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书者装O后跑了[豪门世家]——月寂烟雨

时间:2020-05-23 09:09:19  作者:月寂烟雨

 

 
  文案:
  毕荫二十一岁那年,顶替他的穿书者跑了,他又穿回原世界。
  穿书者曾取代他的位置,挥霍他的财产,陷害他的兄长,身为Beta,还曾装Omega周旋于众多男人之间,翻船暴露出绿茶面目后,溜之大吉,留他顶锅。
  毕荫硬着头皮顶上去,吭哧吭哧将“债”还完,正准备以Beta身份迎接新生活时,他忽然晕倒,被送入医院时却发现,他分化了,是O!
  还是容貌倾国倾城,资质顶尖那种!
  唾弃他的前暧.昧者们:???这样一个人我们也有高攀不起的一天?!!!
 
 
 
第1章 反穿
  毕荫摔倒在地上,后脑勺肿了老大一个包。
  高档别墅十分安静,上午十点多,只能听见鸟叫声跟风声。
  他趴在地上晕了好一会,还没来得及爬起来。
  房门被叩响的声音闷闷传来,外面传来家里保姆张姨温和中又有些焦急的声音,“二少,你怎么了?我在下面听到老大一声响。”
  房间隔音效果很好,窗户打开着,可能从窗户传下声音。
  毕荫被摔得不轻,身上穿着浴衣被摔散了。他昏头昏脑,扶着床努力站起来,略扬起声音回答,“没事,张姨你别担心,刚刚不小心打翻了书。”
  张姨隔着房门听他声音沙哑,担心道:“需要进来帮你收拾吗?你上班时间快到了,先下来吃点东西吧。”
  毕荫坚持,“不用,我自己来。张姨,你先下去吧。”
  他坐在床上,细白修长的腿摊着,手指扶着脑袋,整个人晕乎乎。
  他叫毕荫,是这里的毕荫,也是另一个世界的毕荫。
  他十六岁之前生活在这个世界,高三毕业时生了一场病,再醒来时变成了另一个世界的毕荫,没想到二十一岁又回来了。
  送他回来的系统说他十六到二十一岁这段时间人生被非法穿越者占了,已经予以补偿,以后不会再出现这种纰漏,请他好好过日子。
  毕荫满心茫然,时隔五年,他现在看一切都很陌生。
  “二少?”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姨又来敲门了,语气焦急里又带着丝紧张,“你得起来吃午饭了,不然等会上班要迟到。”
  “张姨。”毕荫走过去开门,清清瘦瘦站在门边,清秀的脸十分苍白,“我不太舒服,想多睡一会,你不用管我,等会我自己下去吃饭。”
  张姨吓了一跳,目光在他脸上转了一圈,迟疑片刻问:“没事吧?要不要我给你叫医生?”
  “不用,我就是熬了夜,不太舒服,睡一会就好了。”
  张姨见他这样,只好道:“我下去给你熬点粥,你喝完再睡吧,要不然胃可能会不舒服。”
  毕荫疲惫地点点头。
  张姨只好转身下楼去了。
  她在毕家当阿姨这么久,看着毕家几个孩子长大,私底下说句不好听的话,家里大少爷跟小少爷行事都很有章法,二少爷却越大越难缠,没事尚能起三分浪,真有哪里没做到位,得罪了他,什么时候被他整死都不知道。
  偏这位二少爷在外面一副温温和和的面孔,说出去也没人相信。
  毕荫躺在床上,脑子里各项记忆乱糟糟。
  他穿回来,穿越者占据着他身体做的事情他只能断断续续回忆起一些片段。
  努力回想了半天,毕荫只知道他高考考上了联邦中央大学,现在是信息素专业的医学生,已经大五,正面临着毕业,现在正实习当中。
  刚刚张姨好像也说过上班时间要到了,毕荫回想起来,忙点开腕表,折腾半天,找到通讯录,点开分管医生周医生的通讯号码,拨过去。
  那边很快就接了,语气并不怎么好,“毕荫,什么事?”
  毕荫声音有些沙哑,“周医生?我今天感冒了,有些不太舒服,可以请……”
  “毕荫。”那边不耐烦地打断他,“你自己数数,半年实习期你请多少次假了?感冒周期至少四天,你是不是这四天都要请假?”
  他声音不耐烦中透着冷厉,毕荫低声道歉,“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每次都来这么一句。”周医生那边将东西一摔,话语匆匆,“我管不了你,你跟林医生请假去。”
  说完他直接挂断通讯。
  毕荫怔怔,看来穿越者人缘并不怎么好。
  他看着手环上弹出的屏幕显示通话结束,搓搓指尖,踌躇一会,给周医生发短信道歉,告诉对方不请假了。
  他在穿回来之前也是医学生,麻醉学的学生,刚度过实习期,本科毕业已经在规培。
  做医生的,偶尔得值个二十四小时班,摔这么一下以及突然穿回来的不适感并不至于让他无法去上班。
  毕荫在房间里发了很久的呆,最后找出一件薄外套穿上,里面是一件长袖T恤。
  大概他脸色过于苍白,张阿姨给他端饭的时候问:“二少,叫医生过来看看吧?”
  毕荫摇头,“我自己就是医生,没事,就有些累着了。”
  张阿姨也不敢管他的事,见他坚持,就回厨房去了。
  毕荫从小到大在这里生活,对这个家还算熟悉。
  在车库找到自己的车,他有些笨拙地设定自动驾驶模式,选择哨城医院作为目的地,他现在在信息素内科轮转,过去医院也没太多事。
  坐在驾驶座上,绑好安全带,他点开手环里的社交软件。
  跟父亲的对话页面,空白。
  与哥哥的对话页面,空白。
  与弟弟的对话页面,空白。
  家人群,空白。
  亲戚群,空白。
  班级群,空白。
  ……
  毕荫往下划,全是一溜的空白。
  他大脑在某一瞬间也是一片空白。
  很明显,这些信息都被删除清理过。
  毕荫感觉到不对了,普通人的社交页面绝不可能那么干净,如果不是出了事,不可能什么都删掉。
  出了什么事,他一点都回忆不起来。
  他抿抿嘴唇,一直往下滑,滑到快底下的时候,跟一个叫Antitrope的人的对话框出现在他面前。
  【又装O,是不是发.骚了□□?】
  毕荫瞳孔猛地一缩,脑袋一阵眩晕,接着无数碎片在脑海中闪现。
  “毕荫,你是不是Omega呀?”
  毕荫飞快红了脸,低声道:“你别说出去。”
  男人捉住毕荫的手腕,将他整个人拢在身前,鼻子在他脖颈处轻嗅,“你身上什么味道那么香?你信息素是泯莲香?”
  毕荫眼睛圆睁,双手无力抵着对方胸膛,“是泯莲,你放开我。”
  “春懈,求你别说出去行吗?”毕荫低着头,眸子里满是难过,“我不是Omega,我不想去登记,以后被拉着去配Alpha。”
  对面的Alpha看了他半晌,最终点头,低声,“你别怕,我会帮你。”
  ……
  无数或清晰或模糊的片段在毕荫脑海中闪现,他脑袋嗡一下,很快就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个穿越过来的毕荫装O!
  他以Beta身份装O!
  哪怕他从没正面承认过,可整个学校,整个圈子私下都知道他是Omega。
  他不仅装O,还凭借Omega的身份周旋于众Alpha之间!
  毕荫直到进入了医院还有些恍惚。
  他顺着医院的标识找到信息素内科的办公室。
  周磬音医生就在座位上,像一条刚发过火的暴龙,身上全是□□味。
  一瞥毕荫,他张张嘴,刚想嘲讽,便见他面目苍白,神色恍惚,整个人精神状态极差。
  周磬音眉头一皱,刚想嘲讽,忽然想起自己硬将人叫回来,原本涌到喉咙口的话又咽下去,换了一句,硬邦邦道:“不舒服就自己去要点药吃,别误事。”
  毕荫低声,“已经吃过了,谢谢周医生。”
  周磬音并非毕荫的带教医生,毕荫原本跟着林绪宁医生。
  林绪宁这个月去进修,上面就安排毕荫暂时跟着周磬音。
  据说林绪宁表现得很好,对方医院信息素内科主任特地点名要人,他一时半会回不来,毕荫接下来几个月的实习时间都有可能跟着周磬音。
  周磬音清楚科里的打算,看见毕荫那张小白花一样的脸后便见一次烦一次。
  毕荫见周磬音又将脑袋垂下去了,轻轻开口,“周医生,我来整理病案吧。”
  科里规定所有病案都要整理成电子档留存,医生们忙得要死,根本抽不出时间来干这事,许多医生要么扔给实习生、规培生,要么能拖就拖。
  周磬音年纪轻轻已经是主治,手头事情一大堆,病案自然没整理。
  周磬音闻言抬头看他一眼,目光里充满着怀疑。
  毕荫说:“我先整理,整理完给您过目检查?”
  周磬音一言不发拉开脚下的柜子,拿出厚厚一踏病案资料,啪一声堆到桌子上。
  毕荫不敢说话,赶忙抱起资料,去自己工位上忙活。
  毕荫在上一个世界已经开始规培了,整理病案并不在话下。
  他特地搜了相关的病案整理标准,仔细核对过后,才整理起来。
  周磬音期间瞥了眼他,只见他坐在电脑前,整个人十分苍白沉默,脸上却一派认真,心里十分诧异,直觉哪里不对,一时又想不出,拧着眉头转回来,心里有些烦。
  毕荫忙了一下去,周磬音没怎么理他,到点后,周磬音自己下班,毕荫则开始值班工作。
  他今天值中班,从下午四点值到晚上十二点。
  他提前了一小时来,工作了三小时,还有六小时才能下班。
  信息素内科的医生很少,主治就周磬音、林绪宁跟胡士铭三人,住院医也是三人,还有一名主任。
  信息素内科不用怎么值夜班,一名住院医去急诊那边了,整个办公室就毕荫跟胡士铭。
  毕荫缩在办公室内,他是林绪宁的学生,现在跟着周磬音,与其他人并不是那么熟,倒是跟胡士铭会说几句话。
  胡士铭整理完手头的事,抬头看坐在斜前方的毕荫。
  毕荫还在整理病案,一截修长的脖子在灯光下白得发光。
  胡士铭眼睛微眯了眯,开口叫他,“毕荫,先去吃饭吧。”
  他们哨城医院就有食堂,为了食品安全,大家一般喜欢在食堂解决。
  “好的,胡医生,您稍等一下。”
  胡士铭在背后抱臂看着他,随口道:“没事,不急。”
  毕荫快速将光脑上的资料分类保存好,捏捏眉心,从椅子靠背拿起外套,“走吧?”
  胡士铭走上来,看他脸色,问:“不舒服?发烧了?”
  毕荫回过神来听明白他说什么,摇摇头道:“没事,可能有些感冒。”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今天摔了一跤,撞到脑袋了,可能不太舒服。”
  胡士铭原本还不当一回事,听他这么说脸色一变,“你伤到脑袋了,怎么没去看看?”
  毕荫:“感觉没什么事。”
  “感觉?!你一学医的,能什么都靠感觉吗?!”胡士铭骂了一句脏话,伸手揽过他,半箍着他走,“先去影像科看看。”
  “我自己去吧,您先去吃饭。”
  “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得上吃饭?”胡士铭恨铁不成钢地瞪他一眼,“别叽叽歪歪,赶紧去。”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实在憋不住,就开了。
  应该能保证日三,欢迎跳坑~
 
 
第2章 入院
  影像科就在楼下,他们到的时候,值班的几个人也正在吃饭。
  见胡士铭带着毕荫来了,其中一个人迎上来,问:“胡医生,怎么了?”
  胡士铭将毕荫往前一推,“刘医生,毕荫今天摔了一跤,摔倒了脑袋,我带他过来做个颅脑CT。”
  刘医生见毕荫脸色苍白,神情也不似以往灵动,脸色瞬间变了。
  要是哨医的医生就医不及时,倒在本院,那可就是大笑话。
  他忙道:“小柱,带毕医生去CT室。”
  旁边一个正吃盒饭的小医生连忙往嘴里塞了最后一口饭,抽张纸巾一抹嘴,“来了。”
  毕荫见他们这样,也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他今天这么不对劲,可能不止因为穿越,而是本人受了伤。
  他在受伤后意识不太清醒,又有穿越这个干扰项,一时没想起来要就医。
  现在反应过来,他只得乖乖跟着小刘去拍了颅脑CT。
  现在影像科已经下班,没有病人。
  毕荫过去就可以直接做CT,三分钟出结果。
  刘医生一看便道:“颅内血肿,出血不是很多,应该是中型。再做个颅骨X线。”
  毕荫又被拉去做颅骨X线,再回来的时候刘医生跟胡士铭面色都不好看。
  刘医生说:“从片子来看确实是中型颅内血肿,去神外科住院吧。”
  “谢谢刘医生,片子发我一份,我带他过去。”胡士铭叹口气,对毕荫说:“走吧。”
  出了影像科大门,他们乘坐电梯去神外,胡士铭看电梯厢壁上倒映出来的他,“你真行,都中型了,还没感觉。”
  毕荫灰溜溜跟在他后面,心里郁猝得想去找个地方撞死算了。
  神外科的人白班基本已经下班了,见到毕荫被送来,也是吃惊得不行,给他开了张病床留院观察,又接过片子填写病案。
  “你是怎么摔的啊?”
  毕荫尴尬地垂下眼,他自己也不知道,穿越回来的时候人就躺在地上了,脑袋疼得晕乎乎。
  主管医生见他这样,摇摇头,不逗他,“行,暂时先这样,我们会随时观察你的状况,亲属通讯号呢?”
  毕荫迟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