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妖僧今天撩师尊了吗[情有独钟]——末予

时间:2020-05-23 09:04:33  作者:末予

 

 
 
文案:
    不正经版文案:
 
陆明深恨谢晚,复仇后,他让谢晚戴上面纱穿着红裙露着腿给庙里拉香火钱。
 
后来,陆明深:你的腿只能给我看。
 
曾经江湖上的鬼煞罗谢晚,现在只会用一双漂亮的风眼不甘地瞪着他,那么凶,却又那么地……好看。
 
文艺版文案:
 
这世上,有人为一人入红尘,我却为一人入佛门。
 
我修佛,是因为一个人。
 
人间很美,因为有他。
 
妖僧攻VS高冷禁欲大美人受,攻又坏又撩,双C。
 
●作者菌下本现耽预收《狩猎冷美人》求收藏,戳专栏可收藏~
舔狗+疯狗富二代攻VS不服就干高冷学神受
这天,一中转进来一个白净漂亮的少年,整个一中的少男少女魂儿都被勾没了,有酸的人在背后说:长这么漂亮,是个男狐狸精啊!
被少年听到了,直接把人揍趴:没本事别特么瞎BB!
少年当天就背了个处分。
逃课的秦二少听说此事,特意回来看这个嚣张的转学生:小样儿挺厉害啊,以后跟哥混?
少年眯起漂亮的眼睛,冷淡道:谢谢,不约。
后来有人看见秦二少叼着香烟把那个嚣张的少年按在墙上,吐掉烟头,反缚住少年的双手,给了他一个烟味儿的吻,看着少年湿红的双眼低笑:真带劲儿。
 
==================
 
  ☆、复仇
 
  黑衣男人看着地上蜷缩的男人,唇角漾起一抹戏谑的笑:“谢晚,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啊?”
  地上的男人藕白的手腕上缠着沉重的锁链,鞋袜也被剥去了,脚腕又白又细,也被沉重的锁链束缚着,身上白色衣袍摊在地上,蹭了一些灰,他向来是最爱干净的,此刻却是无暇顾忌这些了。
  他的寒毒发作了,浑身蚀骨的冷,不住地打哆嗦,冷得嘴唇发白,四肢僵硬,任由对方为自己套上枷锁,毫无还击之力。
  自从脱离组织之后,他很久没有这样狼狈的时候了。
  他早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的,一个做过杀手的人,怎么可能还能再过平静的日子?
  值得庆幸的是,他把那孩子赶出去了,不然,那孩子会被他连累的。
  男人抬头,瞪着一双美丽的凤眸恶狠狠地盯着站在他面前的人,哆嗦着嘴唇,“你……要杀就杀,废……什么话?”
  那模样很凶,却也好看极了。
  难以想象,血煞楼曾经的天字一号杀手谢晚,竟是一个绝色尤物。
  站着的男人忍不住咽了下口水,他蹲下来挑起谢晚的下巴,摩擦着谢晚光滑细腻的下巴,目光在他流连,啧啧了一声,“这么好看的脸,就这么杀了你多可惜?”
  看着对方的眼神,谢晚忽然明白了对方想要做什么,犹如被一条毒蛇盯上,身上的寒意更甚,他不自觉地向后蹭着,男人轻而易举地捏住他的双颊,迫使他张开唇齿,伸进去一根手指。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谢晚气得想咬断对方的手指,奈何对方牢牢地桎梏住他的脸部肌肉,他拼尽全身的力气抬腿踹向对方,“滚开!”
  男人攥住了他的脚腕,戏谑地看着他,“美人这么着急啊?”
  “滚!”
  谢晚开始疯狂地挣扎着,男人索性封住了他的穴道,看着他,表情有些严肃,“谢晚,你杀了我弟弟,我应该杀了你为我弟弟报仇,但是我看上你了,你若是能把我服侍好了,我便考虑饶你一命,把你留在我身边。”
  谢晚冷冷地看着他,眼神如一柄利剑,“将杀他的仇人留在身边,你弟弟若是知道了,怕是还要谢谢你这个好哥哥吧!”
  男人猛地捏住他的下巴,力道重得要把他的下颌骨捏碎,“谢晚!”
  谢晚直视他,凤眸赤红,充满了不甘与不屈。
  他又笑了,“我知道你是在激我。”
  “你就算要死,也得让我爽完了再死!”
  说完一把将他掼在地上扯他的衣服。
  “我弟弟在天上要是看到我把杀他的仇人这样凌虐,他应该会赞赏我的!”
  谢晚闭上了眼睛,他到底还是没能逃过,他早该把这张脸毁掉,可是现在什么都晚了。
  男人的声音很兴奋,“你这儿好漂亮,我给你戴对儿好玩意儿吧。”
  他猝然睁眼,看见男人手里一对儿银色的小铃铛,他眉心微皱,眼里染上一丝迷惑,显然是不知道这个东西的用途。
  男人笑了一下,“你还不知道这个吧?也是,一个冷血的杀手,怎么能知道这些个快活的玩意儿?也罢,那我今天就让你感受感受。”说着,他慢慢悠悠从怀里取出一根银针来。
  下一秒刺痛感令谢晚额角顿时沁满了冷汗。
  男人随手拨弄着那铃铛,引起谢晚一阵颤栗。
  男人眉眼间全是赞叹,高兴地吻了一下谢晚的脸颊,“晚晚,你好漂亮。”
  谢晚狠狠地瞪着男人,一字一顿道:“今日你若不杀我,来日我必取你性命!”
  男人笑了,“好啊,我等着。”
  “还差一只。”男人说完,把另一只铃铛也给谢晚戴上了,他看着自己的杰作,兴奋地拨弄着。
  耳边铃铃作响的铃铛声清脆得刺耳,谢晚再次闭上眼睛,任由寒毒再次侵袭了他的身体,他宁愿麻木在寒毒中,也不愿接受即将被人侮辱的事实。
  模模糊糊间,屋里好像多了一个人的声音,紧接着他身上的重量不见了,“师尊,你怎么样?”
  这声音焦灼而急切,又很熟悉,仿佛从遥远的天边而来,他恍惚地睁开眼睛,熟悉的眉眼,又看到对方光秃秃的脑袋,倏然瞪大了眼睛,“阿深……你怎么……”
  陆明深看着谢晚,视线划过他精致而苍白的脸,落在他的胸前,暗了暗。
  这个人养了他七年,可这个人……又分明是他的杀父仇人。
  谢晚察觉到对方的视线,脸上顿时燥热不堪,陆明深迅速将他的衣服拢好,“师尊,我带你离开这里。”
  黑衣男人猝不及防被陆明深扔出去,他爬起来,目光狠狠地盯着二人,“玄珩大师,你现在是什么意思?说好的合作,你现在要救他?”
  陆明深双手握住谢晚手腕上的锁链,一个用力,将其震碎,又如法炮制震碎了谢晚脚腕上的锁链,解了谢晚的穴道,将谢晚打横抱起来,隐约可以听到轻微的铃铛声,他的喉头紧了紧,怀中的身体很僵硬,不由自主地往他怀里靠了靠,他的心情莫名很愉悦,“是的,贫僧要救他。”他抱着人径直向门口走去。
  男人怒不可遏地扑过来,“谢晚是我的!你休想带走他!”
  陆明深反手一掌拍向对方的胸口,男人被直直拍到墙上,滚落下来,他趴在地上,咳出一大口血,恨声道:“玄珩!你这个出尔反尔的小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陆明深无视男人的声音,抱着谢晚走了出去。
  谢晚听到了二人的对话,原来竟是陆明深把那个人引来的吗?
  他的寒毒七日发作一次,只有陆明深最清楚,陆明深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
  所有的迹象都指向了他不愿意承认的那个猜测。
  陆明深感觉到怀中的身体瑟缩着,怀中的身体很冷,若是一个普通人,怕是早就被谢晚身上的寒意冻僵了,可他习了功法,自然不惧这点寒意。
  原来师尊寒毒发作的时候竟是这个模样吗?他知道师尊身上有寒毒,他想为师尊分担痛苦,可每次发作都是关着门不让他进来,他只能在门外担忧地等着。
  如今他终于可以为师尊御寒了,他的心里充满了满足和愉悦。
  谢晚感觉到陆明深的手擦过铃铛,源源不断的暖流透过胸口传入他的四肢百骸,他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
  他的困意很快上来,沉沉睡去。
  谢晚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空气中是清淡的檀香味,这似乎是一间禅房。
  有人推门进来,蓝色常服的僧人端着一碗清粥,眉眼掠过坐在床上的谢晚,压抑着心中的喜悦,面上波澜不惊,“你醒了?”
  谢晚问他:“这里是哪里?”
  “寒觉寺。”陆明深走到床边,把粥递过去,“喝了吧。”
  谢晚接过来,看见陆明深身上的装束,“你出家了?”
  “嗯。”陆明深的目光落在谢晚的身上,压抑着心底的思念,一寸一寸描摹着谢晚的容颜,身体。
  谢晚垂下眼,看着碗里的白粥,轻轻问:“为什么串通别人?”
  陆明深盯着他,声音很冷:“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你杀了我的父亲,害我被抄家,害我沦落为奴。你以为养了我七年就能抵消这一切了吗?你也太天真了吧?”
  谢晚闭上眼睛,这一天终于来了。
  “我没想能抵消这一切,我手中的人命不止你父亲一个,你若恨我,就杀了我吧,死在你的手上,总比死在别的仇人手上强。”
  “我不会杀你。”
  谢晚心中一动,睁开眼睛,看见的是陆明深眼里的阴鸷,“我要慢慢折磨你。”                        
作者有话要说:  备注:现在谢晚年龄二十九,陆明深年龄二十。
PS:写来写去还是先开妖僧吧!精灵落落那篇写了一章感觉不是很满意,这篇写了一章感觉还能写下去,目前没有存稿,更新不定时,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这个风格的?看了一章说说感觉呀?目前师尊愧疚深深在装hhh【眨眼需要泥萌的留言支持呀!留言多的话会给我码字的动力哒!【眨眼】
本章12小时之内留言送小红包,随机送大红包~
●在这里求一篇新文预收《狩猎冷美人》,感兴趣的小天使点进作者菌专栏就可以收藏啦!
舔狗+疯狗富二代攻VS不服就干高冷学神受
这天,一中转进来一个白净漂亮的少年,整个一中的少男少女魂儿都被勾没了,有酸的人在背后说:长这么漂亮,是个男狐狸精啊!
被少年听到了,直接把人揍趴:没本事别特么瞎BB!
少年当天就背了个处分。
逃课的秦二少听说此事,特意回来看这个嚣张的转学生:小样儿挺厉害啊,以后跟哥混?
少年眯起漂亮的眼睛,冷淡道:谢谢,不约。
后来有人看见秦二少叼着香烟把那个嚣张的少年按在墙上,吐掉烟头,反缚住少年的双手,给了他一个烟味儿的吻,看着少年湿红的双眼低笑:真带劲儿。
 
  ☆、撩师尊
 
  谢晚心中酸涩,垂下眼,说:“阿深,不要活在仇恨里。”
  陆明深看着他问:“你为什么要做杀手呢?”
  谢晚极淡地笑了一下,“不做杀手,我早就已经死了。”
  陆明深心情复杂地看着面前的人,理智告诉他,谢晚是他的杀父仇人,他不该同情谢晚。
  可感性又告诉他,谢晚养了他七年,待他很好,对他有养育之恩。
  可是也是谢晚,那么狠心地把他赶出去,他在门口跪了三天,谢晚都没有出来看他一眼,那天谢晚的脾气突然变得暴躁,无论他做什么都不对,最后干脆发火把他赶了出去,这世上怎会有这样狠心的师尊?
  陆明深走过去在谢晚身上点了两下,看着他说:“我封住了你的内力,从今以后,你就在这里赎罪吧!”
  谢晚震惊地望着陆明深,“短短三年……你怎么会有如此造诣?”
  谢晚在武学上的天赋只有中上,但是他很努力,他用了九年,付出旁人双倍甚至三倍的努力,武功到达地境,成为血煞楼天字一号杀手。
  谢晚只教过陆明深一些基础的防身招数,并没有系统地教过陆明深武功,他知道陆明深这孩子学东西很快,却没想到陆明深短短三年时间就能封住他的内力,如此一来,陆明深的武功起码到达了天境。
  这世上有什么样的功法才能让一个人三年就能到达如此境界?
  他还没来得及思考完,耳边陆明深的声音就打断了他的思绪,“这你就不用管了,把粥喝了,喝完干活。”
  谢晚错愕地看着陆明深:“干活?干什么活?”
  陆明深看着他,眼神微暗,唇角微勾,“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谢晚舀起碗中白粥喝了一口,他不该留下的,可他还是牵挂这个孩子,当初将陆明深赶出去是迫不得已,那阵子他身份暴露,即将有大批的仇家来寻仇,阿深不能再跟着他了。
  这三年,他也很想这个孩子。
  他这样的人,到哪里都会带来危险。
  可是如今他内力被封,离开了更是死路一条。
  他也不想做杀手,谁会想要充满杀戮的回忆呢?
  可是他没办法啊,他的父亲被奸人陷害,他被充为奴仆,却遭人欺凌,他好不容易逃出来,却被拐到小倌馆,还好遇见了流风,带他进了血煞楼。
  为父亲报仇之后,他就不想再干下去了,要脱离血煞楼,必须白做三单万两赏金单,要杀的人难度很高,做成了也没有钱,还有性命危险,一般人不会想去干,可他选择了。
  这三单中,就有陆明深的父亲,当朝丞相,陆安。
  陆安的武功亦到达了地境,他与陆相缠斗了好久才杀了陆安勉强脱逃。
  做成三单之后,他脱离了组织,养了好久才恢复七八。
  那日上街买药,他看到一个小孩被一群家丁追着打,他认出了这是陆相的儿子,把人救了下来。
  他家破人亡的时候,也正是十岁的年纪。
  可陆明深家破人亡,却是因为他,他想要赎罪,于是收留了陆明深,隐姓埋名,一过就是七年,直到流风告诉他,有人查到了他的下落要来寻仇,他才狠心把陆明深赶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