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本公子爱看脸[仙侠修真]——佛柳

时间:2020-05-23 08:58:49  作者:佛柳

 

 
 
文案:
  郎郁尘——现代二逼青年加学渣,关于他是如何被造化而来也是个谜,就跟他是如何穿越到仙侠世界一样说不清道不明。
 
前世的郎郁尘明明是个痴情种,却是真心喂了狗,他爱的人辜负他,爱他的人被他辜负。
 
 
如今的郎郁尘逗比加花痴,还是个糊涂蛋。
 
 
两世的轮回,四个人的纠葛,一场狗血操蛋的爱情拉锯战又将拉开序幕。
 
 
  “喂!处对象吗,分手割腕的那种。”郎郁尘俊颜带笑,满目期许。
 
 
  “从前我没得选择,现在我全要!”郎郁尘眼冒精光。
  
 
  “你再说一遍!”
 
  
  “对不起,是我太浪了。”嘴欠郎郁尘每每听到叶少漓说这五个字便秒怂。
  
 
  家有悍妻。让各位见笑了。
  
 
本文He,作者秉承着绝不写Be的原则,并将其发扬光大!
 
 
  PS:1,穿越与重生并存。
  
   2,搞笑与正经并存。
  
   3,仙侠背景文,并非写如何修仙。
  
   4,日更(我是文案废,没救的那种。哭唧唧。)
 
 
==================
 
  ☆、此子有病
 
  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离谱。
  九重天上有三位帝君。
  天帝,仁帝,冥帝。
  天帝自然是管神仙了。
  仁帝嘛,管凡人呗。
  至于冥帝,他的事务比较杂,妖魔鬼怪都归他管。
  三位帝君就这么各司其职五百年,相安无事,和谐太平。
  突然有一天,具体哪一天,不详。
  三人爆发了一场大乱斗,山河倒转,日月无光。
  这场乱斗持续了三天三夜,最后以天帝取胜而剧终。
  仁帝被除了仙籍,堕入下修界,行踪不详。
  冥帝受了重创,具体有多重,不详,又去了何方,不详。
  ……
  这啥玩意?
  郎郁尘合上那本旧的发黄的书,脑仁疼。
  就没有一本好看的仙侠小说吗?这可真要命。
  自己又没有别的爱好,就爱看仙侠小说,具体来说,就爱仙气飘飘的美男,这独特的爱好让他痛苦不已,却又甘之如饴。
  自己本就是一废人,奈何身残志还不坚。
  去学校,被同学耻笑。
  特别是男同学。
  有骂他死瘸子的,有骂他小白脸的,有骂他小白痴的,但他都不在乎,任你污言秽语满天飞,我心自在飘飘然。
  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老子脸比城墙厚,小钢炮也轰不破。
  前不久,他又新增加了一个称号——死变态。
  具体情况是什么呢,大概是他白天美男想多了,半夜三更梦游了,跑一男同学床上抱着人家又亲又啃的,还扒人裤子!这事就像一枚炸弹一样,炸翻了整个校园。
  于是,他再也没法在学校呆下去了。
  那天他老妈去学校接他,可算是丢死人了,所有同学老师都盯着她看,仿佛要把这怪物的老娘看透了,看死了才得劲。
  经过一番道歉求放过,终于可以回家了。
  临走时,校长意味深长地跟郎郁尘老娘说:你儿子有病,得治!
  郎郁尘老娘心里暗骂:你儿子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出了校门口,一大群学姐学妹追出来瞧他,他这下出名了,热度挡都挡不住,还有些不知羞的过来与他拥抱告别。
  这还不是因为那张好看的脸,即便是个瘸子,即便是个变态,却依旧能招蜂引蝶。
  郎郁尘长了一张极美的脸,精致绝伦的下巴,灵秀挺拔的鼻,淡薄温润的唇,最魅惑的就是那双跟梁朝伟同款的眼了,深邃,深情,天生自带忧郁气质,安静的郎郁尘纯真似玉,清秀脱俗,这张跟自己性格完全不匹配的脸,就连郎郁尘自己都骂着他那不知名的老子必定是个妖艳贱货。
  纵然恋慕者再多,自己也不曾心动,果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呐。
  谁让老子是个断袖。
  一想起这个事,郎郁尘心里就躁的慌。
  在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他正式辍学了,他的学业生涯止于十七岁。
  回到家的日子更是煎熬,每天除了翻看那几本修仙小说,简直就是百无聊赖,生无可恋。
  最可怕的就是每天都要面对着他老妈那张‘你欠我钱怎么还不还’的臭脸,还有那永远也不停歇的刀子嘴。
  早上起来,叨叨叨,还不起床?你这辈子完了!什么玩意儿!赶紧给老娘滚起来吃饭!
  中午回家,叨叨叨,这里又弄脏了!那里又弄乱了!你今天又没吃药?!
  晚上睡觉,叨叨叨,你又不洗澡?你又不吃饭?你又乱扔垃圾!你又没出门?!
  最近几天好像消停了。
  因为她迷上了一部电视剧——《某令》。
  感谢该剧解救了自己。
  这剧带着迷死人不偿命的魔力,令这个人到中年的妇女又爆发了人生的第二春,每天下班饭也不做了,卫生也不搞了,话也不多了,就盯着电视看,还莫名其妙露出姨母笑。
  郎郁尘好奇地瞟了几眼,他那双眸子也亮了,这主角真他妈的帅,他也顾不得体面,大大方方地跟他老妈挤在一块看,看累了,双腿搭茶几上,一副臭流氓的姿态。
  他老妈也不客气,追剧姿势怎么舒服怎么来,一双脚丫子也搭茶几上,嘴里还磕着瓜子,一地瓜皮纸屑,谁也不打扫,一副看谁捱的过谁的态度,反正眼里只有帅哥和美男。
  果然是亲生的,爱好脾性都如此相同。
  看剧魔怔的郎郁尘老妈也有清醒的时候,每当她关电视之时,便是她哀怨的开始。
  有时候郎郁尘自己都觉得,大概他老妈上辈子杀人放火了,而且杀的还是他,烧的估计也是他家房子,所以,这个自己是来向她讨债了。
  自己是如何阴魂不散的呢?
  他老妈没少在他面前叨叨过这些事。听的多了,他也一清二楚了。
  也就是十八年前啊,因一次失恋啊,她喝多了啊,也不知道哪个杀千刀的啊,把她玷污了啊,于是便有了自己这个冤孽。
  在他被种在老妈肚子里不久的时候,他老妈就去医院要拿掉他,奈何医生一脸严肃地说:“年轻人,不要太放纵,想好了,这个打了就再也没了!”
  这么一说,他还得感谢这位医生给了自己生命,话说,自己现在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德行,到底活着是喜还是悲呢?
  真是太感谢那位医生给了自己生命,感谢他八辈祖宗。
  这话听着好像奇怪的狠,以怨报德,不知好歹。
  接着自己这个来要债的小祖宗便出世了,可能要债要的急切,才七个多月就跑出来了,于是又在医院住了两个月,整的她老妈倾家荡产,连爹妈都不认她了……
  因为自己出来的太急切,心脏发育不全,一言不合就晕厥给你看。不能打,不能骂,小的时候他老妈就把他当佛一样供着养着。
  身体不好倒也罢了,左脚还是个残疾——没有脚掌。
  左脚下边空荡荡,轻飘飘。
  每天上学放学路上总有一群小朋友在他背后拍手喊:“郎瘸子,郎瘸子……”继而爆发出一阵阵嘲笑。
  一开始吧,自己经常被气的怒急攻心,时间长了,倒也听的挺顺耳。
  唯一让他听不得的就是别人喊他是没人要的野种,哪个不知死活的敢叫自己野种,他绝对以命相搏。
  自己也不争气,反正从小学习成绩就是垫底的,身体不好都算了,还喜欢打架斗狠。
  于是三天两头啊,他老妈就被请进学校。
  你儿子又晕厥了。
  你儿子又打人了。
  你儿子又被打了。
  无非就是这三件事,来来回回。
  某天深夜,隔壁传来“嘤嘤嘤”地哭泣声,他也不知他老妈突然抽了什么风,又开始黯然销魂了。
  那一刻他倏地良心发现了,竟然开始思考起了人生。
  他老妈本是一个还算貌美的女人,因为拖着他这个累赘,已到不惑之年,却依然是个未婚的斗战圣佛,而自己呢,大概就是那一瘫扶不上墙的淤泥。
  自己剩下的时间应该不多了,说不好哪天就扇着小翅膀上了天堂,可这个孤独的女人该怎么办呢。
  虽然她对自己满心满眼的都是嫌弃,但她是爱自己的,虽然爱的方式有些刻薄。
  倘若我能长生不死那多好?
  想要长生不死吗?
  来修仙啊。
  一个鬼使神差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蛊惑着他。
  他再一次把那本被他丢进垃圾桶里的仙侠小说捡起来,这本小说也不知打哪来,反正很久了,每次看个开头就被他丢进垃圾桶里,不久又被他拾起来,也真是邪门。
  他拍了拍封面,上边还有他吐的口水,也真是够惨的,比自己还惨。
  实在是枯燥的狠,他终于决定好好看一看这本邪门的小说。
  首先这个小说名字就很邪门,他拿起无数次,竟然从来没注意到它的书名,那几个潦草的书名也真是让人提不起兴趣去研究,大概鬼画符也不过如此了。
  他瞪着他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仔细辨认了半天,可算瞧真切了——《我爱第一美男》。
  这书名可真是瞎了他那双24K氪金狗眼!
  虽然他认为此名过于沙雕,但看在美男的份上,却怎么看怎么顺眼。
  真是深知我心,深得我意,嗬嗬。
  这作者的名字就更加搞笑了——豆泥丸。
  土豆,泥巴,大肉丸?
  幼稚!
  等等,最后一个字怎么被自己解读的那么恶意满满呢?
  呸,臭不要脸,下贱胚子,死变态……
  郎郁尘在心里骂了自己无数遍后,带着对美男的妄想,终于厚颜无耻地翻开第一页。
  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离谱。
  ……
  这段真熟悉,看了百八十遍了吧!这第一页真是看一遍被自己嫌弃一遍,然后又贱兮兮地再看一遍!看的做梦都能背出来了。
  自己肯定是撞了邪。
  能不能换一页?
  于是他不耐烦地往后翻。
  论三界第一美男是谁?
  当然是冥帝暮漓啦。
  他有多美呢?
  完美脸型,俊美五官,白皙肌肤,桃色唇瓣,双瞳剪水,温润如玉,玉树临风。
  颜如宋玉,貌比潘安,一点也不为过。
  所到之处,百花齐羞,日月黯淡。
  郎郁尘不由暗骂,这写的真够抽象的,老子还得自己脑补。
  于是又认认真真读一遍。
  最后只记住了四个字:桃色唇瓣。
  一股热潮从心底腾起,涨到脖子根,又窜到脸颊,像一只煮熟的大虾,倏地一下全红透了!
  空气好像越来越沉闷。
  心脏越跳越快!呼吸越来越急促,郎郁尘抖着手在枕头下摸出了一瓶药,打开盖子,倒出一把就往嘴里塞。
  没有水,干吞……
  突然嗓子眼一堵,那药卡住了!
  心脏一沉,浑身一冷,两眼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自己大概是要死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校长:郎郁尘,你今天又没吃药!
郎郁尘:管你鸟事,你又不是我爸爸!
……………………………………………………………………………………
开写啦!
存了一两个月,
最终没憋住。
o(^_^)o
本文主角穿越时空,
所以他时常会说一些现代搞笑句子,
在此说一下,
不要较真哦。
本文以搞笑为主,
咳咳……
 
  ☆、穿越遇见
 
  天空本是万里无云,忽然狂风肆掠,卷起一地黄尘,浮云渐聚,幽暗昏沉,一阵炸雷般的响声,震得大地都抖了三抖,随即一道闪电掠过,锯齿形的电光,似乎把头顶上的苍穹劈开了一道口子。
  一团不明物体掉落。
  “快看,那是什么?”
  “是天神下凡了吗?”
  “又有哪位神仙落凡尘啦?”
  ……
  自以为快死了的郎郁尘在一片嘈杂的声音中醒了过来。
  他打开眼帘的第一幕便吓得他七魂丢了六魄,一个矮胖矮胖满脸肥油的中年男子一手端着面盆,凑到跟前,笑的面目可憎,吓得他不由自主退后再退。
  这大叔,您长得可真是令人望而生畏,我真的暗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你!就您这肆无忌惮,有恃无恐的长相,我真的很想一跃而起给您的老脸打上马赛克!您吓死老子了……
  郎郁尘赶紧垂下头,这脸多看一眼都令人想自剜双目,眼不见为净,求放过。
  一阵凉风拂面,郎郁尘一个哆嗦,在他垂头的一瞬间,一股热血冲破脑门。
  我靠,我的衣服呢?!
  浑身上下就只剩一条白色小短裤和一件背心。
  难不成是自己在床上直接飞过来的?郎郁尘郁结,一脸憋尿的表情。
  也不知哪个缺德的还朝他身上泼了脏水,连小短裤都湿透了,风一吹,屁屁还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