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重生之特殊癖好——寒小满

时间:2020-05-23 08:51:09  作者:寒小满

 

 
  文案:
  娱乐圈逗比欢快文,强强,风流多情随性受&内敛冷漠腹黑攻,现代背景,1V1,HE
  重生前,谢疏陵以为萧默是一个心胸狭窄的恶人,不断迫害无辜弱小的林守琛。
  他为了林守琛与萧默分手,然而到最后却发现,唯一一个关心他的,只有萧默。
  重生后,谢疏陵回到了刚刚与萧默分手的时候,他竭尽全力的想要挽回,萧默却不给他一点机会。
  媳妇不肯复合怎么办?不要紧,知道媳妇的特殊癖好就一定没问题!
  谢疏陵网购了一大堆“特殊物品”,开始作战。
  咦?等等,媳妇好像有哪里不大一样了,媳妇的眼神不大对劲啊,卧.槽媳妇你怎么力气那么大的……我现在停手还来得及吗QAQ
  然而一切都晚了。
  谢疏陵:抽豆麻袋,媳妇,你疯了吗!你放开我啊!
  萧默:呵,你都带上这个了,还以为能逃得掉吗?
 
  这是个作死的男人为了复合拼命迎合媳妇的特殊癖好,最后养出了一个绅♂士老攻的故事。
  标签:强强 破镜重圆 娱乐圈 重生 爽文 现代 甜宠 逗比甜文
 
 
第1章 潦倒影帝在线重生
  昏暗而狭小的房间里,回荡着男人虚弱而急促的喘息声。
  痛……真的很痛……五脏六腑烧灼着一般的疼痛……谢疏陵艰难的抬起手来,捂住一阵阵发疼的小腹,呛咳一声,咳出一口血来。
  他还从未受过这么重的伤,也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高利贷的人打成这样。
  这样下去,可真的要出人命了……谢疏陵苦笑着想,就这么死了可不好,说不定明天就要上报纸了,某知名前影帝因穷困潦倒横死家中什么的……谢疏陵缓缓勾起唇角,又觉得自己想多了,离他风光无限的时候都已经过去快二十年了,现在他也不过是个可悲又可笑的一事无成的中年男人,怎么可能还会有媒体记得他呢?
  棚屋里的电压不稳定,惨白的灯光闪烁不定,如风中残烛一般苟延残喘着。疼痛重复的次数多了,身体也就渐渐麻木了。谢疏陵再次咳出一大口血来,意识渐渐变得恍惚。大概是其他的感官都被削弱了,他的耳朵意外的好使起来,捕捉到了屋外微弱的对话声。
  “他欠了多少钱?我帮他还了,你们别再来了……”
  “哎呦,那我们可得好好算算了,他这都欠了大半年了,利滚利的,一时可算不清楚。”
  “一口价,一百万,你们要是不要,我就走了。”
  “这!要要要,当然要了!那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谢疏陵猛地挣了挣,很想大喊一声老子他妈就欠了一万块,高利贷也不带这么黑心肠的吧!
  可他太虚弱了,拼了命的张嘴想喊话,也只吐出了几个含糊不清的呓语。谢疏陵叹了口气,心想好心人啊,你快别忙着给钱了,再不送我去医院,我可就要断气了,你那钱就都白花了!
  可惜外面那位听不到他的声音,还在那跟人叮嘱:“钱给了你们,这事就了结了,别再想纠缠不清,不然有你们好看,萧默萧影帝的名头听过吧?这钱就是他出的。你们也是混道上的,应该听说过萧家吧?要是得罪了萧家,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是是是,我们肯定是不敢得罪萧家的……”
  接下来的话,谢疏陵就一概没听见了。他愣了一会儿,缓缓蜷缩起高大却消瘦的身子,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谁能想到呢,在他生命的最后,唯一一个还记得他的人,不是当年他倾尽所有维护扶持的林守琛,而是被他抛诸脑后再无瓜葛的萧默!
  居然是萧默……怎么会是萧默……怎么可能是萧默……
  沉睡着的记忆悄然复苏,他想起自己跟萧默提出分手的时候,对方深邃而骤然失去了光彩的眸子,也回忆起萧默攥紧他衣袖的手指,根根纤长,根根都用力到青筋浮现,而他却毫不犹豫的甩开了……
  谢疏陵的指尖深深掐入掌心,硬生生掐出几道血痕,随即又缓缓松开。
  身体的最后一丝力量悄然抽离,他再也无力思考,只能任由意识陷入黑暗的海洋里,唯一记得的,只剩下“萧默”两个字。
  “谢哥,谢哥,快醒醒!”
  耳边是男生絮絮叨叨的说话声,肩膀还被拍个不停,谢疏陵不耐烦的猛地睁开眼,怒道:“叫什么!催命吗!”
  “对……对不起,谢哥……”男生委屈巴巴的收回手,小声说,“再有一个小时就轮到你试镜了,咱们得提前去化妆间……”
  试镜?化妆?谢疏陵怔住了,差点笑出声来。这算什么?整蛊节目挑中他了吗?他都已经被迫离开娱乐圈十多年了,怎么可能还有人来找他试镜?诓人也该找个靠谱点的理由吧?
  然而那男生却一脸认真的又问了一遍要不要赶紧去化妆间。
  谢疏陵渐渐收敛了脸上不屑的笑容,细细打量了他一番,突然觉得这男生有点眼熟,便试探着问:“小陈?”
  “是我啊。”陈舒谦茫然的看着谢疏陵,“谢哥,你怎么了?睡迷糊了?”
  谢疏陵的脸色彻底变了,他站起身来,死死的盯着陈舒谦,心里升起一个虽然难以置信,却让他的心脏疯狂叫嚣的猜测。他屏住呼吸,听着自己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今天的年月日,告诉我!”
  陈舒谦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看了看,小心地说:“今天是2018年10月21号。”
  谢疏陵重重的摔回到椅子上,只觉得身上起了一层冷汗,浑身都没了力气。他发了一会呆,艰难的抬起手挥了挥,低声吩咐道:“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那……那试镜化妆……”陈舒谦一步三回头的走到门边,神情哀怨的活像深闺怨妇。
  谢疏陵看得眉头跳了跳,“待会儿再说,耽误不了事。”
  陈舒谦听了,一秒变脸,欢欢喜喜蹦蹦跳跳的出去了,还贴心的给谢疏陵关上门。
  他离开以后,谢疏陵终于放松下来,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他勉强撑起不听话的身子,走到镜子跟前,朝里面看去。
  那是一张很年轻的脸,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鼻梁高挺,嘴唇削薄,殷红似血,是一副多情的长相。眉眼生得有些浓艳,像是泼墨画出来的山水,乍一看像是眉目含情的桃花眼,眼角微挑时,却又显出一丝违和的凉薄。
  谢疏陵缓缓抬手,抚上自己的眼角,不得不感叹老天对自己的宽仁。
  他重新活了过来,而且还回到了演艺事业最巅峰最成功的时候,回到了二十年前的青春年华。
  “小陈!”谢疏陵高声喊道,门外一阵乒铃乓啷,陈舒谦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
  “剧本在哪里?”谢疏陵舒舒服服的坐在椅子里,随口问道。
  陈舒谦大喜过望,抬手从背包的侧边扯出一卷皱皱巴巴的本子递过来:“谢哥,你终于想开了!就算萧哥是这次的主角,好剧也还是得接啊——”
  谢疏陵一脸嫌弃的用两个手指头拎着那破本子,正犹豫着要不要翻开,手里的剧本就“啪”的一声砸到地上。他抬眼看着陈舒谦,微挑的眼尾泛起几分兴奋的微红:“萧默?”
 
 
第2章 再遇萧默
  他想起来了。
  翻着剧本的时候,谢疏陵终于想起来这是什么时候了,这是他刚跟萧默分手之后不久,正是相看两尴尬的时候,所以上辈子他压根就没有参加试镜,直接放弃了这部剧。
  谢疏陵轻轻抚摸着剧本上大大的“探花郎”三个字,他清楚地记得,当年在他放弃这部剧之后,林守琛缠着他要去了试镜男二的机会,最后成功拿到了角色,很是出了一把风头。萧默更是凭借这部剧拿到了金兰奖年度最佳男主角的奖项,一举成名。
  既然老天垂怜,让他重来一次,那他自然不可能放弃《探花郎》这部剧。谢疏陵翻开剧本,找到待会要试镜的部分,细细钻研起来。
  再怎么说他也是新科影帝,只要不主动放弃,谁还能从他手里把角色抢走不成?
  没过多久,陈舒谦就又敲门进来了,叫他去化妆间。谢疏陵放下剧本,伸了个懒腰,精神抖擞的离开了休息室。
  今天要试镜的角色很多,化妆间里挤了不少人,谢疏陵嘴角噙着笑意,逢人便打招呼,一点都没端架子,倒是让不少熟悉他的人惊讶不已。
  “我的妈,我没看错吧?谢疏陵居然笑得这么开心,不会是中邪了吧?”
  “真是转性了……不过他笑起来可真好看,尤其是眼睛……”
  角落里的窃窃私语声此起彼伏,直到谢疏陵笑着看过去,众人才收起八卦的念头,继续专心工作。
  谢疏陵走到化妆间最里面的小隔间坐下,兰宁手里拿着化妆盒,笑着凑过来,打趣道:“谢影帝,今天怎么满面春风的,遇到什么好事了?”
  谢疏陵看着她笑嘻嘻的模样,回忆起自己穷困潦倒时,这个小姑娘是仅有的几个愿意帮助他的人之一,心里柔软起来,抿唇笑道:“这次的角色很有意思,我当然高兴。”
  听他这么说,兰宁反倒愣了愣,欲语还休。
  谢疏陵挑眉看她:“怎么了?有话直说。”
  “我听说这次试镜是要跟男主角演对手戏……”兰宁犹犹豫豫的说,“谢哥,萧哥他是对你好的,你别为难他……”
  谢疏陵微微抬起手掌,制止了她的话,低声道:“我心里有数。行了,快化妆吧,迟到了就不好了。”
  兰宁叹了口气,打开放在手边的化妆盒,认认真真的给谢疏陵化妆。
  《探花郎》这部剧是古代背景,谢疏陵要试镜的男二又是一个不拘小节的采花贼的角色,导演已经提前声明,想要的感觉是翩翩浊世佳公子,风流恣意少年郎。这话文绉绉的,兰宁揣摩圣意,折腾了二十多分钟,终于心满意足的点点头,拿起镜子让谢疏陵看。
  谢疏陵对着镜子愣了愣。镜子里映出的,是一个高高束起长发的少年公子,眉峰纤细,眼尾微挑,流泻出丝丝情意,却又带着点点沁凉,唇红齿白,未语先带三分笑,不像是采花贼,倒更像是新晋登科,春风得意的探花郎。
  谢疏陵笑出声来,一扬袍袖站起身来:“这样子去试镜,萧默估计要以为我是来砸场子的了。”
  兰宁眨巴着眼睛看着他,满眼粉红色的小心心,脱口而出道:“没事儿,萧哥打扮得更好看——”话说到一半,她突地噤了声,心里后悔万分。当着谢疏陵的面夸萧默,这不是上赶着找骂吗!
  然而,大大出乎她意料的,谢疏陵居然没生气。不仅没生气,他还饶有兴致的笑了,故意把头发打乱了一些,又捞过一件黑色长衫披上,自言自语道:“还是低调点,别惹他了……”
  说完,他没理会瞠目结舌的兰宁,风流倜傥脚底生风的走了。
  男二的试镜是今天的重头戏,定在一号摄影棚,谢疏陵紧赶慢赶,总算没有迟到,刚一迈进摄影棚,注意力就被盘膝坐在矮桌边的身影吸引过去了。
  那是萧默,虽然因着角度的缘故,他只能看到男人瘦削却有力的半副肩胛,还有被披散下来的长发遮挡着的半边脸。
  谢疏陵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脑海里闪过萧默的脸。
  萧默天生一副好相貌,与他略有些浓烈的五官不同,萧默的眉眼都很清淡,眉峰浅浅,斜飞入鬓,眼眸深邃,神情淡漠,专注的看着一个人的时候,很容易就能让人产生深情的错觉……
  然而对于谢疏陵而言,萧默的深情并不是假的,他曾经无数次的看过。拥抱亲吻的时候,耳鬓厮磨的时候,更多的,是把这个漠然的男人压在身下,任意妄为的时候。那么多那么多的时候,萧默都是专注的看着他的,就好像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以外,再没有别人了。
  直到那一天,萧默修长的手指,被他一根根地用力扯开。
  “小谢,来了呀。”导演亲切的招呼声打断了谢疏陵的回忆,他回过神来,笑着答应:“差点就来晚了,黄导可别怪我。”
  黄达笑眯眯的摆摆手,叫他过来坐下。谢疏陵很配合的走过去坐下,与他低声闲聊起来。
  黄达是一个很好的导演,才华好,人品也好。谢疏陵已经跟他合作很多次了,之前更是凭借他执导的电影一举登上影帝的宝座,这一次参与试镜《探花郎》的男二号,也是受到了黄达的邀请。
  谢疏陵一边听着黄达低声的嘱咐,一边偷眼去看萧默。也不知那人是知道他来了刻意回避,还是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眼看着工作人员都安排好了一切,试镜即将开始,也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不动,谢疏陵也不想显得太沉不住气,硬生生坐到黄达催促,才走到安排好的站位,撩起长衫下摆,坐上了窗沿。
  萧默听到了他的动静,终于有了反应,黑黝黝的眸子直直的看过来,深邃似海,直看得谢疏陵心跳漏了一拍。
  试镜不是正式拍摄,没那么讲究,也没人打板喊开始。谢疏陵深吸一口气,把躁动的心跳压下去,眉梢微抬,桃花眼里满是笑意,问萧默:“开始吗?”
 
 
第3章 跟狗在一起也不复合
  《探花郎》是关于一个小门小户家的庶子,如何利用自己拥有的所有资源和力量,迎娶白富美,登科探花郎,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具体情节脱胎于传统的宅斗文,只是主角从女的换作了男的,剧本中对于男主角的描写,是俊美非常,温和可亲。
  谢疏陵抽出一点心思来,端详着萧默漠然的面容,总觉得自己更像是剧本里写的那个男主角。
  对于萧默的演技,谢疏陵心知肚明。萧默是一个很好的演员,总能恰如其分的表现出导演想要的感觉,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他的表演永远都有一个明确的上限,萧默是一个很严格很现实的人,他从不追求浪漫主义,也从来不会超出导演的要求。
  与镜头下的完美的演员萧默相比,躺在他床上的那个萧默,才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有七情六欲,有痴狂沉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