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灰色之谁招惹了谁[情有独钟]——晴川泪相思

时间:2020-05-23 08:54:34  作者:晴川泪相思

 

 
文案:
     丁一南市大学计算机系高材生,隐藏黑客属性。何南刑警队队长,从警十年嫉恶如仇。两人因为案件结缘,是与非,黑与白,有因才有果。强与强的激烈碰撞,黑与白的纠缠,谁胜谁负,谁又说的清楚。
何南:丁一,今天你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听我把话说完,要么把我打晕。
丁一利落的上前,一个手刀砍在何南后脑。
何南:、、、、、、
丁一:满足你!
1V1 强势精明的刑警队队长VS更强势精明的总裁大人
 
 
一句话简介:探案类耽美文
==================
 
  ☆、命案
 
  “爸爸,这次幼儿园的毕业典礼,老师说要和我一起主持……”
  “一一真棒……”
  “爸爸妈妈,你们放开我,我要爸爸妈妈……”
  “小一,我比你大,以后你要叫我哥……”
  “小一……”
  不同的场景,却同样的一片血红,就连整个天空仿佛都染成了红色,床上的丁一再一次陷入那个梦魇之中,清秀的脸上露出痛苦之色,蓝色的枕巾已经被眼泪浸湿一片,他猛然间睁开双眼,目光呆滞的大口喘息着。
  缓了好一会儿,丁一激烈的心跳才平缓下来,他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是早上五点。掀开被子下床,丁一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换上运动装,开始了每日的晨跑。
  丁一住在南市的南郊,一座新修的小区,距离他上班的地方只有两个路口的距离。他每天都会沿着固定的路线晨跑,穿过小区的商业房,沿着马路一直向南,通过一个十字路口,便是南市新建的体育馆,体育馆前面则是南市大学的新校区,也是他任教的地方。
  沿着体育馆的跑道一直往前跑,一圈又一圈,直到跑到筋疲力竭,丁一才慢了下来,这种大汗淋漓的感觉,他觉得很踏实,能够让他暂时忘掉梦魇带来的痛苦。缓步走出体育馆,冲着门口的保安微微点头,丁一便原路返回,在小区里买了豆浆、油条,拎着就回了家。
  今天周六,他不用上班,洗澡更为仔细,花了大约一个小时,才从浴室里出来,将已经凉了的豆浆、油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已经是早上八点,他随手打开了电视机,转到了南市新闻台。
  “叮”,微波炉的提示音响起,丁一起身将热好的食物取出,细嚼慢咽的吃了起来。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上午好,现在是2018年9月15日八点整,我们插播一条最新新闻,据外线记者传来报道,今晨七点五十分,公安局接到报案,我市著名企业家唐爱国的妻子方华死在家中,疑是他杀。请看我台记者发来的现场报道。”
  画面一转,一个漂亮的女记者出现在屏幕上,她正了正神色,拿着话筒说:“观众朋友们,我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我市著名富人区-朝华别墅区,企业家唐爱国先生的别墅大门前。目前这里已经被警察封锁,任何人不得进出,公安局各部门的警务人员相继到场,现在正在别墅里取证。据知情人爆料,唐爱国的妻子方华被证实已经死亡,且尸体上有数处刀伤,疑是他杀……”
  丁一从电视机上收回视线,再度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吃完早餐,收拾餐具,一遍又一遍的清洗,擦拭,直到确认餐桌、餐具被清洗的干干净净,他才将所有的餐具归位。
  丁一所住的房子是他上大学后买的,三室两厅,装修以灰色调为主,偶尔搭配的也是黑色和白色,对别人来说,这样的装修会觉得很压抑,但对习惯了这里的他来说,只有这里才能给他安全感。他有严重的洁癖,容忍不了半点脏污,不习惯与人近距离接触,一米的距离是他能接受的底线。宁愿走路,也不会去做地铁、公交等公共交通工具。
  “铃铃铃”,手机铃声响起,丁一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来电,轻轻一按便接通了电话,说:“喂,你好。”
  “你好,丁老师,我是张姐,今天别墅里出了点事,唐先生让我通知您,这周就不用来上课了。”电话那边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好,我知道了,谢谢张姐。”
  挂断电话,丁一起身走向书房,推开门径直走了进去,书房是由这栋房子中最大的一间卧室改成。粉刷成浅灰色的墙壁,黑色的家具,和外面的装修没有任何区别。东面的墙上挂着三台电脑屏幕,下面电脑桌上也放着一台,旁边则是一台笔记本,西墙上打了一排书架,上面整齐的摆放着各种书籍。落地窗的深灰色窗帘拉着,屋里显得有些暗,但丁一却是习惯了这种黑暗,他径直来到电脑桌前坐下,打开了上面的台式电脑。键盘在不停的敲击着,电脑屏幕也在不停转换,直到一份个人简介出现在屏幕上,丁一才停了下来,认真的看着。
  简介上有一张一寸的照片,是个大约二十岁左右的男人,五官俊朗,棱角分明,嘴角的笑容带着暖意。何南,男,1987年11月4日出生,北市警校毕业,2007年参加工作,因工作成绩突出2012年被正式任命为南市城区刑警队一队队长的职务,曾参与破获南市连环盗窃案,明湖连环杀人案等重大刑事案件。
  丁一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看着屏幕上何南的照片陷入沉思。
  2018年9月15日早上八点十五分唐家别墅,被丁一关注的何南此时正仔细的观察着案发现场。方华的尸体侧躺在主卧的蓝色地毯上,眼睛看着卧室门的方向,一条手臂长长的伸着,身上玫红色的性感睡衣被鲜血染成暗红色,拖鞋一只在穿在脚上,另一只却不见踪影,穿上的被褥滑落在地,显然方华生前与凶手有过搏斗。
  就在何南打算翻转方华尸体,仔细观察她身上的伤口时,门外进来了一群人,其中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连忙出声制止:“别动!哎我说何南,你怎么说也是刑警队的队长了,怎么还像个刚来的毛头小子,我们痕检科和法医都还没动尸体呢,你这不是给我们制造麻烦么?”
  何南站起身,不以为意的说:“我这是相信你们的专业技术。行了,别臭贫了,赶紧干活!你看人家秦恒,就没你废话多。”
  苏航一听不乐意了,没好气的说:“我谢谢您的信任!赶紧起开,别挡道!”
  何南冲着秦恒点点头,主动让出位置,秦恒见状满意的笑笑。
  何南见痕检科和法医已经开始工作,便转身出了卧室,他向一旁正在做初步询问的王亮招了招手,王亮见状连忙走了过来,说:“队长,你找我。”
  何南直截了当的问:“谁报的警,第一个发现死者的是谁?”
  “唐爱国报的警,第一个发现尸体的是他的小儿子唐然。据唐爱国说,唐然早上六点多的时候,起床找水喝,路过时发现死者的房门是虚掩的,就推开了门,结果就看到方华出事。他被吓坏了,首先给唐爱国打电话,唐爱国得知消息赶回家后,这才报的警。”
  何南点点头,接着问:“他们人呢?”
  “就在一楼大厅坐着呢。”
  何南闻言转身就向楼下走,却被王亮拉住了手臂,他挑了挑眉,问:“还有什么情况没说?”
  王亮指了指人群中一个身穿制服的女警,小声说:“队长,这是刚分到我们队的女警,你是不是见一见,安排一下工作。”
  何南看着站在不远处有些手足无措的女警,不禁皱了皱眉,低声说:“刑警队都是大老爷们,来个女的算怎么回事!”
  王亮闻言小声嘟囔道:“也就咱们一队都是大老爷们,人家别的队里都有女警。”
  何南瞪了王亮一眼,说:“你要不想我听见,就在心里说。你想带一个拖油瓶,那就带着吧,她要给我找麻烦,我就唯你是问!”
  王亮的眼睛一亮,随即又小声的哀嚎道:“队长,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不理会王亮的装模作样,何南径直下了楼。
  安琪看着何南从自己身边走过,想开口说话,却发现他根本没有理会她的打算,她只好讪讪的住了口,看着何南挺拔的背影满心委屈。
  王亮见状连忙安抚道:“安琪,你别介意,我们队长人很好的,他只是、只是跟你不熟,等熟悉了就好了。走吧,我们去跟队长做笔录。”
  安琪深吸一口气,笑着说:“嗯,我知道,谢谢你王哥。”
  别墅大厅内,唐爱国眉头紧皱的坐在沙发上,他身边紧挨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看模样应该就是他的小儿子唐然。
  何南径直来到沙发前坐下,直截了当的说:“唐先生,我是刑警队一队队长何南,这个案子由我调查,谢谢您能配合我们的侦破工作。”
  唐爱国微微点了点头,安抚拍了拍还在发抖的唐然,平静的说:“想知道什么就问吧。”
  “据说第一个发现尸体的是唐然,您是后来才赶回家的,对么?请问您昨晚在哪儿,有谁可以作证?”
  唐爱国抬眸看向何南,犀利的眼睛里有些明显的不悦,回答道:“最近公司正在筹划上市,经常会加班到很晚,索性就在办公室住了,早上接到小然的电话,我才回来的。我的秘书周雪可以作证。”
  站在唐爱国身后的周雪,见唐爱国看过去,连忙说:“是的,昨晚我和唐总一直都在公司,我可以作证。”
  何南看了一眼一身职业装的周雪,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看向唐然,温声问:“唐然,是你第一个发现的尸体对么?”
  唐然瞳孔一缩,眼睛里恐惧蔓延,缩在唐爱国旁边的身子,颤抖的越发厉害。
  唐爱国见状心疼的将他揽进怀里,轻声哄着:“别怕,爸爸在。何警官,小然受到惊吓,恐怕现在不能回答你的问题。家里的保姆昨晚也在,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先问她吧。等小然平静了,我再让人送他去警察局做笔录。”
 
  ☆、案情分析
 
  2018年9月15日下午五点十分,公安局刑警大队一队办公室,所有在岗的刑警都已到齐,办公桌对面的白板上贴着死者的照片,和何南掌握的一些基本信息。
  何南扫了一眼众人,轻咳了一声,说:“大家都说说忙了一天都有什么收获,就从王亮开始吧。”
  王亮拿着笔记本刚想说话,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公安局局长尤广平和刑警队大队长高勤先后走了进来。众人见状连忙站起身,纷纷招呼着,“尤局,大队长。”
  尤广平挥挥手,面色严肃的说:“行了,都坐下吧,我们就是来旁听的,继续。”
  高勤紧走两步拉开一把空着的椅子,尤广平笑了笑坐了下来,高勤紧挨着尤广平坐下后,说:“何南,说到哪儿了,继续。”
  何南淡淡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王亮,平静的说:“说吧。”
  王亮见状拿起记事本,说:“死者方华,女性,今年三十五岁,大专学历,长相漂亮,是本市著名企业家唐爱国的第二任妻子。平时没什么特别爱好,就是家、商场、美容院三点一线。据保姆说,唐爱国和方华的感情很好,一家三口很是和睦。”
  “一家三口?据我所知,唐爱国应该还有一个长子吧。”大队长高勤出声问道。
  王亮解释说:“唐爱国确实有两个儿子,一个是今天我们见过的唐然,是方华所生,今年十三岁。另一个儿子叫唐皓,今年二十八岁,是唐爱国的亡妻胡兰所生。胡兰死后没多久,唐爱国就和方华再婚,并举行了盛大的婚礼,这让唐皓和唐爱国之间的关系破裂,唐皓很不待见方华和唐然,几乎不回家。昨晚别墅里只有方华、唐然、保姆三个人,唐皓已经一个月没有回去过。”
  何南皱了皱眉,看向苏航,说:“尸检做的怎么样,方华的死因和确切的死亡时间有了吗?”
  苏航将手里的尸检报告递给何南,何南看了看又递给了尤广平。苏航解释说:“死者腹部连中四刀,其中一刀刺中脾脏,导致脾脏破裂而死。死亡时间是凌晨一点到三点之间。根据伤口推断,刀身长约十公分,宽约2.5公分,是一把类似匕首的小巧型刀具,现在并没有发现凶器。”
  何南接着问:“案发现场非常混乱,死者明显与凶手搏斗过,死者的指甲里有没有发现凶手的皮肤组织,或者有价值的线索?”
  苏航摇摇头说:“死者的指甲里干干净净,而且是刚刚修剪过,没发现有任何有价值东西。”
  “干干净净?”何南皱着眉头说:“看来这个凶手准备的很充足。”
  苏航摆摆手,说:“错,应该说他准备的一点都不充足!死者身处豪门,平时很注重保养,也很爱打扮,她生前做过美甲,指甲是她死后被人修剪的。”
  “死后修剪?”王亮满脸惊讶,接着说:“也就是说凶手杀完人,又慢条斯理的帮死者修剪指甲?这、这凶手的心理素质也太好了点吧!”
  苏航点点头说:“你形容的一点没错,就是慢条斯理。死者的指甲被修剪的很整齐,如果不是指甲上留有美甲的痕迹,我都要以为是死者自己剪的了。”
  何南无意识的转着笔,平静的说:“花费这么大功夫帮死者修剪指甲,肯定是怕死者指甲里留有自己的皮肤组织,也就是说两人在搏斗中,死者抓伤了凶手。”
  苏航赞同的说:“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虽然指甲里没有发现线索,但我却在死者体内发现了□□,也就是说死者在死之前发生过性行为,而且是自愿的。”
  “性行为!”
  在座众人面面相觑,个个面色古怪,昨晚唐爱国一夜未归,方华却被发现体内留有□□,这只能说明方华背着唐爱国搞地下情。
  尤广平轻咳了一声,打断了众人的浮想联翩,说:“有没有比对过□□里的DNA,系统里是否留有记录?”
  苏航利落的回答道:“正在比对,最快也要明天才能有结果。”
  见尤广平不再说话,何南将目光落到秦恒身上,问:“秦科长,你们痕检科有什么发现么?”
  秦恒翻开面前的报告看了看,说:“别墅的门窗都完好无损,并没有发现人为破坏的痕迹,死者所在的卧室内,我们发现了很多指纹,但除了唐爱国一家三口,就只有保姆的指纹。房间里的脚印我们也比对过,是唐然的。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有用的线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