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总裁的魔尊小情人[娱乐圈]——漆小树

时间:2020-05-23 09:03:46  作者:漆小树

 

 
 
文案:
  傅贵是个总裁,掌握全国经济命脉那种。
追随潮流,他养了个身娇体软的小情人,虽然连名字都记不清。
但是,眼前这个一只手扔出二十个大汉的,到底是谁???
你把我娇软任性,只会花钱的小情人还回来啊!!!
 
林筱,原是天地神教教主凌霄,莫名其妙来到个陌生地方就算了,还无一人尊敬他。
甚至有个二傻子天天跟个开屏孔雀一样在他面前晃悠,动不动就天凉了让人破产,一年搞破产一个百家姓。
 
傅贵本来以为,林筱这么凶残,两人怕是要趁早无缘,却没想到,最后他每天哼哼唧唧就为了一亲芳泽。
啊,真香!
 
自恋又沙雕总裁攻×寿与天齐绝世武功魔尊受
 
 
 
一句话简介:沙雕总裁欢乐多
 
==================
 
  ☆、小情人林筱
 
  1摩天大楼顶楼,身高一八八一身黑西装的伟岸男人站在落地窗前,迎着阳光,在身后投下一道深沉的阴影。
  他是傅娱总裁,更是傅氏财团的继承人,年轻帅气多金又腿长公狗腰,是千千万万男男女女肖想的对象。他,光芒万丈。
  他向身旁递出了一只手,自有深谙他心思的特助恭敬地端上一杯上好的法国红酒,水晶高脚杯里漾着迷人的深红。
  等等,傅总裁被突然出现在手里的大屏通讯器压的胳膊肘往下坠了几分。平板?不应该是他的发国红酒吗?傅总裁面带疑惑地看向特助等着解释。
  “是王导,好像是剧组那边出事了。”
  王导?剧组?傅总裁想起他是一家娱乐公司的总裁。不过,就算剧组里出了事,何须他堂堂一个公司总裁亲自出面解决。被大材小用的傅总裁眼带不悦的看向屏幕里的王导。
  “武替,文替,现在吃饭都要饭替。全程面瘫,画个乞丐妆是左也不愿意,右也不可以。”王导十分气愤,炮仗的嘴哔哔个不停,一点儿都没有他对面站着的是他的顶头上司傅娱总裁的觉悟,“就算这部戏,剧本再好,配置再高,投资再多,也顶不住如此垃圾的男配的造作。”
  傅总裁扭头看特助。特助手捂在嘴边小声提醒道:“王导说的是林先生,在一个飘着粉红色樱花的季节,您邂逅的漂亮男孩儿。”
  总裁皱眉。
  “您的小情人!”特助破罐子破摔。
  傅总裁似乎是有点儿印象又似乎没有,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作为‘小情人的霸道总裁’的发挥。总裁对着屏幕薄唇轻掀:“所以?”
  正在侃侃而谈的王导一愣。
  “辞职找人事部。”傅总裁抬头看着落地窗外,车水马龙,渺小的像天上的繁星。天气凉了,总裁脸上浮现一丝阴郁,王氏该……
  “影帝爰生被林筱打的重伤住院了。”王导声音明显小了很多,撂下一句话就切断了视频。
  傅总裁看着黑屏幕上那个帅气的男人,稍稍整了一下额角散发。嗯?
  总裁转头看着特助:“王导刚说了什么?”
  “影帝蓝先生被林小先生打的重伤住院了。”傅氏财团的特助果然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面对再如何天马行空的事都能泰然以对。
  所以?以硬汉形象出圈,号称有八块腹肌的影帝蓝爰生真的被包包都提不动整天只会嘤嘤嘤的小软男给打的重伤住院了?
  “哈哈……咳!”傅总裁克制住快要破功的笑意,一本正经关怀道,“影帝重伤?作为傅娱老板,是该探望。”
  影帝蓝爰生住在傅氏的私人医院,这里安保做的比较好,一大堆娱乐记者扛着长·枪·大炮被堵在医院门口。突然傅娱总裁标志性888车牌宾利开了过来,记者们一个个像恶鬼附体拥了过去,120迈的跑车被堵的硬生生熄了火。
  小侧门的傅总裁跨下电瓶车,卸下安全帽,解开大衣的扣子,手揣在兜里,走了两步,想到了什么,又回头提起后备箱的两斤美国大樱桃。
  特助在前门被堵着,估计一时半会儿解脱不了,傅总裁随手招了个保安给他带路。保安可能是新来的,还有点儿不大乐意。傅总裁掏了五百块钱解决的,毕竟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是事儿。
  王导一时气话说的被重伤多少有点儿水分,影帝蓝爰生确实受伤了,但不至于是重伤,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大概一星期后就能行动自如。
  只是蓝影帝胳膊固定着夹板,两眼空空的躺在病床上,傅总裁提着大樱桃来慰问也心不在焉的,有点儿不在状态。傅总裁随便聊了几句,觉得没什么意思,准备离开,却是被小情人的经纪人拦住了。
  经纪人面色很凝重地给傅总裁汇报情况:“林筱在监护病房,打了镇静剂,暂时消停了。”
  嗯?傅总裁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经纪人。林筱是谁,为什么要打镇静剂,重要的是为什么要告诉他?
  经纪人自然不知繁忙的总裁已经把小情人忘了,以为总裁亲自来医院是担心林筱,便打开手机里的一段事发现场视频给总裁看。
  影帝和小情人正在拍的剧是一部带点儿魔幻色彩的武侠片,影帝蓝爰生演的是一个身世可怜,一路奇遇,最终成为一代宗师的升级流大男主,林筱演的是男主一直带在身边的失智男孩儿傻小小。
  正拍到男主带着小傻子四处求医,又被工具人欺负的场次。
  小傻子被打的戏,小情人自然有替身,但是几个需要露脸的镜头还是要拍的。
  小傻子被工具人按着脑袋,看着男主被打。一切准备就绪,影帝已经被打起来了,磨蹭着好不容易画了个凑活着算是乞丐的妆,林筱刚被按下脑袋,突然全身一抽,抬眼就是一个狠刀子,并大喝一声:“宵小鼠辈尔敢放肆!”随后抬脚一个横扫……
  “林筱突然发疯,剧组几十个壮汉都被掀翻在地,最后还是医生及时赶到,打了麻·醉·枪才把他治住。”
  傅总裁看着视频捂着身下后退一步,蛋惊!
  “林先生醒了。”
  经纪人还欲再补充点儿什么,林筱突然醒了,傅总裁跟着小护士一起,打算瞧一瞧他这个能手掀几十壮汉的小情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监护病房内,几名白大褂围着病床站着,传说中能一掌掀翻几十壮汉的“小白脸”此时正一脸警惕地盯着白大褂,双拳紧握,随时准备出击。
  不过凌霄不打算先动手,这几个白衣蓝蒙面的人很是厉害,真气内隐他竟毫无所觉,手上武器也煞是威能,竟然能将百毒不侵的现任神教教主一招放倒,实力不容小觑。他竟不知武林上何时出现了这般高手了?
  傅总裁推开门时,正打破了神教教主凌霄和白衣大侠的相互对峙。
  精神科的主任认识傅总裁,见来人是他,带着其他大夫一起向总裁问好。
  看来这位全身黑的瘦高个就是他们的头儿了,教主凌霄很有骨气的哼了一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本座既是被擒,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傅总裁步子停在门口,脸上写着懵逼式的面无表情。
  “林先生可能工作压力太大,得了幻想症。”精神科主任将傅总裁迎了进来,吩咐学生把病例拿过来,一边翻看一边给总裁解释,“林先生现在幻想着自己是武林中大魔教的教主。”
  “呵!”被困在床的现任天地神教教主很是不屑,“自诩正道,自命不凡,何为正道何为魔教?既是正道,何为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把本座绑来?你们究竟有何目的?”
  说完,教主抬起了拷在自己手腕上的锁链,哐当了两下。
  这一番慷慨陈词,真是正气存于内!如果没有搭配上小情人林筱身娇体软,媚眼如丝的外在形象的话。
  最后教主凌霄还不忘瞪了站在人群中央的傅总裁一眼,那上挑的桃花眼搭配梦幻晕红的眼影,粉嫩腮红……
  顿时一阵咳嗽声,医生们纷纷提出有事出去,独留下傅总裁和教主凌霄两相对望。
  不简单!教主凌霄看着傅总裁杂乱中带着一丝抖动的气息,深深地警惕了起来。越是高手,往往最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此时高手傅总裁正强忍着快要破功的笑,艰难地维持着面无表情的样子,看着面前的小情人。
  说实话,小情人的脸美的很突出,再次见到,总裁好像有点儿印象。
  记得应该是年初在樱花公园,这人明明是守株待兔碰瓷来着。总裁对这种主动投怀送抱的美人见的多了,自是不屑于顾,不过那时总裁正陷入小花求而不得反过来诬陷他不行的风波当中。总裁记得樱花树下,他一手拖着怀里的美人,清风拂过,樱花簌簌落下。
  总裁说:“古人云山樱似美人,我却说山樱怎有美人十分之一春色。”
  如果那时候是粉红色樱花和斑斓的阳光加成,让傅总裁觉得林筱还有几分姿色。那么,看着面前盯着自己的‘小情人’,傅总裁慢慢眯起眼睛,如果有一天小情人突然对你不在沉迷,那一定不是他傅总裁的魅力有所折扣,而是,
  欲擒故纵的把戏。呵!
  “林筱。”
  教主凌霄猛地坐直了身子。
  “魔教教主?”总裁走到桌子边,掂起病例的一页,大概扫了一眼,然后看着病床上粉粉嫩嫩抹了好几层粉的林筱,忍不住笑了,“你就是魔教教主?”
  “我不是。”教主凌霄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本座乃天地神教教主凌霄,我神教与天齐高,与地同寿,匡扶武林,何为魔?”
  傅总裁眼皮子狠狠地抽了抽。
  “尔又是何人?”教主问。
  我是你金主爸爸!最终,傅总裁选择没有跟脑子有问题的人争论,正好口袋里的手机也响了。
  “总裁。”被傅总裁无情抛弃的特助好不容易摆脱了记者,正在往住院楼这边赶过来,“您现在在哪?”
  “十三楼,精神病科。”总裁眯着眼睛瞧了一眼病床前贴的病例卡,1305,精神病科,林筱,“你先上来到护士站。”
  “总裁怎么了?”
  “嗯?”特助的想法很危险啊!
  “总裁,我觉得今天这事并不简单。”特助路过住院部门口的旋转门,盯着中间轴转了一圈,“剧组那边打电话来说是威亚故障,道具组人员恰巧是刚换的。”
  “知道了,一会儿见面再说。还有……”傅总裁手指按在桌子上扣了扣,眯着一条眼睛缝,语气很深沉。
  正在住院部大厅等电梯的特助面色凝重,静候总裁的吩咐。
  “我眼镜是不是掉在车上了,总感觉这个世界有点儿模糊。”
  “啊?”
作者有话要说:  傅贵:打个两千万的广告,《摄政王和小皇帝》,文案如下
聂耳朵穿到一本书里边,成了大反派摄政王。
这个摄政王仗着自己权倾天下,欺辱小皇帝残害忠良还跟男主抢女人,最后自然没有好下场。被皇帝夺权后五马分尸,挫骨扬灰。
聂耳朵穿过来的时候身下正压着小皇帝,似乎是要冒犯龙体。
要凉!
皇帝重生后首要的事就是要将摄政王五马分尸,在五马分尸之前,还要好好的羞辱他一番。
报仇,就是把他对你做的事,十倍百倍的还给他。
最后……
摄政王捂紧小背心:不是解释清楚了那个魔头不是我,你为何还要扒我衣服?
小剧场:
皇帝:“摄政王,你这么大把年纪了还单身,是不是对朕图谋不轨?”
吓得聂耳朵当天晚上就宣布要相亲。
皇帝把自己洗干净了送到府上:“朕又没说不可以。”
“不敢不敢,皇帝饶命。”
表面很听话的白切黑小皇帝刘临攻×表面权倾天下要炸天其实很怂的摄政王聂迩受
做最怂的王,带最黑的皇
这本更完了就开呀,被养的崽儿扑倒的故事,专栏还有一个五分钟小短篇也是被养的崽儿扑倒的故事,《太监和皇帝》,嘻嘻,想看阔以瞅一眼。
 
  ☆、俺是实习保安
 
  “唉我说老师儿,俺们这里是无烟医院,不可以吸烟滴。”一股熟悉的大茬子味儿的声音从十三楼的全景休息区传出来,引得行人纷纷侧目。
  “嗯?”正在深情凝望着窗外梧桐送秋的傅总裁,双指夹着一根巧克力威化棒,缓缓转头,正是不久前收了他五百块钱的小侧门保安大哥。总裁很困惑,“你不是看门的吗,怎么这里也是你的管辖区?”
  “俺是实习保安,医院哪都归俺管。”
  “那你权利还蛮大的嘛,可是我没抽烟。”咔嚓,傅总裁当着保安大哥的面咬了一口威化棒,成功把保安大哥给气走了。
  “总裁。”带着傅总裁的金丝框眼镜的特助与骂骂咧咧的保安大哥擦肩而过,“王导那边打的情况说明。”
  傅总裁拿过平板随意的划拉了两下就把电脑递了回去。
  “总裁不仔细看看?”特助弯腰接着平板。
  “跟蓝爰生有关。”
  “啊?”虽然,但是,“总裁怎么都知道?”
  “我见到蓝爰生了,他神情不对,就大概猜着七七八八了。”傅总裁从印着粉嫩草莓的盒子里又抽出来了一根巧克力威化棒,两指夹着咬了一口,仰躺在藤椅上,不甚在意的闲散样子,“文件里提到了盛娱,蓝爰生以前的经纪公司?”
  “是。蓝先生合同到期,和平解约。”
  影帝蓝爰生以前是盛娱娱乐的当家一哥,经常被盛娱拿出来说事,这俩就像个连体婴儿一样一起出现,同样是搞娱乐行业的傅总裁是想不知道都难。不过,和平解约……
  “呵,盛娱啊!”总裁笑笑,黑了对手一把,“小气着呢!”
  “是。”特助点头,因为公司最近和蓝爰生的合作关系,他从中间也听到了不少传闻,“虽然是和平解约,盛娱却对蓝先生多方打压。蓝先生出来单干开了一家工作室,因为盛娱截胡,半年都没有接到戏。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这部稍微低端一点儿的网剧,才能顺利拿下蓝影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