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重生后我和前女友结婚了gl——柿原纯

时间:2020-05-23 08:53:06  作者:柿原纯

 

 
  作者:柿原纯
  备注:
  和恋人分手后司凝夏情绪失控,在买醉的路上出了车祸,灵魂剥离了身体。
  葬礼那天夜里,她看见冷听然抱着自己送她的猫缩在房间的角落里落泪。
  重来一次,司凝夏回到五年前,她强迫冷听然跟自己交往的第二天。
  冷听然本该是厌烦她的,可当她提出分手时她又拒绝了,看她的眼神还越来越灼/热……
  微博:柿原纯
  扫雷:
  同性可婚背景
  甜美富二代受X影后宠妻狂攻
  双重生,主受HE,1V1,先虐后甜
  攻受前世都只有彼此
  作者文盲,可能会写成渣攻贱受
 
  
  作品简评
  和恋人分手后司凝夏情绪失控,在买醉的路上出了车祸,灵魂剥离了身体。葬礼那天夜里,她看见冷听然抱着自己送她的猫缩在房间的角落里落泪。重来一次,司凝夏回到五年前,她强迫冷听然跟自己交往的第二天。于是她主动提出分手,可冷听然本该是厌烦她的,当她提出分手时她却拒绝了,看她的眼神仿佛换了一个人。
  过程有些纠结的重生破镜重圆文,讲述女主因为不平等关系和各种误会而让自己陷入绝路,最后将事情解释清楚,和前女友结婚,让上辈子彼此都遗憾的事得到完满的故事
 
 
第1章 
  内装易燃货物的卡车出了事故。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几乎要响彻整个城市,熊熊的烈火快将天空都染成橙红色,周围全是哭嚎与消防车鸣笛的声音。
  司凝夏漂在空中,之所以说是漂,是因为她感受不到大地的重心。
  她茫然的看着被撞得稀巴烂的宝马i3车内满脸是血的女人,刺眼的红不要钱似的往外涌出,身后的火已经蔓延到这边,甚至烧到了她的身体,可她感觉不到丝亳痛苦,耳边却能听见火在烧的声音。
  那个满脸是血的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
  朦胧中,她想起一些事。
  她跟冷听然又吵架了。
  哦,与其是吵架,不如说是她单方面的耍泼。
  她们之间出现了第三者,是司凝夏的发小兼闺蜜,对方远比她善良得多,这句话是冷听然对她说的。
  听说她们在一起了。
  就在刚才,两天没有回家的冷听然在进家门之后没吭过一声。一句解释也没有,从她眼前经过时甚至不屑于给她一个眼神。
  即使是骗她,她也懒得装。
  司凝夏一团火忍了两天,当场跟她吵了起来。
  她和大多婚姻不幸的妇女一样,多疑,无理取闹,只能以胡搅蛮缠来博取对方一丝关注度。
  这种手段一旦用多了,就不受用了,并且适得其反。
  司凝夏每次闹情绪,冷听然都是冷眼旁观,一个字也不说,而她就像一拳头打在棉花上,不痛又不痒。
  又一次的独自发泄完,她情绪失控的抓起钥题从家里跑了出来。她找不到人诉说,这几年来为了守着冷听然,她除了纪初竼,几乎没有朋友。
  而最后,这个她认为的朋友,闺蜜,发小,将她最心爱的人抢走了,亳无保留的抢走。
  心脏像被千万根细针扎着,抓不得挠不得。
  开车的速度越来越快,司凝夏和前面的车追尾了,狠狠的撞了上去之后她还没缓过神,她的车再次被人从后面狠狠一撞,车子被前后撞得变形,她被夹在中间,额前撞出一个大大的口子,血就是从哪里流出来的。
  她好像是昏过去了。
  可又清楚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她不是主要的追尾导线,在她的前面已经有至少七八辆车撞在一起了,她的后面还有三辆,连续几次的灾难性撞击,她的车门被撞掉了下来。
  迟迟没有人救援,很快她就会失血过多而死。
  天亮了。
  现场暂时得到了控制。
  她的尸体终于被消防员抬了出来。
  血已经凝固,那张昔日她引以为傲的脸此时血肉模糊,已经看不出她原来的样子。
  他们从她车上找到沾了血的驾驶证,确认她的身份后,登记离开。
  还有太多跟她一样在这场事故离开的,哭嚎声比事故发生时更多更大声。
  她面无表情的坐在自己尸体旁边,从茫然慢慢到接受。
  她死了。
  冷听然终于可以光明证大的和纪初竼在一起了,也没有人再强迫威胁她。
  皆大欢喜的结局。
  临近中午时分,司博夏来了。那个疼她入骨的哥哥,此刻神情悲痛欲绝,签认领书时的手在发抖,之后默然领走了她的尸体。
  她跟着车回到许久没有回去过的司家,最爱的母亲无力的瘫在沙发,从小把她捧在手心的父亲双手合十,手肘放在大腿上,似乎很久没有休息,不知什么时候头顶窜出几根白头发。
  她第一次深切的体会到,父母真的老了。
  司博夏跟张姨说了句话,张姨匆匆进了厨房一趟又出来,手里多了一杯水。
  母亲拒绝张姨的喂水,手一挥将水摔在地上,玻璃杯应声碎了。
  就像她今天开的车子一样,被砸得稀巴烂。
  也许是想到她的惨状,母亲突然双手捂脸,哭得像个孩子。
  父亲垂着头,大手搂住母亲的肩,母亲无力的靠在父亲怀里,没一下鼻子便哭得通红。
  她的葬礼在三天后举行,冷听然没有出现。
  纪初竼来了。
  端庄优雅的自然直发很符合她的气质,今天规规矩矩的扎起了低马尾,耳边别着小白花,全身穿着死气沉沉的黑色西服,全素颜的眼睛通红,鼻尖也没能幸免,看起来十分伤心。
  司凝夏慢慢咧开嘴,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葬礼结束那天晚上,她回到和冷听然一块儿住的公寓。
  她直接穿过了大门。
  客厅好像和她离开那会儿没什么变化,她喝过的杯子原封不动的在桌上,隐约可见杯子上还有她留下的唇印。
  屋子和她一样死气沉沉。
  她想也是,她都死了,冷听然应该也离开了吧。
  一声熟悉的猫叫声把她的注意力吸引了回来。
  白雪是她千挑万选了近一个小时的蓝眼白毛猫,把它接回家的时候还是小小的一只。
  之所以会买猫,那是因为她意外得知冷听然喜欢动物。
  知道这个消息的司凝夏在第二天一大早就欣喜若狂的去了宠物店,她以为冷听然看见猫会很开心,没想到她冷着脸跟她说,她不喜欢动物,特别是她送的。
  司凝夏当场失去了笑容。可猫已经买回来了,总不能再退回去。
  白雪是她后来替它取的名字,她希望它能像雪一样永远白得纯结。
  冷听然说阴暗的人养不出什么好猫。
  她已经讨厌她讨厌到这种地步了,连她养的动物也要被攻击一番。
  即使每天都伤痕累累,她还是离不开冷听然。
  她爱她,爱到没有自我。
  穿过房间门,她先看见了蹲在角落的冷听然。
  她的眼睛,从来都能在第一时间看见冷听然。
  不知道冷听然在想什么,双眼无神的看着某一个方向,眼睛许久也没眨一下,眼泪顺着她的眼下垂流下。
  冷听然生得美,连哭的时候都是我见犹怜的,眼前的冷听然哭得比她在电视里哭得还要美。
  被强行抱住的白雪似乎感觉到另一个主人的悲伤,不时扭动她肉乎乎的粗脖子。
  白雪冲她的方向喵了一声,司凝夏像以前那样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慢慢向她们走近,缓缓蹲下去。
  她不在了,白雪还会思念她。
  冷听然呢?
  司凝夏在心里自嘲了一下,她和冷听然仅有的那点情份早已经被她以她母亲作威胁要求和自己交往的那一刻消失殆尽了。
  她亲了亲白雪的脸,毛绒绒的猫毛把她扎得生痒。
  无声的和白雪道了别,司凝夏抬头打量起近在咫尺的脸,不受控制的凑上去亲了一下,缓缓往下轻轻贴上她的嘴唇。
  让她再亲她一次,最后一次。
  冷听然像是感应到了似的,眨了下眼,如扇子一样又翘又密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
  “是你吗?”清冷的声音突然在死寂的房间里响起。
  司凝夏勾了勾唇,转身消失在房间里。
  空气中飘着一句话,空灵的回音久久没有散去。
  “我还你自由。”
  作者有话要说:  甜度只有两个加,所以可能会又苦又甜,抽22个红包庆祝开新QAQ
 
 
第2章 
  “啊——”
  司凝夏满头大汗的从床上醒过来,纤细的手用力抓着胸前的布料,像濒死的动物,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把每一次呼吸都当最后一次。
  她梦见自己死了,车祸。被撞得支离破碎,连条全尸也没有,醒来之前她甚至感叹这是她的报应。
  梦里画面那么清晰,仿如真正发生过。
  气息渐渐平稳下来,司凝夏用力捂着近乎死亡的脸色,漂亮的桃花眼大大睁着,情绪还没有从刚才的梦里恢复过来。
  恍惚的眼睛慢慢变得清明,打量起自己所在的地方。
  房间很大,轻轻晃动的粉色窗帘挡住的外面隐约中透着光,可以知道这时还是白天。公主粉的空调薄被因为她坐起来的动作而滑至肚子的位置,正对面的欧式梳妆台暗层上摆着几只二十公分大小的粉色布偶,整个风格看起来非常少女心。
  这是她的房间,却又有一丝陌生感。对了,她好像太久没有好好看过这个房间了。
  六年?
  还是七年?
  她记不清楚了。
  门蓦然被推开。穿着白色上衣,宝蓝色及膝褶裙的中年女人小碎步跑进来,脸色焦急万分。
  “夏夏是不是又做恶梦了?”
  “妈?”司凝夏压低嗓子叫了声,语气带着些许不真实。
  “有妈在呢,不怕不怕。”
  “妈。”司凝夏的声音染上了哽咽,抬手抱住了母亲,眼底闪过愧疚。
  在关景芊眼里,把女儿的行为当成了撒娇,轻轻抚着她的后背安抚,“告诉妈,做了什么恶梦?”
  司凝夏的下巴抵着母亲的肩头,吸气摇头,“我只是想你了。”
  真的好想好想。
  “傻孩子,这天天见的,想什么呀。”
  司凝夏无声的扬起笑容,苦涩而悲伤。
  她真的死了,刚才做的梦是真实存在的。
  然而她又活了,重新回到了20岁,回到了她强迫冷听然当自己女朋友的第二天。
  她用整整三天时间消化掉自己重生的事情,这三天里她没有出过房间,吃喝都由佣人侍候着。
  忘了多久没有享受这样的日子了,和冷听然同居五年,大部分上都是她在照顾对方。刚开始不熟练,没少被油溅伤,摔破碗,割伤过手。她有想过请保姆,可冷听然不喜欢生人,最后作罢。
  关景芊以为女儿失恋了,怕触碰她的伤口,也不敢开口询问,这几天极其留意她的情绪,有些风吹草动会第一时间冲进来,这次也一样。
  前世为了守着冷听然,她不顾父母兄长的阻拦搬到了学校宿舍,花三千块和冷听然同住的同学换了房间,顺理成章的和冷听然过起‘同居’生活。
  因此冷听然和她大吵一架,之后冷处理,连看她一眼也不愿意。
  她到死也没能好好珍惜家里的温暖。这一世,她不会让那些荒唐的事情再发生了。
  司凝夏语气很轻很轻的说:“妈,我明天想回学校了。”
  闻言,关景芊蹙起眉,不放心道:“怎么不在家里多休息几天了?”
  司凝夏嗯一声,她还有事要做。
  “那行吧,明天让你哥送送你。”关景芊道。
  司凝夏乖巧的点了点头,“谢谢妈,我想再睡一会。”
  关景芊神色担扰的瞄了女儿一眼,“行,今晚下楼吃饭吗?还是妈送上来?”
  “下去吃。”她很久没和家人们聊天了,她问:“哥和爸爸晚上会回来吗?”
  关景芊面露喜色,重重点头。
  司凝夏是老来子,父母四十多才有了她,哥哥比她大了足足十二岁,从小就备受宠爱,加上家里有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遇上冷听然之前,日子顺风顺水。
  光着脚丫子走到窗边,用力拉开窗帘,嘎拉的一声有些刺耳,眼睛一时间适应不了阳光,她不得不用手挡在额前。
  和记忆中一样,阳台可以看到起伏不一的屋顶。
  她拉过被风得晃动的吊椅,坐在上面看出远方。每次和冷听然吵完架回家,都喜欢坐在这里,想很多事情,隔天又活力满满的回去找冷听然。
  以前太爱冷听然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回头想想,连她都想抽自己一耳光。
  太傻。
  晚上六点,哥哥和她爸准时回家,司凝夏在重生的第三天晚上下楼了。
  “舍得下来了?”司博夏宠溺一笑,像小时候一样抬手揉她的发顶。
  那宠溺和温柔,都让司凝夏感到无比眷恋。
  她不记得她哥多久没有这样摸她的头了,在劝说她离开冷听然几次无效后,恨铁不成钢的司博夏索性放任不理,只是不再像现在那样宠她。
  为了和冷听然在一起,她好像和所有人都撕破了脸皮,把劝她分手的人都删除拉黑,极端又可怜,可怜得活该。
  “爸,哥又欺负我。”她像以前那样,娇气不已的向父亲告状。
  “博夏你怎么又欺负你妹?”
  难得女儿要下楼吃饭,关景芊打算亲自下厨,做几道司凝夏爱吃的菜。听见女儿告状,拿着菜铲子跑出来。
  司博夏立即举手投降。
  她没有像以前那样得意大笑,心底反而划过一丝苦涩。
  司博夏坐在她的旁边,“妈说你失恋了?”
  放弃不爱自己的人,算不算失恋?
  她没有否认也没有确定,只是把目光投到电视上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