不够。
  多招人稀罕的模样啊!
  邵坤嘴角扬起了一丝弧度。不管用什么卑鄙的计谋,反正漂亮的哥儿归了他了。
  以后就是他的媳妇,将来要给他生娃娃的。一想到这些下流的想法,脸上更邪佞了。
  唐泽几次想回避他的这眼神,但是他那如狼似虎的眼神就宛如又实质一样,扎在他的每一寸的皮肤上。他的脸渐渐的染上了一层羞恼的红晕。
  当初赌气嫁过来之后一直挺怕他的,但邵坤没做出太冲动的事儿。时间长了,也就渐渐放下心防,既然成亲了就是一家人。他想好好过日子。但邵坤今儿又闯祸,好多人都说他死了,吓的他连忙回来。
  可是进屋之后却发现他一点事儿都没有,还用热辣辣的眼睛欺负他。
  怪不得村子里都说他是坏家伙。
  唐泽偷偷的在运气,但是邵坤憋不住,抓住了他的手。唐泽顿时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兔子,手一个劲儿的往回抽,但却被他粗糙的大手给抓住了。
  唐泽回头看着他。
  邵坤道:“媳妇,我头疼。”他眼睛亮的惊人,带着痞帅痞帅的笑容。
  唐泽心里狠狠的跳了几下,随后硬声道:“活该!”
  邵坤拉着他的手,真不知道他的手是怎么长的,瘦弱无骨一般。捏起来柔软舒服,这样一双手要是按在他的身上,那肯定舒服的魂儿都会飞出来。
  邵坤满脑子都是一些不正经的思想。
  唐泽几次想把手抽出来,但是到底是哥儿力气没有人家大,心里有点委屈。
  邵坤别看嘴里叫的硬,但他心里始终觉得是夺人所爱了,没强迫睡他。
  刚才做的那个怪梦,他可瞧的真真的,媳妇根本没对侄儿那份心思。心结一下子被打开了,那他可就不客气了。
  光棍了这么久,找到了梦中情人,谁她娘的能憋得住?光是摩挲着他这双小手,脑子里就遐想连篇的。
  心里像是被一个羽毛反复的撩过,刺挠的。
  青天白日的,居然色胆包天的抱住了唐泽,俊脸也凑了上来:“媳妇,你咋不心疼你男人呢?”声音带着几分调笑。
  唐泽想瞪他一眼,但是看见他那向来不正经的脸上居然带着一点深情,竟呆呆的看着忘记了挣扎。
  被邵坤抱了个痛快。两辈子为人第一次抱媳妇。原来媳妇身上这么软这么香,太舒坦了。
  “你放开我。”唐泽到底是个正经人家养出来的哥儿,被他这么一欺负都快哭了。
  邵坤松开了手装病:“头疼!”
  唐泽真以为刚才他的挣扎牵动了伤口,连忙道:“怎么样?”
  “你吹吹就不痛了。”邵坤没个正行的说着。自家媳妇这时候不调戏啥时候调戏?他以前就是太钻那牛角尖,连媳妇都没抱过,亏都亏死了。
  唐泽凑过去,看了一下他的伤口刚才留了不少血。虽然现在凝固了。但伤口旁边还都是干涸的血渍。
  他凑过去轻轻的吹了一口。
  邵坤当下就变了脸色。他这媳妇也太会勾引他了吧,那柔柔的暖风吹过他的伤口的时候,他这身体都起了不应该的反映。
  唐泽吹了几下,道:“你以后别惹事儿了,不然我就真的不管你了。我要回娘家去了……”他说着。
  唐泽一直都很规矩,从来不让爹娘操心,自从跟了邵坤之后他隔三差五杂闯祸,在哪儿都鸡飞狗跳的,还挺不习惯的。
  这话唐泽这话经常说,每一次说邵坤都以为是跟他后悔了,让俩人的距离更远一些!
  但现在他才知道自己想错了。因为唐泽就是个口是心非的主儿。
  邵坤虽然是个逗狗撵鸡的主儿 ,但他到底是县令的儿子,皮相还是很英俊的。就是他没个正行,大伙儿注意不到而已,但他媳妇肯定注意到了,并且被他英俊的外表给吸引了。
  邵坤就想这些有的没的,失血过多靠在床上 ,就迷迷糊糊的了过了一会儿彻底睡着了。
  过了一个时辰,他醒了过来饿的不得了,起来就看见桌子前摆着一碗小米粥。
  邵坤的嘴角一下子就乐开了,他媳妇还说什么不喜欢他,就装吧!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老规矩,前三章每章100个红包!么么哒!
  肺炎期间,大家勤洗手,戴口罩!祝每一个小天使都健健康康的。
 
 
第2章 笑话
  邵坤吃完他媳妇亲手煮的粥,浑身像是充满了力量。
  吃完立刻起身去找唐泽去了。
  刚走了几步,就听邻居张三胖道:“邵哥,刚才唐泽去借粮,被你嫂子说了一顿。”
  这张三胖是邵坤为数不多的好兄弟,从小一块打过架的交情。
  邵坤立刻脚步一转往邵家老宅走。
  他们大牛村不大,拢共也才八十多户人家走了不到一刻钟就到了,但他几乎不会来。
  邵坤走进,就看见一群妇人在那说话 ,中间那个就是他大嫂,吊眼梢,高颧骨,一脸的刻薄相。
  可巧,她还正说唐泽的事儿呢:“那个小骚狐狸还来我这借粮,我呸,就是扔泔水桶里发霉发烂我也不借他一颗。”她恨恨的说着,倒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似得。
  周围的人知道他们积怨已久也不敢言语。
  邵坤扬起讽刺的嘴角,道:“大嫂真有那么多粮食就舍不得扔了?”谁不知道她是个蚊子腿都得刮下二两肉的抠人。
  邵大嫂背后说人坏话被人听到了,臊的脸有些发胀,眉毛一立道:“你来做什么?”
  “我来拢共两件事儿,一来是找唐泽,二来就是寄放在你这养的鸡要抓走。”他懒洋洋的说着。
  邵大嫂敏锐的抓到了重点:“你要抓鸡。”大伙儿都是土里刨食儿的,家里拢共就养了三只鸡,天天下蛋,照看的就跟命根子似得,拿走就是挖她的心头肉啊。
  邵坤道:“分家的时候,我可是一文钱没要,就分得这两只鸡。怎么着,还让你密下了不成?”
  邵大嫂道:“家里一个大子都没有,去哪儿给你钱。”
  邵坤道:“没钱,你吃的喝的哪儿来的?一家人过富贵日子,想把我们饿死在外头。这么多人在,别逼我扇你!”
  旁边人憋不住乐,这邵大嫂也是村里一号人物,能给她制服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看来恶人还需恶人磨。
  邵坤是谁,那是村子里头一号混混,谁要是给他一根棍儿能给天给捅个窟窿。这要是给他逼急了,真打了他几个大嘴巴子,疼不疼倒是其次主要是丢人。
  邵大嫂见他分家出去一直没来要,早就当成是自己家的了,吃进嘴里的肉哪儿有吐出去的道理:“这养鸡可废了不少粮食。这两只鸡,我最多给你一只剩下一个抵债了。”
  “大嫂舍得用粮食来喂鸡,看来家里果然是富了,既然这样还跟我争这仨瓜俩枣的。”邵坤说着。
  “明明都是放出来散养的,说的跟什么似得。”
  “就是。”
  他家的鸡下蛋勤快,鸡蛋在乡下什么都能换,比钱还好使呢。
  邵大嫂被众人挤兑,红着脸道:“你们懂个屁。”
  邵坤道:“怎么着,想耍混啊?”
  邵大嫂见他这么说话,倒比平常跳脚说话更有威严,也不敢言语什么。
  邵坤直接去鸡圈爪鸡,很快一阵鸡飞狗跳,邵坤拎着两个鸡膀子道:“本来还要跟你讨二十个鸡蛋当利息,但想到我老娘还在。那二十个鸡蛋就当给他补身体的了,你可别再密下!”
  随后顿了顿道:“差点忘了,你刚才说我媳妇什么来着?”
  邵大嫂一见自家的鸡被他拎在手里,顿时怒火一阵阵的涌上心来,抓了他两只鸡,还想支配他鸡蛋。顿时口不择言道:“说他怎么了公狐狸,不要脸。”
  邵坤啪的给她一个大嘴巴子,大老爷们的力气可不是闹着玩的,给邵大嫂打倒在地上,脸迅速的肿起来,耳朵都嗡嗡的鼻孔窜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