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走丢的乱步大人[异想天开]——幼儿源氏

时间:2020-05-23 08:55:46  作者:幼儿源氏

 

 
  文案
  混黑的世界第一名侦探又又又走丢了。
  本文设定IF线黑步,团宠文,私设注意。
  具体参考官方IF线黑敦白芥,魔改设定。
  不要纠结细节,有问题说明作者脑子不清楚。
  因为最近小英雄的事件,以后也不会写小英雄了,文章里已经写完的并不方便改动,
  “迷路第二站”为小英雄线剧情,请选择性购买,再此备注!!!
  孩子:爸爸,为什么有智慧的人,都会很年轻就死掉呢?
  爸爸:你在花园里,想要摘花的话,会想要摘哪一朵?
  孩子:丑的那一朵。
  爸爸:那就……等等……为什么?
  孩子:我的花园,容不下那些没用的废物。
  ——《成长书坊·摘花》
  
  一句话简介:港口黑X党的名侦探大人。
  作品简评
  我是高中生侦探工藤……不,太宰,你在搞什么啊?这剧本拿错了吧?重来重来!我是名侦探乱步,和帽子君出差时,意外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好吧!我一下子就猜到是太宰改的剧本,见识过新世界的特色之后,我决定成为世界第一名侦探,利用天生的推理能力在不同的世界破解谜题,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本文设定新颖,作者构想了奇特的IF线世界,描述了一名原本可以走上“正途”,却因遇上了不同的人生导师而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的青年如何在不同世界成为世界第一名侦探的故事。
 
 
第1章 迷路第一站*1
  毛利兰初见江户川乱步是在车站。
  该如何形容呢?
  应该说蛮引人注目的吧,一眼就能看出他和来往行人的不同,甚至有些和世界格格不入。
  约莫二十多岁的青年半躺在站台旁候车用的座椅上,他靠着椅背,头往后仰着,眼睛惬意地眯成一条缝,神态像一只晒太阳的黑猫。
  明明穿着一身足以上得了宴会的考究正装,却被主人歪七扭八的姿势给祸害得一塌糊涂。领带松松垮垮地挂在马甲的外面,浅灰色的马甲下方还露出一截皱巴巴的衬衫衣角,至于他的外套——那件一看就很昂贵的黑色大衣被他随意卷起来当成了坐垫,过长的衣摆落在地上,一只皮鞋还踩在了上面。
  毛利兰不禁多看了两眼。
  如果贸然上去提醒对方,“您的衣服掉地上了,而且您还踩着它”,这样是不是有些太突兀了?不过对方似乎没有珍惜衣服的意思,自己也不需要多此一举。
  她收回目光,安静站在黄线后等待列车进站。
  “姐姐。”
  小小的声音响起。
  毛利兰低头看去,一名五六岁大的小女孩正仰着头怯生生地看着她。
  小女孩戴着毛茸茸的兔子耳罩,穿着浅蓝色幼稚园的制服,背后还背着一只淡黄的小书包,十分可爱。可能是因为家长走开了,把行李交给孩子看管,她怀里还抱着一只深色的防水袋,看起来有些分量,光是抱着就很吃力。
  毛利兰蹲下身去,和小女孩平视,放柔了语气询问道:“怎么啦?是找不到爸爸妈妈了吗?”
  小女孩有些迟疑,并没有立刻回答。
  隔了两秒,仿佛是收到什么警示似的,她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眼眶里蓄起了泪水。
  这个反应显然不是走丢儿童该有的。
  父亲是侦探、青梅竹马也同样是侦探的毛利兰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可她并不能确认情况,只是低头凝视着小女孩怀里的防水袋。
  她没有轻举妄动,缓缓开口:“需要帮忙吗?”
  小姑娘看着她,眼泪簌簌地往下淌,但她并没有大喊大叫,像是被设定成说出固定台词的玩偶,一字一句地复述着别人的话:“请帮我拿一下包。”
  她说出这句请求后,脸上最后的一丝血色都褪去了,紧闭嘴巴不再多说一个字。
  联想到最近爸爸提及的多起爆炸事件,未被抓住的主谋,以及犯罪者习惯使用水银柱作为引线,自己大概也不幸地遇到了最糟糕的状况吧。
  面前的小女孩只是个被控制的信使而已,如果自己不接下来,会发生更恐怖的事也说不定。
  毛利兰冷静地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接过了防水袋。
  “滴答。”
  在那一瞬间,她听见了机械启动的声音。
  ——这才算做是正式开始。
  小女孩交出包裹之后就立刻捂着兔子耳套跑远了,钻进人群很快不见踪影。
  毛利兰双手捧着防水袋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她要乘坐的列车进站停留了一会儿,又很快按照时刻表驶离站台。
  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可她绝不能出什么差错。
  冷静下来——
  这种情况下,贸然向路人求助很容易造成骚动,而手上的炸弹稍有不慎就会立刻爆炸。她能求助的人选居然只剩下躺在椅子上的那个青年,因为他目击了全过程,只要拜托他……
  “先生。”她尽量不让胸膛起伏影响到怀里的东西,小声地呼唤道,“这位先生?”
  青年仰着的脑袋动了动。
  毛利兰再次出声寻求帮助:“先生,请帮帮我,去通知车站的警官这里有危险。”
  青年把脸转向了她,依旧眯着眼睛,明明知道面临着怎样的危机,表情却依旧事不关己似的。
  “你是在求乱步大人我吗?”
  他拖着长调,慢吞吞地问道。
  那股违和感又来了。
  要不是这个青年没有做出回避爆炸的举动,毛利兰甚至要怀疑对方就是幕后主使,她听爸爸分析过真正的犯人一直在逃,从没出现在爆炸现场。
  可这也是最奇怪的地方,正常人面对恐怖袭击居然没有表现出丝毫惊慌?
  一时间,毛利兰有些犹豫要不要向他求救。
  可她确实没办法保证能平稳地捧着这个去找值班的警官,而别人发现自己的异常过来帮忙的可能性太低了。再过一段时间,她捧着包的手肯定会不受控制地颤抖,更别说还有定时器引爆了。
  “唔,好麻烦,实在不想管啊……”
  青年有些苦恼地抓了抓头发,稍长的发尾凌乱地翘起。他收起腿,盘腿坐在椅子上,孩子气地摇晃着上半身,似乎单纯地在为一件麻烦事而糟心。
  “不过——算了!”
  像是小孩子突然改变主意那样,青年轻巧地从椅子上跳下来,皮鞋落在地砖上发出“啪嗒”一声响。他的走姿有些懒散,却没有半分迟疑地一步步往危险源走了过去。
  “如果你可以给乱步大人买零食的话,乱步大人就帮你一次。”青年凑到手捧炸弹的女高中生面前比了一根手指,一直眯着的眼睛睁开了,那是翡翠般剔透的绿色,冷光莹莹。
  “乱步大人饿了,所以特别优惠一次。”他用不容置疑地口吻商量道,“怎么样?很划算吧,这个交易。”
  用一个报警电话换取零食。
  ——这就是交易内容吗?
  太过玩笑的交易令毛利兰怀疑对方是在耍她,不过都已经这种危急时候了,也没有计较的必要。
  “我同意,请去找警察吧。”
  青年闻言拿起手机,按了几下,很快拨通了报警电话,冲着那头简明清晰地报出了地点和事件。
  毛利兰吃惊地瞠大了眼。
  那是她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青年拿走了,而且手机有锁屏密码,他是怎么打开的?
  青年对此没有做任何解释,他挂掉电话,理直气壮地把毛利兰的手机揣进自己的口袋里。
  “接下来——”
  他打开了防水包。
  电子屏幕上红色的数字以倒计时的状态跳动着,透明外壳旁还有一小柱水银,只要一摇晃,他们两个都能被炸上天。
  “您会拆弹吗?”毛利兰的声音有些颤抖。
  “完全不会哦,拆弹不是我的工作。”青年的眼睛又眯了起来,他无知觉地说着最危险的话,“不过嘛,这种东西稍微看一下就……”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对危险品动手动脚。毛利兰不敢动弹,只能僵硬地站在原地,任由他东摸西碰。
  十分钟后,车站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警方已经在外面拉起了警戒线,疏散了车站里的人群。没过多久就有全副武装的排爆专家进来了,他们谨慎地观察了一会儿现状,不太确定为什么还有一个普通人站在这里。
  “好慢啊,你们。”黑发青年不分场合地责备了一句,“有人去抓那个乘警了吗?不然排爆失败了的话,乱步大人可要生气了。
  “什么?”排爆组面面相觑。
  “一定去了吧。”他又自言自语道,随后对毛利兰露出一个笑容,“乱步大人说的话不会有错,交易达成之后,记得兑现承诺。”
  他说完便拎着自己的黑色风衣外套,大大咧咧地绕过排爆组往外走。其他人也没有理由拦住他,只能目送青年离开车站。
  拆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尤其是像这样的水银炸弹,稍微倾斜一下角度,水银杆发生倾斜就会导致爆炸,它甚至还加了定时装置作为双重保险,显示屏上的一分一秒都在提醒死亡将至。
  负责拆弹的人员神情凝重,防爆服下的衣物早已被汗水打湿。
  他更佩服的是那位女高中生,过了这么久还能维持一个姿势纹丝不动,这不光是体力上的消耗,更是精神上的斗争。
  ——不行,时间不够。
  已经从事拆弹作业十年的田中先生在心中做出了理性的判断。
  最后半分钟,他看向那位女高中生。
  她似乎也明白了什么,眼中却没有怨恨,只是蓄满了泪水,小弧度地摇了摇头,什么话都没说。
  田中先生默然。
  他放下手中的激光仪器,往后缓缓退去。
  倒计时十秒。
  所有人都不认为那个女高中生能活下去。
  周围是寂静的。
  等待着最后献给死亡的礼炮。
  可是——
  十秒钟过去了。
  什么也没有发生。
  计时器自发停在了00:00:01的位置上。
  还没等他们搞清发生了什么,外面就一阵骚动。
  “兰!”
  从车站通道入口处跑进来一名神色焦急的小胡子中年男性,他不顾排爆组的阻拦,甚至还利索地掀翻了一个拉住他的警官,直接冲向了女高中生。
  “爸爸?”
  毛利小五郎三两步就跑到了面前,竟然不管不顾地一把夺过女儿手中的炸弹!
  “啊!”毛利兰不禁惊呼出声。
  定时装置虽然停下了,但水银杆并未被拆除,她维持了半个小时的平衡就在这一瞬间被打破。
  “快趴下!”不知道是谁大吼一声。
  防爆组下意识集体趴在了地上,姿势十分标准。
  死一般的寂静。
  毛利小五郎一脸怒容,把那个防水包扔得远远的,完全不顾它到底会不会爆炸——事实上,它也确实没有发生爆炸,水银杆仿佛失去了引爆的作用。
  毛利兰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呆愣愣的。
  “已经没事了吗?”
  “主犯已经被抓住了,炸弹也不会爆炸,不要害怕。”毛利小五郎在心中再次痛骂了一顿那个该死的乘警,他把女儿揽进怀里安慰,“别怕,我们可以回家了。”
  “……诶?”
 
 
第2章 迷路第一站*2
  毛利兰从爸爸那里得知了事情的经过。
  最近发生的车站爆炸案都是由一个乘警策划的,单纯是因为反社会人格,人已经被抓住了。
  他手上还有炸弹的第三重保险——遥控□□,即便排爆成功,那头也能手动引爆。
  之前倒计时的停止正是因为遥控装置被警方掌握,千钧一发下终止了这次的事件。
  至于为什么水银杆会失效,毛利小五郎解释道:“根据我们的调查,起爆物是犯人自己做的,在工艺上不可能做到这么精细,水银杆的设计只是表面的伪装而已,犯人工坊里搜出来的图纸上画的根本就是错的。”
  虽然这么他说了,毛利兰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她依稀记得那位黑发青年似乎对炸弹做了一些什么额外的事,那些线路的挪动太过复杂,她对这方面的知识完全是陌生的,根本说不出青年动过什么手脚,这时候也只能默认了父亲的说法,对此保持沉默。
  “……那爸爸你也不能直接冲上来,万一真的爆炸了该怎么办,实在是太危险了!”毛利兰想起刚才的场景还有些后怕。
  “哪有你危险!”毛利小五郎叉着腰气急败坏地数落着女儿,“你明知道是危险品,居然就这么接过来了!要不是有个小子拿你的电话打过来,告知了警方关键信息……”
  “一定是乱步先生!”
  “什么乱步先生?谁?”
  毛利小五郎茫然地挠了挠头。
  以前碰到危急状况,从女儿嘴里蹦出来的名字永远是工藤新一那个臭小子,现在居然换了个男人的名字?
  “爸爸,手机借我用一下!”
  “啊?”看女儿这么严肃的模样,毛利小五郎手忙脚乱地掏出口袋里的电话递过去。
  “你要联系那小子……”他突然意识到对方还算是女儿的救命恩人,又很快改口道,“你想联系那个叫乱步的男人吗?”
  “嗯,我答应了乱步先生要买零食给他。”
  “哈?什么零食……”
  毛利兰的手机还在对方手上,现在只有这个办法可以联系上那位神秘的青年。她拨通了自己的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