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综英美]蛛联璧合——风籁虫鸣/银土高桂冲土银桂

时间:2020-05-23 08:50:17  作者:风籁虫鸣/银土高桂冲土银桂

 

 
  文案:
  一句话简介:安纳金在超级英雄世界的故事
  安纳金·天行者与银河皇帝同归于尽。他以为自己可以安息,然而再睁开眼,却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这里到处是稀奇古怪的超级英雄。
  好吧,一切都是原力的安排,既来之则安之。于是他到当地中学去做物理老师,想过平静生活。他承认,其实教书挺有意思,比如这个叫彼得·帕克的学生,聪明活泼,非常讨人喜欢。
  但原力不打算这么放过他。某次冥想,安纳金竟然与某个穿蜘蛛衣的英雄建立起连接,每周晚上都被迫进行一次面对面的Forcetime交谈。天呐,这个该死的超级英雄怎么是话痨?安纳金被他烦到想拔光剑砍人。接着,他又发现对方其实就是他最喜欢的学生彼得……
  彼得一直觉得学校里那位天行者先生是个模范老师,对方不仅长得帅,脾气也好,能耐心回答他层出不穷的问题。
  被蜘蛛咬过后,彼得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没料到的是,老师天行者竟然也以一种出乎意料的方式向他露出了另一面。
  感谢疏楼西风晋江图铺帮忙制作的封面图!
  PS:感情戏少,CP小蜘蛛(小蜘蛛攻),小蜘蛛高中期间两人仅为师生情和友情,爱情出现在彼得毕业之后。
  PS:本文中的超级英雄世界不存在银河意难忘。
  PS:这篇文用了Forcetime梗,就是原力给两个人建立链接,让他们远程面对面谈话,跟Facetime一样,所以叫Forcetime。AO3上很流行这个梗,晋江好像很少见,忍不住开了一篇。
 
第一章 一个新生儿
  彼得·帕克一直很喜欢自己高中的物理老师安纳金·天行者先生。
  跟那些秃头油腻的中年教员不同,天行者先生非常年轻,看起来才二十四五的样子。他长得很帅,金褐色头发总是梳得服服帖帖的,配上那双明亮的蔚蓝色眼睛,整个人看起来温和无害。还有白皙的皮肤,连女生们都嫉妒……
  咳,不过彼得认为,自己最喜欢的并非对方的外貌,而是渊博的知识。彼得知道自己在理科上很有天赋,有时候提出的问题能让老师们都犯难。但天行者先生好像什么都知道,他总能轻易回答自己的提问,甚至会给出课本上没有的独特思路,让人眼前一亮。
  不仅如此,这位好心的老师还邀请他加入知识竞赛小组。彼得发现自己进这个小组简直如鱼得水,轻松成为了领队。如果全国比赛拿奖的话,他就有希望申请常春藤高校的奖学金了。这一切多亏了天行者先生。
  彼得回忆着对方上课时的样子,忽然觉得眼前的带队老师面目平庸、枯燥无趣。
  唉,天行者先生说他喜欢机械工程和新能源,对奥斯本公司主攻的生物科技领域不感兴趣,所以就没有来,太遗憾了。
  想到这里,原本彼得很期待的奥斯本之旅,霎时间也变得乏味起来。彼得忍不住走了会神,结果一个没注意,就跟队伍走散了。他在空旷的走廊上挠了挠头,感觉周围每间实验室的门都差不多,只好随手推开旁边的一扇门,看看大家在不在里面。
  然后他就进入了一间奇怪的实验室,一排排的培养架上爬满了蜘蛛,高高地延伸到天花板上。出于好奇,彼得顺着架子抬头看向天花板,结果脚下一绊,这个缺乏运动神经的宅男就扑倒在蜘蛛架子上……
  安纳金·天行者正在家里的地下室准备冥想。
  半个年级都去奥斯本公司参观了,他下午没有课,干脆提前下班回到纽约郊外的家中。
  谁能想到,他,安纳金·天行者,前绝地武士,银河皇帝手下头号走狗,凶名传遍星系的达斯·维达,竟然会来地球的一所普通高中当物理老师。
  现在回忆起来,安纳金觉得这简直是原力开的玩笑。当他在儿子卢克怀中死去时,从没想过自己下一秒会在这颗完全陌生的星球上醒来,还恢复成二十岁时候的状态,四肢健全,容貌英俊,身穿绝地长袍,腰间别着自己亲手做的光剑。
  给银河帝国卖命这么多年,安纳金对星系各处文明星球的分布了然于心,但他从来没听说过这颗叫地球的行星,也没听说过太阳系。地球天文学家绘制的星图里,许多星星都和他的记忆对不上号。
  安纳金只能推测自己来到了另一个宇宙、另一个银河系。
  原力感应也证明了他的猜想。这边宇宙的原力格外活跃,连带着诞生出许多稀奇古怪的超能力生物。就拿安纳金所处的地球来说,明明科技水平低到连自家恒星系都飞不出去,可他在冥想中竟然能感应到好几处极为强大的力量波动。
  真是个怪异的世界。
  他做了次深呼吸,放空杂念,进入冥想状态。
  意识静静顺着原力网络延伸。安纳金感受着身下柔软舒适的厚毯,每一根羊毛纤毫毕现,轻微到难以察觉的气流在纤维间缓缓流动,里面悬浮着肉眼难见的尘埃颗粒。
  由近及远,由细微到宏大,他的意识迅速漫过冰冷的机械金属,沉默的土木砖石,延伸到房屋之外。树根在土壤中悄然扩张,枝叶在轻风中沙沙舒展,无数细小的生命在大地中爬进爬出,水潭的涟漪带着奇异的韵律。
  不可思议的平静感充盈在他的心中。万物参差殊异,仿佛大大小小的光点,彼此间以微妙和谐的方式勾连起来,浑然合一,组成一个包孕宇宙的力场。
  一即是万,万即是一,这种无处不在的力场就是原力。
  安纳金放开意念,让自身与宇宙相沟通。原力自发浸润着他的身心,使他的实力缓慢增长。说是缓慢,但托宇宙原力活跃的福,这个速度比安纳金当年修炼时快得多。
  突然,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正在诞生,这股力量扰动了纽约的原力场,就像是鹅卵石投入水面,激起层层涟漪,传导到了安纳金这里。
  安纳金将注意力投射过去,仔细探察。
  那是一股年轻而不安的力量,就像一个青春期男生,潜力无限,毛毛躁躁。安纳金在冥想时,曾在原力网络中感应到这颗星球的强者们。不管是变种异能、魔力还是特殊血统,他们的力量性质都与绝地武士们修炼的原力迥异,彼此无法沟通。
  但这次的力量不同——尽管性质依旧与原力迥异——冥冥之中,安纳金感觉它在与自己的原力形成微妙的共鸣。
  安纳金睁开双眼。
  如果彼得在这里,他会发现眼前的安纳金跟那位温和的物理老师判若两人。他气质冷硬,整个人就像是火山岩浆凝固成的玄武岩,透出黑沉沉的寂静与压抑。
  地下室里没有开灯,一片昏暗,昏暗中最静谧最深沉的部分来自安纳金。
  共鸣转瞬即逝,那股力量也随之归于沉寂,淹没在原力大海里,无从找起。
  “奇怪。”
  他摇了摇头,再度进入冥想,这一次没有感应到任何异常。
  第二天,彼得头一回在天行者先生的物理课上走神,他还想着昨天的事。
  他从昨天起就觉得不对劲了——自己原本是高度近视,现在哪怕不戴眼镜,视力都比普通人强得多。还有手脚,自己的手脚忽然长出了细小的纤毛,非常细小,他看不见,但就是知道。这些纤毛让手脚有了粘性,昨晚在地铁上甚至粘掉了金属扶手。惊讶中,他竟然一下子跳到车顶天花板上!手脚粘在上面,稳固得就像是墙上爬的蜘蛛。
  是的,蜘蛛!彼得发现这一切都出现在自己被奥斯本公司里的蜘蛛咬伤后。而且这些怪异的变化——力量、速度、视力、粘性——几乎都能跟蜘蛛的生物特征对应上,只差吐丝了。
  天呐,难道他以后会变成个蜘蛛怪物吗?彼得忍不住烦恼地抱着头。
  “彼得,你有什么烦心事吗?还是身体不舒服?”
  下课之后,天行者先生特意走过来问他。显然,对方看到了自己那副烦恼的样子。
  面对天行者先生蔚蓝色的眼睛,彼得实在不愿意说谎,但说真话只是徒增烦恼,一来对方不大可能相信,二来他也帮不到自己,反而多让一个人为自己担心。
  “没、没什么,就是昨天从奥斯本回来以后太兴奋了,睡得有点晚。”彼得发现自己的舌头像是灌铅一般僵硬,对天行者先生撒谎的感觉真糟,“谢谢关心,天行者先生。”
  天行者先生显然相信了他的谎言,温和地劝告他:“我可以理解你的感受,不过注意保证睡眠时间,彼得,你还在长身体呢。”
  他人真好,这时候都不忘记关心我。彼得心里混杂着惭愧与感动,连连点头:“好的,天行者先生,我一定注意。”
  安纳金一眼就看出来彼得在撒谎。
  事实上,今天一见面,他就意识到彼得身上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安纳金很喜欢彼得这个学生,他为人善良,真诚,极有天赋,动手能力强。因此安纳金经常关注他。
  他知道彼得是个文弱的男生,总带着厚框眼镜,羞涩寡言,只有碰到感兴趣的东西才会说个不停。
  今天却不同了。彼得的身形没有改变,但安纳金透过原力感知,隐约察觉到对方体内蕴含着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的波动非常熟悉,就是昨天他发现的那种波动。
  所以那股力量的源头其实是彼得?他觉醒异能了?还是有什么别的奇遇?
  安纳金心里其实不打算过问这件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况且这个世界几乎是批量生产特殊人士。安纳金在纽约生活几年,也算身经百战见得多了,不足为奇。
  但他看到彼得那副烦恼的样子,想也不想就把自己之前的不过问决定给推翻了。可是很显然,彼得没打算随便把自己的新变化说出来,而是选择扯了个谎糊弄一下。
  人之常情。安纳金没再多说什么。他信任彼得,像彼得这么聪明的孩子一定可以处理好自己的那点小问题。
  然后当天下午,安纳金就收到了彼得因为损坏体育馆篮球架被请家长的消息。
  “帕克那小子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投个篮硬生生把篮板都打碎了。”体育老师在教职工休息室啧啧称奇。
  安纳金:……
 
 
第二章 我不是你的幻觉。
  随后几天,安纳金再也没有与彼得发生过原力共鸣。
  他陆续听到了不少彼得的消息,大部分都是坏的。
  彼得的伯父本·帕克去世。在那之后,彼得经常迟到早退、不写作业、上课睡觉、带着打架的淤青来上学……老师们纷纷惋惜说一个好学生就这样自暴自弃了。
  与此同时,一个被称作蜘蛛侠的红蓝紧身衣英雄开始在纽约活跃起来。跟钢铁侠、美国队长这些操心外星人入侵的超级英雄不同,蜘蛛侠每天都在管诸如车祸、抢劫、打架斗殴之类的身边事,非常亲民。所以他在纽约市民中人气飞涨,当然,也引发了很大争议。
  安纳金基本已经猜到这位新出现的蜘蛛侠就是彼得了,时间太巧合,把二者联系起来都不需要费什么脑子。
  他有时候也想过劝劝彼得,平衡好课业与“业余生活”的关系。但……说实在的,安纳金·天行者完全不擅长谈心之类的工作。关于上辈子的人际交流,安纳金能回忆起来的除了几场糟糕透顶的谈话,就只有一言不合被达斯维达用原力锁喉掐死的那些倒霉鬼了。
  下午六点半,安纳金回到自己位于纽约市郊的房子。
  他脱掉驼色大衣,摘下遮掩用的金丝平光眼镜,温和的书卷气质迅速消退,玄武岩般的冷硬感散发出来,与昏暗的房间融合起来,形成一种黑沉沉的寂静。
  安纳金开始用微波炉加热从超市买的速冻晚餐。鸡排、煮青豆、煮胡萝卜、切成两半的烤马铃薯,外加一片煮南瓜,这就是他晚餐的全部内容。
  “真难吃。”
  他嘟囔着消灭掉大部分食物,把那片糟烂的南瓜连同快餐盒扔进垃圾桶。
  安纳金从厨房走到地下室。这里比普通房子的地下室要大得多。在冷战时期,一个怕死的富豪造了这栋孤悬郊野的房子,地下室按核避难所的标准修建,既宽敞又坚固。但核战没来,经济危机却先一步将这位富豪击垮。他的房子也被银行没收,挂牌出售。
  这栋房子周围都是荒山野岭,只靠一条公路与外界连通,基础设施老旧,但算上地下室后面积颇大。所以老房子的价格稳定在一个尴尬的价格区间——真正的有钱人懒得去买,普通人又买不起。
  刚在这个世界醒来的时候,安纳金身无分文,打扮古怪。他只好主动接触纽约的地下中介,给自己搞到全套假身份。黑中介看安纳金孤零零一个人,起了邪念,结果被他用原力控心术反制住,乖乖交出全部积蓄,顺便让安纳金知晓了这栋房子的消息。
  一栋没有邻居的房子,恰好适合他这个初来乍到、缺乏地球常识的人居住。
  借着那笔横财,安纳金买下这栋房子并重新装修了一遍。更换水电设施其实还好,最贵的开销是网线,从市区铺设过来,按英尺收费,账单数字贵的吓人,幸亏花的不是安纳金自己的钱。
  现在,这间地下室里堆满了机械零件,最中间是一架焦痕斑驳的昆式战斗机,已经被拆掉了半截机身。
  机械制造本就是安纳金的业余爱好,跟这些金属玩意儿打交道能让他心情平静。而且安纳金是个机械天才,经常能结合两个宇宙的科技知识做出些小成果来,借助地下途径转手卖出,不得不承认,这可比控心术忽悠来的那份高中教职赚钱得多。
  除此之外,他把地下室搞成这样,还有另一个隐秘的理由:回家。
  这个世界有宇宙魔方存在,一个地球科学家都能靠它打开小型虫洞。假如他把宇宙魔方拿到手,再结合这边某个外星高科技文明的时空翘曲技术,未必不能去另一个宇宙,甚至……回到自己原本的宇宙,去看一眼自己的儿女们。
  所以在纽约大战后,安纳金一直努力收集齐塔瑞人和神盾局的科技产品,试图解析这边世界的尖端科技,制造一艘微型飞船出来。那些卖到黑市的东西,只不过是他研究的副产品罢了。
  安纳金工作了大半个小时后,旁边电脑的加密线路上忽然传来一通视频电话邀请。
  他立刻放下手头的工具,用原力隔空招来墙边衣架挂的棕褐色绝地长袍,披在身上,戴上兜帽。
  厚重的阴影遮住他的脸,只露出紧绷的下巴。安纳金身上的气质变得阴郁神秘,任谁也不敢在谈话中小视这样一个人。
  按下接听键,又打开了衣服领口的变声器,他用低哑的声音向屏幕上出现的人打招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